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45|回复: 2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连载澳门星际] 《挂失的姻缘》第十三章 苦肉计换得真心话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第十三章 苦肉计换得真心话
庭院红梅瑶素香,忆念君郎思君郎。
可怜楚楚雨中妆,曲已离觞心亦觞。
谁唤蜂蝶痴浪狂?开无妨来谢无妨。
芳心荡漾似霓裳,情寄春光泄春光。
就在李道缘在王相府的第三天,长安城里传来消息说:西南部已经两年旱灾,颗粒不收,饿死尸骨无数。当今皇上束手无策。朝廷已经贴出告示说,皇上为求雨在本城西南方搭建一座高台,他要亲自求雨。
这一天,长安街两旁挤满了人,三两步一个兵卒维护秩序,人群一阵骚动,就见远处缓缓来了皇上的龙轿,在离高台百步之遥,皇上下了龙轿,身上披着蓑衣,头戴斗笠,赤着脚,一步一步向着高台走去。踏上了高台,首先点燃三炷香,向着西方拜了几拜,然后向着西南方向跪下去。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皇上返回。就照这样,反复七天。毫无收获。
也不知李道缘的事迹是怎样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估计不是王哲干的。因为王哲在向李道缘传达圣旨时,一点都没有显出高兴的样子,倒是满脸阴云密布,一副损失了一个金矿的样子。
是王哲把李道缘带进皇宫,带到皇上跟前。
皇上见到李道缘直接问道:”现在西南百姓希望老天能下雨,解决旱荒,你可以祈求得到吗?雨”
“当然。”
“那寡人要你马上做法降雨。”
“好。我先要沐浴。给我准备一身白色羽裳。”
“就这些?”
“就这些。”
“好办。来呀!文武群臣都到殿外候着。传旨,把前年鸡妃编制的羽裳传上来。”
“遵旨。”群臣一声应和,按照秩序向后出了大殿,在宽敞的院子里等候奇迹的发生。
李道缘这边沐浴更衣后,燃上一炷香。用传音法通知静贞师父所发生的一切,并求静贞师父助自己一臂之力。静贞师父回话说,她早已知道此事,这次来就是为了救灾,造福生灵。同时静贞师父又传授李道缘一些法诀,今天正好是雨神值班,是求雨的大好日子,她们约定好同一时刻发功,共求上天赐恩。一切完毕之后,李道缘来到大殿禀明皇上可以进行了。
“传旨,起驾求雨坛。”
皇上率领群臣浩浩荡荡向求雨坛走去,沿途百姓表情各异,惊奇地多喜色的少。李道缘一袭洁白的素羽裳衣,步伐轻盈仿佛在飘,她远远的离开宫廷队伍,街上人们的目光早已随她而去。
那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播海令 》咏出:
白羽裳,冷艳芳,红粉藏。
眼眸含善娇灿,冰心玉洁素妆。
迷离杏眼水汪,绰约仙姿令人叹,蜂狂蝶浪忙。
一路上不知秒杀多少好儿郎……
到了求雨坛上,她先燃上一炷香,然后书符祈天。不多时,西南方向浓云密布,时而可以见到闪电映在空中,又过一会儿,西南方向雾气茫茫很明显,那是大雨的征兆。紧接着人们闻到了一股独特的清新。
奇迹就是这样发生了。
人群中有一张既兴奋又骄傲的脸,带着几许敬佩与深情,默默地注视着李道缘,他为她感到骄傲。此人正是袁杰。他今天闲来无事正打算出来走走,刚一出房门就听店小二说:皇上请来一个高人,听说今天要为西南部旱灾地区降雨,整街的人都去看热闹了。袁杰心想:谁有这么大本事,敢在皇上面前卖弄,找死倒是很会选地方。他一下子想到李道缘,不由心头一震。他带着复杂的心情来到大街上,挤在人群中。
李道缘的本事不可小窥,她不但可以书符箓止巨风,并且还可以诛杀妖魔,破百怪,降服邪秽怪异,造福生灵,还有那些水符、风符、火符其神通都很广大,变化万端。她是一位以符箓行世和武功高强而得道的高人。像她这样的高人是不重名利地位的。她只做那些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   
从求雨坛上下来,李道缘没有禀报皇上,她悄悄地溜走了。
袁杰一直注视着李道缘,忽然见她闪身离去,袁杰想都没想就跟了上去。以他的智慧和武功还是能跟得上不想躲他的李道缘。
袁杰一路穷追不舍,总是看似追上,又有距离。大约两个时辰后,李道缘来到郊外的无人之处的一片小树林里。袁杰隐身想看个究竟,只见李道缘盘腿坐在地上,双眼微闭,双手放在两个膝盖上每个手的拇指掐着中指,像是在调理气息。忽然她一口鲜血喷出,随即身子一歪,倒在地上。袁杰见此情景一下从隐身的地方冲出去,跑到李道缘跟前,伸出两个手指,探了一下鼻息,还好,呼吸还在。
刚淋过小雨的地面有些潮湿,李道缘的衣服被潮湿的地面弄得又湿又脏,袁杰的目光四下
搜寻一番,发现一颗倒树。他用一只手臂抱起瘦小的李道缘,倒也没费多大力气。袁杰坐在倒树上,把李道缘抱在胸前,静静地看着她。秀美的眉毛下那双眼睛微闭着,睫毛又浓又长,时而颤抖着,圆润的小鼻子头下,那略微凸起的小厚嘴唇红红的,像是涂了血一样。粉红的双夹,白嫩嫩的脖颈,整个面相很安详,没看出生命受到威胁的征兆。袁杰心想:一定是刚才发功求雨时精力耗尽,她太累了,就让她在自己的怀里睡一会吧。袁杰如是想着,默默地抱着她,静静地欣赏着她,细细地琢磨着眼前这位美人。她太神奇了。袁杰知道李道缘对他用情,他也深知李道缘是不可多得的,值得一个男人用生命去爱的女人。正是因为这一点,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他现在就连他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不想连累她,不想伤害她,可是,他不能否认他的心里是放不下她的。
“道缘,你睡着了吗?你太累了。好好睡一会吧。”袁杰望着李道缘那张清秀如画的脸庞,她的嘴角还留着血迹。袁杰用一只手臂当做枕头,让她枕在自己怀里睡觉,他没有第二只手生出来,为她揩干嘴角上的血迹,他难过的看着,心中又升起悲哀。不由自主都囊起来:“道缘,我懂你。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你的位置。可是我配不上你。我不能连累你。如今,你本领高强,你很快就会成为皇上身边的红人,普天下的好男人有的是,任你挑选。我算什么?顶多一个残疾人。一个废物。”说到这里,他又恨起这个世道怎么如此不公平,朝廷的错误,为什么要他来承担。他抬起头来望着天空,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彩,看着有一种让人想要放飞自己一样。
李道缘动了一下翻个身,一手楼主袁杰的腰。袁杰吓一大跳,刚想站起来扔掉李道缘,他低头一看,李道缘仍然闭着眼睛,沉睡着。他这才把狂跳的心静下来,心想:我这是怎么啦?
李道缘微微地睁开眼睛轻描淡写的看着袁杰。袁杰见李道缘醒来刚想放下她,李道缘却先翻身坐起来双手搂着袁杰的脖子,坐在他的怀里不肯起来,口里说着:“好累呀。让我再歇一会吧。”袁杰没辙只好任她去了。
李道缘感受着袁杰怀抱的温暖,闻着他身上散发出盛年男子特有的味道。真是一种不一样的感受,美美的,这就是人间的天堂吗?她宁愿自己永远不要醒来。其实,李道缘早已经发现袁杰在跟踪自己,她想看看自己对袁杰来说有多重要。他心里到底有没有自己。于是用了苦肉计,一狠心咬破自己的舌头,装作昏迷。袁杰哪里是李道缘的对手。他被唬的一愣一愣的,还说出了他心里的话。爱情这玩意儿有什么配不配的呢?可是,在那时不能被小看,那可是一个男人的世界,男人的尊严是第一位的。上天规定:男人为阳,女人为阴,也就是说男人是天要能包着女人这地,男主外女主内,男人娶的起老婆就要养得起她,养得起这个家,否则,一个红口白牙的大老爷们靠女人养着,今后怎样立足人前。当然袁杰他深知只一点,或许有朝一日自己长了本事,到那时再说吧。而李道缘自有她的想法,她要与他一起云游四海,做神仙一样的伴侣也未尝不可。
李道缘现在已经知道他的心思,但是不去点破。此时,李道缘搂着袁杰的脖子,似睡非睡的缠着他,或许袁杰已经明白李道缘此时在装睡,但是他喜欢这种感觉,由着去吧。
“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袁杰稳定了一下情绪,平和地说。
“我还不想回去。”李道缘有点撒娇的味道
“你不饿吗?我可饿啦。”
“我刚才求雨,用了全部的功力,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直觉身子软软的。你肯背着我走吗?”
“不肯。”
“抱都抱了,哪有不肯背的道理。”李道缘搂着他的脖子。忽闪着两只大眼睛瞧着袁杰面目表情起着变化。李道缘是什么人,那是相面识心的人,袁杰的每一点变化都逃不出她的眼睛。
袁杰见天色已晚,况且又是四下无人,就答应背着李道缘。
李道缘身体非常柔软,趴在袁杰的背上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被黏在背上。袁杰有心想听李道缘说一些他心里爱听表面又显得很冰冷的话。但是他不知道李道缘今天刮的是什么风,绝口不提他们之间任何一点有关的话,仿佛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这让袁杰大失所望。而李道缘却是静静地享受着从没有过而又是久盼的美好。
快到城门口,袁杰放下李道缘。他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白衣少年向他们这边走来,他正在猜测这少年何许人也,他已经来到袁杰跟前,眼睛扫过敌意的目光。
“王梦仙,你怎么会在这里?”李道缘一改刚才在袁杰面前的柔弱,一副教训人的样子现出来。
“你求雨后失踪,皇上派人满城寻找不见你的踪影。我担心你,想出城看看能不能找到你。”
什么是缘?这就是缘!
人间何处不朝晖,桃李繁英燕双飞。
满眼春风皆秀色,心旌不荡怎芳菲?
“我没事,好着呢,不用担心。哦对了,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李道缘转身一抬左手,看了一眼袁杰又看一眼王梦仙说道:“这是袁杰,我的一个朋友。”王梦仙仿佛忽然想起什么,脸上布满了惊恐。他上前一步一把拉着李道缘走向一边,悄悄地对他说:“师父你有所不知,一年多前我被那家伙打过,他可厉害啦。”“不怕,有我呢。他不会再打你啦。”李道缘笑笑,拉过王梦仙来到袁杰面前说道:“这是王梦仙,和我有点师徒缘,我暂且让他做门外俗家弟子。从此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事都互相担待点。”李道缘把话说道这份上,袁杰已经明白几分,他虽然对当年那一场打架早已经不放在心上,今天这一提起还是有点印象,反正事情已经过去,又有李道缘出面,他哪里还能不卖这个面子,于是说道:“你是道缘的徒弟,小我一辈,我理应让着你一点。”
王梦仙脸上露出不满,心想,你大我一辈又能怎样,除了武功比我强,你哪点比得过我?
“好啦,进城!”李道缘今天格外开心……
进城之后,李道缘建议大家一起吃一顿饭。她用飞纸鹤传书的方式给李远,要他带王小二一起到她选定的小酒馆一起吃饭。
人都到齐了,李道缘很郑重的说道:“今天我把大家叫到一起,是有几件事要对大家说说。第一,王小二,”她用手一指王小二,王小二马上站起来,李道缘示意他坐下,接着说:“他是我从鬼口里救下来的,现如今孤身一人无处可去。而且他心地善良,我想……”说到这里李道缘停下话,用目光温和地望着王梦仙。王梦仙是多聪明的人啊,他早已经听出话外之音,何不顺水推舟卖个人情。于是,王梦仙笑道:“师父,听你一席话,我也正有此意收留他。”
李道缘又笑了。“就让他做你的书童吧,端茶倒水的他都会。”
李道缘微笑着望着袁杰说道:“袁将军你先听我把话说完,一会儿我说到什么,你不要打岔。”她又转头望着李远说道:“这是李远,是我在路上遇到的,也是一个孤苦的人,我见他是一块好料子,有朝一日会立下战功。还有门边那位。”李道缘用手一指在门外候着的大壮对王梦仙说:“让他过来一起坐吧。”
“大壮!你过来。”王梦仙高声把大壮喊过来,大壮来到他们面前,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
李道缘看一眼大壮,目光又转到袁杰脸上微笑着说:“我见大壮也是个人才,日后定能在疆场上建立奇功。”李道缘收住话头,静静地望着袁杰。袁杰心里已经明白七八分。但是他不动声色,他倒要看看李道缘怎样安排。
李道缘像是在自言自语:“王相爷有一套院落让我住,我一直没去。现在我想搬过去,先说好,我没有白住。这第一呢,我在为他炼制丹药,不是那种长生不老的,是吃了之后能让人强身健体的药丸。这第二呢,我也是在调理王相爷家的小少爷的身体。第三,也是重点。我已经算过当今皇上还会把我招进宫里为他做事,而且会因为降雨一事有所赏赐。我会用这笔钱买下那个院子。袁将军我想让你带两个徒弟,在那里叫他们习武练功。”
袁杰一直盯着李道缘,听到此处,不由得冷笑一声:“李道缘,你别逗了,就我这一个残废,谁信呢!”
“我信!首先,我们要有自己落脚之处。再说,袁将军,你无需借助什么人的力量,你靠你自己的本事有朝一日你会东山再起。”袁杰刚要打断她,李道缘一抬手马上说道:“请相信我的预测吧。我不会让你白吃白住,你要好好传授他们武功,就算我请你来做他们老师,总算可以吧。”李道缘说得坚定而且头头是道,容不得袁杰反驳。正当他犹豫的时候,李道缘看好时机,马上对李远和大壮说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拜见师傅。”他二人听了,马上跪倒在袁杰面前磕头认师傅。至此,袁杰也不好再说什么。他也是一个不甘心寄人篱下的人。他不能再给高波添麻烦,英雄不怕没有用武之地。来日方长,另外,李道缘不会错的,这一点袁杰打心眼里佩服。他看一眼李道缘,李道缘向他点点头,又把目光调到眼前跪拜的二人身上,清了一下嗓子说道:“既然李道长都这么说,”“叫我道缘。”李道缘马上插一句,袁杰看她一眼接着说:“这事就先定下吧,你们都先起来吧,我能不能做你们师父以后再说。”李远、大壮看看袁杰又望着李道缘不知如何是好。“你们起来吧。来,坐,”李道缘一发话他们俩如鱼得水,高兴坏了。大家围坐在一起,王梦仙紧挨着李道缘坐着,李道缘的另一边是袁杰。他们聊着未来,最开心的是大壮,他有一种鲤鱼变龙的感觉。当然李道缘更是欢喜,能有什么比天天能见到心爱的人更开心的呢。
命中注定需等待,风雨过后看花开。
皆因当初播善因,今朝收获善果来。
这一宿,袁杰失眠了。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前天 16:13 | 只看该作者
机灵可爱的姑娘,人物形象活灵活现,欣赏学习道缘姐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2:41 | 只看该作者
书绿梨 发表于 2017-3-26 16:13
机灵可爱的姑娘,人物形象活灵活现,欣赏学习道缘姐佳作。

谢谢您,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38 , Processed in 0.24172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