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42|回复: 1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短篇澳门星际] 耗子和他的共同(上)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青耶 于 2017-3-24 22:00 编辑

突然想起一个故事,好多细节都记不清了,讲故事的人也不知去向。故事里有许多破绽和捏造,也不必挨个考究了。这对于看故事的人来说,无非只是个故事罢了。
他叫黄浩,江湖人称耗子,一个普通人而已。耗子喜欢画画,家底殷实,成年后在家乡的艺术界小有名气,但他不满足于此。少年志在远方,一腔热血任凭闯荡。他带着自己微薄的积蓄离了家,凭着自己的能力和朋友合计着办了个画室,一来能继续在画画这条路上走下去,二来还能收学赚钱养活自己。九十年代,办画室的不止耗子这一家,学画的人不多,大多都是奔着画室的名气去的。一条街,街头街尾有两间画室。不凑巧,耗子的画室在街尾。到他乡,耗子这名气仍有,却是九牛一毛了。
耗子紧赶慢赶的把画室收拾出来了,收了几个学生,还取了个名字,叫“共同”。意味着大家因为同一个爱好走到一起,便要一起努力,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相互扶持,不放弃。
街头的画室也装修好了,正愁着取名字,一看黄浩这画室名字不错又有些人气,便借用了“共同”二字来用,一块大大的招牌竖了起来——大共同!
街头的画室本就占着些地利,这名字又把共同给压了下去,即便耗子甘心,他的合伙人也是不乐意的。那年头,钱也不好挣,要在艺术这条道路上杀出一条血路来更是不容易。没有学生,没有名气,没有买家,再好的画也无非是张好看的纸。

廖信是耗子的合伙人之一,他原在这一片儿混得就极好。耗子是在酒吧里认识的他。黄浩初来乍到,想要一展拳脚却无从下手,困惑之时遇到了廖信。几杯酒下肚向他吐露了心声,谁知廖信也是个爱画之人,顺理成章就跟着耗子了。廖信是北方人,长得高,壮得恰到好处,带着些痞气,像极了古惑仔。像古惑仔到不值得一提,但一个热爱艺术的古惑仔那魅力便真是难以形容了。不少女人围在他身边,公开的女友就有三个。三人都是真心跟着他的,虽然周围女人多,但他从未考虑过成家。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我的心太野,给不了她们想要的,孤身一人反倒轻松自在。话虽这样说,但身边女人倒是没有少。
廖信气不过,什么狗屁“大共同”。择日,他带了人,拖着把木椅子,便去砸了“大共同”的场子。耗子不好战,自知拦不住廖信,便由他去了。“大共同”虽然理亏,但大老爷们毕竟不能认怂。两帮人打了起来,还好大家都有分寸,没出什么大事。廖信自然没占到什么便宜,但也不亏。打了一架,气也消了不少。可这名字的事情依旧没有解决,总不能一直让他们高一截吧,毕竟这名字就如同脸面啊!
画室到深夜还亮着灯,几个大老爷们画着画,吹着啤酒琢磨着画室该取个什么名字好。这一夜,名字倒是没想好,大打一架之后喝得却是酣畅淋漓。醉了,就在画室的地板上躺得四仰八叉的睡了。 第二天一早。耗子起身解手 ,从兄弟们的身边蹑手蹑脚的踩过,踢得地上的酒瓶“叮当”作响,久久不停。耗子灵光乍现,这名字便有了:大共同画室——总部。这下任凭他们如何得意也只能做个小小的分店了。


你以为故事这样就完了?当然不。      
耗子的画室里不只是些简简单单的学生,也有一些江湖人士。耗子从不过问他们的来历,他清楚的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愿意面对过去的。任何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总会有或多或少不愿面对的东西,他希望给这群人提供一个慰藉心灵的地方。
画室里有一个神秘莫测的“野人”,野人的画风跟他的名字一样叫人看不懂,他也像丛林中真正的野人那样来无影去无踪。野人为什么会叫野人,大家已经不记得了,除了耗子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几时来的画室。
野人是个神偷,他偷东西从不会让人察觉,但他也是个有原则的偷儿。耗子虽然知道他是偷儿,但当大家嚷着东西丢了时,他也不会揭发野人,当然野人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至少他知道“知恩图报”。他从不偷耗子的东西,还适时的替耗子顺些东西回来,大都是画画用得着的。
渐渐地,学生越来越少,许多人都抽身去学了别的什么能赚钱或者能端铁饭碗的门道。画室的经济也因此变得萧条。本是一群大老爷们,花钱总有些大手大脚,还收了些免费的学生。
画室终于开不下去了,最后关门的那天,只剩下了七个人。耗子看着陪他们走到最后的三个学生,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无法陪他们走下去了,他知道这些孩子是用心在学画画的。都是些重情重义的人,但此刻,他们不得不彼此说再见了。
“兄弟!喝酒去!”廖信本是随性洒脱之人,若注定离别,就要好好作别。
这顿酒,各自喝出了各自的味儿。
“这大胡子呀!怎么就那么背呢?说走就走了!”喝多了,令人伤心的事就往脑门上涌。
“廖哥!说不定他在那边活得好着呢!”野猪说。
“他那个人,固执。但是真诚,小弟我敬他一杯。”说着,野人将酒淋在了地上。
这大胡子的命数真叫人惋惜。
大胡子:人如其名。他满脸胡渣,长得粗犷。虽说他是在工地上做工,但他对绘画的执念不比耗子浅。只要有他在的工地上总是被搞得花花绿绿,到处绘着莫名离奇的图案。可他也不耽误工程,技术活也是极好的。
做工比较闲的时候,他总爱穿着那灰溜溜的工作服,昂扬的走过大街小巷。走的次数多了,即便别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也能凭着印象说:“那个有趣的大胡子今天怎么没来走上一圈。”
指指点点的人不少,大胡子从来不在意。大约是喜欢艺术的缘故,他心里觉得自己比别的工人生活得更为浪漫,尽管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究竟浪漫在哪。
这样的大胡子也有一个女朋友,她相貌差了些,但也风姿绰约。估计追到她,大胡子花了不少心思。毕竟天底下少有女人不爱美男爱野兽的,不过由此看来,大胡子也有他的过人之处。
耗子偶尔听人说起这大胡子时,便觉得他是个有趣的人。一次偶然在街上遇到了他,见他身着粗糙,却自成一格,虽然比不得文人雅士,难免让人想到“人不可貌相”一词。他邀请大胡子进画室喝茶,大胡子受此待遇也不矫揉造作,和耗子侃侃而谈。自那以后,大胡子便常带着酒来画室,偶尔碰上其他几个兄弟,大家也都不拘小节,称兄道弟,好不意气。自那以后他还常说:”今生能结交到你们这群兄弟,真是死而无憾了。”就当是一时的肺腑之言吧。
大胡子被默许成了画室的一员,他也毫不客气的围了一席之地,常来挥洒几笔。耗子见大胡子画画跟他做人一般不藏着捏着,他用色很大胆,看得人眼花缭乱。技法有些拙劣,但也不畏惧下笔,也不怕别人看。他虚心像耗子请教,耗子也乐得教他。
大胡子要交学费,耗子死活不要。后来被逼的紧了,就对大胡子说:“日后你画得纯熟了,就留下几幅画吧。”
大胡子不在意这些,只管大着嗓门道:“兄弟你要是瞧得起!想要哪副随你拿去!”
一语成谶,不久后,他在施工时出了事故,果真早于兄弟们去了。到最后竟也没留下一副真正纯熟像样的画来。
耗子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心中一声叹息:在座的所有人心中都藏着事,唯独大胡子坦坦荡荡,但坦坦荡荡的人,终究还是去了。
杯酒饮尽,野人自是去浪迹江湖,廖信还是周旋于生存与生活的艺术中,耗子依旧是要继续追梦的。野猪,这个前面没有提及的人,也是到了出场的时候了。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前天 16:05 | 只看该作者
有些句子表达得不够清楚,容易有歧义,建议写完阅读一遍,以第一次抱着好奇心的读者的身份来读。
欣赏文友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39 , Processed in 0.20039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