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51|回复: 2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微型澳门星际] 三生石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每年当冥风吹落三界河畔的曼珠沙华,收魂官就会押解着成百上千的俗世魂魄乘上往生舟前往渡岸的北端。孟女虽然眼睛已望不见,但是她却能闻到当曼珠沙华落地时扬起的最后一缕香,还有那由远而近的泣诉,属于亡魂之殇,缘于尘世之恋。只是孟女却不知道,自己在这北岸的忘亭存在了多久。
       今年的亡魂似乎比往年都多了好多。孟女舀起了一勺又一勺的忘水,可是耳边的殇音却依旧那么浓烈。孟女知道亡魂还有很多很多,因为忘水能平复殇音,能让亡魂净化,而后在轮回。晚年的这个时候殇音应该没了吧。孟女如是想,然而她眼睛看不见,殇泪容易让见者心碎,更何况是如此之多的殇泪,所以当孟女拿起这忘亭的木勺之后不久,双目便因心碎流泪太多而失明了。
        “今年……亡魂怎会如此之多?”孟女再一次舀起了一勺忘水递了出去,而后颤抖着问道。殇音容易伤及神志,若非孟女曾被阎罗赐予定魂珠,此刻定早已失了神志,然而纵使如此。孟女亦只觉得自己的神魂如那风中摇曳的火星。
        收魂官的声音冰冷而又木然。他们是献出灵火的亡魂,灵火是亡魂的印记,献出了灵火就失却了轮回的资格,然而只要成了这冥界的收魂官,阳世的罪孽,疾病,污秽便不能祸及到自己的后人。所以虽然无法轮回是残酷的,然而却依然有着千千万万的亡魂想要成为那收魂官的一员,然而却也并不是所有的亡魂献出灵火都能成为收魂官。意志不坚的亡魂往往都承受不住那献灵之苦,往往都会在半途灰飞烟灭。
        “这一阵子,正是阳世大乱之时。战乱纷纷,多有凡人死于非命,孤魂四处漂泊,这些只是一部分而已”收魂官说完便闭嘴不再言语。耳中听着那渗人的殇音,孟女下意识的哦了声,而后这忘亭便只剩下了那凄凉的殇音,还有那忘水从勺上落回忘井的声音。
       亡魂的队伍绵延,一头依旧是殇音回荡萦绕着,另一头喝了忘水的亡魂木然往前着。忘水不会抹去他们的前生,但是忘水却能让他们从前生中脱离,就如旁人,记忆依旧在他们脑中上演着,而他们却不会再悲伤。而后待到长途跋涉至轮回之眼的时候,冥风会将它们的记忆慢慢抹去。
         “呼~~~”反复着舀水的动作,孟女却是感到了几分疲惫。然而亡魂终究不是无限的。孟女捶打着自己快要麻木的肩膀直起腰来。“呜~”只是正当孟女要入睡的时候,一声隐隐的殇音却是响了起来。“还有?”孟女自语着,而后回身,再次弯下了腰。   
        忘水叮咚,伴着忘勺的舀起。方才平静了一会再次叮咚响着,那是滴落的忘水回到忘井时的欢愉之音,此刻没有了殇音的覆盖,听起来却有种一种让人仿佛身心要飘起来的感觉。这欢愉之音却是比那殇音更具魔力,孟女苦苦忍着心中那强烈的欢愉。
      “呜呜~~”殇音依旧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在孟女的感知中这应该是亡魂中的一个弱者。是的亡魂并非都是一样的。怨念越强,亡魂越强大,反之则越弱。而如此之弱的亡魂……孟女在脑海中翻寻着千百年来的记忆,只是翻遍了每一个记忆的角落孟女却都找不到任何一个跟眼前这个小亡魂一样柔弱的亡魂。
       “喝吧……喝了便去轮回”苍老,沙哑,慈祥的嗓音滚动着,孟女轻轻往前又递了递忘勺。“呜呜~~”殇音轻鸣,那弱小的亡魂并没有上前,依旧只是飘荡着。“不喝么?”孟女又等了一会,那亡魂依旧没有动作,只是那殇音却依旧时有时无的响着。迟疑着,孟女手腕翻动着,却是将舀起的忘水倒回了那忘井里。大量的忘水回井,一时间欢愉之音激荡,却是强烈了几倍不止。孟女大惊失色,她猛地丢下了忘勺,死死的抱住了自己的头。
        欢愉之音在忘亭回荡着,却幸亏是这忘亭除了孟女再无她人。当那欢愉之音消弭之后,孟女脱力的坐倒在忘井边上。半倚着忘井,孟女死死的忍耐着心中那被欢愉之音都引起来的贪欲。不能……孟女闭目平复着心中想要再听听那欢愉之音的冲动。
        当心情彻底平定下来的时候,孟女松了一口气。她颤颤巍巍的从地上呢站了起来。忘井也恢复了平静。摸索着将忘井的盖子盖上,孟女不由得苦笑着。一日日。一月月,一年年,千百世自己甘愿受着这殇音与欢愉之音的轮番折磨,为了什么自己却是忘了。虽然未喝一滴那忘水,但是长久的接触却也是让那忘水之毒侵入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一些记忆因此也被冥风吹散了。有时候孟女冥冥的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只是任凭孟女如何追忆,如何追寻,却依旧是想不起来。
       “嘭嘭嘭~~~”正在孟女陷入追忆的时候,轻轻地敲动声震动着忘井的井盖响起来。直到此时,孟女才猛然想起了方才那个柔弱的亡魂。“你怎么还在?”突发的事情让孟女对眼前的这个“无辜的”罪魁祸首却是有了几分不愉。若非这小亡魂不肯饮下自己勺中的忘水,自己也不会下意识的将那忘水一下子全倒进忘井里,便也不会让这忘亭被欢愉之音侵扰。孟女一边问着,脑海里一边想着。只是孟女也知道,自己其实只是为了推卸责任。
       然而等了许久,这忘亭却依旧没有小亡魂那“呜呜~~”的殇音。孟女僵住了。没有殇音的亡魂?失明的双眼努力的往前看着,似乎想将这奇怪的亡魂看清楚,然而,任由孟女如何努力,看不见依旧是看不见。
       “你……你看不见么?”失明的颓然很快让孟女枉然地怔住了,只是突然这忘亭想起了另一道柔弱的声音。轻灵,柔弱,带着让人心怡的声音,这是代表着新生么?这是孟女听到这个陌生却又好听的声音时候的第一个反应,她猛地呆住了。过了许久,孟婆难以置信地开口问道:“你……你是刚才那个小亡魂?”“嗯……”回音里带着些黯然,和着这宛如天籁的声音,听在耳里却是让孟婆感觉到了几分心疼。
       “你……为什么没了殇音,而且……而且还会说话”孟婆怔然了一会,而后接着问道,毕竟亡魂没了殇音而且还会说话,这样的事情这么久了孟婆一次都没碰到。
       “不知道……婆婆,能让我再听听那叮咚响的声音么?”小亡魂祈求的问道,它的手在井盖上轻轻敲着。“不行”孟女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殇音能让魂消沉,欢愉之音却是能让灵魂上瘾。只有殇音跟欢愉之音互相抵消时,灵魂才能承受住。若只有这欢愉之音,你会迷失的”“可是……可是人家想听……”委屈的口吻,让这声音增添了几许令人怜悯的魔力。孟女只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要融化在这声音中,她的手不由自主的便要去揭开井盖,只是在这时定魂珠闪过一道光芒,孟女猛地惊醒过来。冷汗沁出猛女的额头。孟女神色惊讶的望着眼前的空洞,若是她还能看见的话,此刻或许应该是看着小亡魂的。
    “你的声音……”孟女迟疑着,而后一个荒谬的念头浮上了孟女的脑海,这小亡魂应该是因为怨力太小了,确实小,这怨力孟女却是见所未见,要知道这成百上千年,孟女见过的亡魂用兆亿来说都不过分,然而却硬是找不到一个魂力跟着小亡魂接近的,更别说比这小亡魂的魂力还小的。这几乎是没有。因为魂力太小了,所以,忘水的欢愉之音无法被小亡魂的殇音所抵消,因而小亡魂不肯喝下这忘水,忘水容易让人留恋,容易让人沉溺。而之后更强大的欢愉之音更是直接将小亡魂净化了,只是净化了会变成什么,孟女不知道。她只知道,眼前的这个小亡魂已经不再是那等着轮回的亡魂了。
    “婆婆……”腻人,软糯的声音再次在忘亭里响起。孟女茫然的站着,千百年的重复早已让孟女忘记了该如何去面对这突发的状况。她早已习惯了舀水的事情,已习惯了等待。“不行……”孟女拒绝着,守了千百年的习惯让孟女却很清楚该如何回复这种请求,因为她知道欢愉之音的可怕。这可怕甚至超过了亡魂的殇音。
     孟女不再理会这个被净化的小亡魂,而后转身走到忘亭的一角坐了下来,而后陷入了沉睡,她在等待着下次冥风吹起的时候。那时候还有许许多多的亡魂需要她舀起忘水给他们喝,她可没时间伺候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意外”虽然它的声音是那么的让孟女留恋。
     伴着孟女的睡去。忘亭剩下的便是那呜呜吹动的冥风,只是比起出现的时候它已经小了许多,应该是快停止了吧。吹落的曼珠沙华在这冥土之上开始渐渐地枯萎着,它们在花枝上的时候吸收的是冥土里的殇,然而当他们掉到了地上,它们只能靠着亡魂的殇音来滋润着,而此刻没了亡魂的殇音,它们很快便会枯萎,而后失色,而后消亡化成这片死界的泥土,而后滋养着曼珠沙华的枝蔓重生着,等待着下一次的冥风。
    “婆婆……”甜腻,软糯的声音在忘亭回绕着,只是声音中却带着一股寂寞的悲伤,而后……不知何时,那声音也陷入了安静,忘亭彻底安静了下来。
     “呜呜……”冥风再次吹起的时候,孟女从那深沉的沉睡中再次惊醒。伸着麻木的老腰。孟女一边捶打着自己的肩膀,一边从那地上挣扎着站起。“又开始了”孟女如是想着。远处的殇音缓缓接近着,孟女转向那殇音响起的方向,静静望了眼,而后她熟练地解开了盖着忘井的盖子。只是当孟女想要弯腰去拿放在井边的忘勺,一声微不可闻的声音让孟女的身体僵住了,而后那个会说话的小亡魂出现在了孟女的脑海中。“小亡魂……小亡魂……你……”孟女扒着忘井的边沿着急的喊着。亡魂不会溺死,然而这不是普通的水,而是忘水。孟女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她只是本能的觉得跳入忘井中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呜呜………”很快殇音便来到了忘亭这。孟女连忙抬起头急急喊道:“收魂官在不在?”“怎么了,孟女,怎的如此慌张……井里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收魂官那冰冷的声音回应着。“快……有个小亡魂刚才掉进了忘井离了,你们给找找,将它拉回来”孟女急匆匆地说着。
     收魂官对望着,很显然,没了灵魂印记的他们很难理解孟女的那种着急。只是一名收魂官却还是走上前来,孟女的地位毕竟是在他们之上的,虽然不能理解孟女为何那般着急,可是孟女话中的意思他们却还是能听得动。冷静的没有一丝感情双眼在乌黑的井里搜索着。而后收魂链毫无征兆地射出,没入了忘水之中。又一会,那收魂链从水中收回,而链子的末端却是勾着一道微弱的灵魂,灵魂安静的被捆在在锁链上。它紧闭着双眼,灵魂之身闪耀着莫名的光芒,给人一种快要石化的感觉。
     “拉上来了么?”孟女听见声音,忙问道。“拉上来了,可是它好像失去了印记”收魂官望了望在链子上安静的小亡魂,而后告诉孟女。孟女想了一会,却依旧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呜呜呜……”这时忘亭的殇音忽的大了些,却是等待让新来的亡魂怨力更大了。孟女猛地从失神中清醒过来。“罢了……先将它放一边吧”孟女烦恼的摇了摇手,而后开始了舀水的工作,只是重复了千百年的工作,这一次孟女心中却是有些着急。
      第一个亡魂上来,而后是第二个……一切似乎又恢复了秩序,除了孟女那比往昔显得有些匆忙的动作。亡魂的队伍再次分成了两段,一头殇音弥漫,一头死气沉沉,带着冰冷的麻木。
     一切直到被净化的亡魂快一半的时候,一个亡魂喝完了忘水,慢慢的往亭外走去,然而走到了快要被遗忘的小亡魂身边的时候,那个亡魂迟疑了一下,而后来到了小亡魂的身边。“呜呜……”微弱的殇音再次响起,小亡魂依旧昏迷着,只是它的身上浮起了一些光芒,似乎是一些字,只是没人看得清。而后当最后一缕光芒没入小亡魂的身体中的时候,那个亡魂愉快的直起了腰,走出了忘亭,那个与小亡魂接触过的亡魂没有了其它只是被净化过的亡魂那种麻木,而是带着一丝灵动的感觉。忘亭里,收魂官傻傻的望着,这一切显然让他们无法理解。“怎么了?”当忘亭的另一边响起微弱的殇音的时候,孟女便已经察觉了,知道那殇音消弭,孟女忙的问道。“一个亡魂……它……它好像跟小亡魂……嗯……交流了,然后……不一样了……”贫乏的思想,让收魂官对这种复杂的现象描述的极为困难。然而这也就够了,孟女知道,可能是因为小亡魂,那被净化过得亡魂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只是这变化是什么,孟女却无法从那收魂官身上知道了。算了,继续吧,等结束了跟阎王禀报吧……孟女想着继续舀水,断了一下的队伍再次动了起来。
      这一次的冥风变得温柔了许多,孟女知道,这是因为进入冥界的怨气小了,只是为什么小了孟女却不知道。还有一个让孟女无法理解的是,这一次的往生那些亡魂喝完忘水,不在直接走出忘亭,而是都会与小亡魂接触一下。身边那总会“呜呜”响起的声音就是证据。只是往生的亡魂太多了,让孟女没有多少的时间去理会这她无法想明白的事情。
     当最后一个亡魂离开了忘亭的时候,孟女直起了腰,她捶打着酸胀的肩膀将忘井的井盖再次盖上,而后她想起了被放在一边的小亡魂。“小亡魂?”孟女唤着,只是她却没有在听到那个甜腻,软糯的声音。孟女摸索着,她触碰到了一片冰凉与坚硬,孟女心中猛地一惊。只是双眼看不见却让孟女无从得知小亡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奈之下,孟女禀报了阎罗此处所发生的事情。很快……有人过来了。“孟女,你说的小亡魂在何处?”狱官在忘亭里四望着,却并未看到孟女口中的亡魂。他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满,难道这孟女在这忘亭呆了许多年却是无聊来消遣他们了?“就在那啊?”孟女摸索着,而后指着自己触碰的位置说道。“什么?”狱官看到孟女所指的东西,而后勃然大怒“这哪里是什么亡魂,分明是一块冰冷的石头。”狱官的话让孟女一下子呆住了,石头?不可能……明明是……孟女难以置信的又伸手去摸……只是摸着摸着……石头……孟女的身子呆呆地怔住了。狱官的话和自己手上的感觉让孟女明白自己触碰的确实是一块石头。可是……这分明……小亡魂……孟婆无声地念叨着。
    “哼……”觉得自己遭到愚弄的狱官怒哼着,而后甩手离开了,不再去管在忘亭地上兀自发呆的孟女。失神的孟女不知道狱官的离开。她抱着怀里的冰冷的坚硬。手掌颤抖抚摸着,一遍又一遍。“小亡魂……”这一刻千百年未出现的心痛与悲伤弥漫着孟女的心,她回味着那道甜腻,软糯的声音,她再也听不到了,泪自孟女的眼中滴落,而后落在了孟女怀里的石头上。一阵光芒闪过,忽的孟女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什么,她朝自己的怀里望去,只是失明的双眼看到的依旧是一片漆黑。而后她感觉似乎自己的心里有一只温柔的小手轻轻抚摸着,她感觉自己的悲伤一点一点的被消除了。“小亡魂……”那一刻孟女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再次抱住了怀里的坚硬,只是她不再觉得那是冰冷的。
     曼珠沙华落了又开,而后冥风再次吹起。殇音慢慢靠近了忘亭,孟女再次睁开了眼眸,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身后依靠的石头,孟女的脸上露出一丝祥和的笑。
     揭开了井盖,孟女拿着勺子舀起了一勺忘水,收魂官带着亡魂再次来到了忘亭。这一次的往生也如上次一般,那些被净化后的亡魂没有直接离开忘亭,而是会先来到小亡魂前边,哦不它已经变成了一块石头,而后带着一丝灵动的感觉离开忘亭。“那是什么?”收魂官冷冷地问道。"嗯?……三生石吧”孟女一边舀动着忘井的忘水,想了一下,而后一边回道。
    冥风停下的时候,孤零零的忘亭里,一位头发苍白。却又容颜秀丽的女子,倚靠着一块闪着柔光的奇怪石头,安静的诉说着,而后忘亭会渐渐陷入一片安静,女子依靠在石头上睡着,带着一丝难言的安谧。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故事很吸引人,文章构思奇特,欣赏星烨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书绿梨 发表于 2017-3-24 01:27
故事很吸引人,文章构思奇特,欣赏星烨佳作。

谢谢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41 , Processed in 0.22658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