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313|回复: 1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微型澳门星际] 短篇澳门星际: 心中有首歌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5:35:38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短篇澳门星际                       心中有首歌
(作者  秦立才)
我常常想,我心里有一首歌,一首赞美的歌,想唱给我二妈听。
说起我二妈,她绝对是世上最善良的人,同时也是一个美食家。大家看她现在日子好过了,她就一天到晚,全身活动最频繁的是她那张满是皱纹的嘴巴,时刻嚼个不停,吃得最多的,是壳瓜子,她不管在哪里一坐,最后一走,地上肯定要留下一堆瓜子壳。
再有,她经常喜欢吃的就是锅巴壳了,果嚼果嚼,嚼得果香果香。连我们经常看见了,也好奇的问,“二妈,你每天嚼点什么,嚼得这样香。
“龟儿子,你想吃,给你尝尝。”我二妈笑眯眯的,打开手里的一张油纸,里面包着的是几块黄邦邦的锅巴壳。“你二父都吃不进了,我还吃得进,你看,几香。”
我二妈就给一块我尝,原来还是我们煮饭常吃的那个锅巴壳。“龟儿子,你以后出去打工,回来记得给你二妈带一些好吃的回”。
于是,那些年,我们经常外出打工,走南闯北,回来的时侯,总记得带一点当地的土特产,什么北京的烤鸭,海南的海鲜,湖南四川的辣货,还有广东的甜食。我二妈尝了之后,就开始评价,说哪哪的东西好吃,下回记得再带一点回,哪哪的东西不合胃口,以后莫浪费钱了。
我二妈虽然是快七十的人了,牙口还这样好。我二父,牙都快落光了,好多东西都吃不进了,只能看我二妈这样吃,她经常羡慕我二妈有口福。
每次我们带一点东西我二妈吃,我二妈她高兴的同时,她就对我们忆苦思甜,说,“龟儿子,你莫笑你二妈,快七十的老太婆了,还果好吃,我都是那个时侯穷,饿出来的,现在一天嘴里不含一点东西嚼着,嘴里面就没有味道。
我二妈一生生了五个孩子,前面四个姐姐,后面一个哥哥。那个时侯,真是穷。虽然再穷再苦,五个姐姐哥哥都是她一手拉扯大的。
记得当时,大冶县城里,有一户人家夫妻不生育,通过亲戚介绍,想把我当时还只有一岁多的四姐带去抱养,想减轻我二妈一家的负担,并且还答应给一笔钱我二妈,条件是,以后互不来往,我二妈这边不再认她四姑娘。那对夫妻想把我四姐,当着自己生的一样抚养。
开始我二妈二父都答应了,可是临到那对夫妻来抱养的当天,我二妈就反悔了,说死说活也不肯,她说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给别人养不放心,舍不得。再苦再累,她愿意自己把几个孩子抚养成人。
那个时侯,最缺的是吃的,每天看见几个孩子,饿得鬼哭狼嚎,她心里就刀割一样难受。于是,常人不能吃的苦,她吃了,常人不能做的事,她也做了。生下每个孩子,她都没有休息一天,第二天就像没事一样,继续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插田,割谷,挑草头,挑塘泥。为了多挣一个工分,她像男人一样,样样都来。收工回来,还要急急忙忙的做家务,洗衣服,做饭,喂猪。
有时,到畈上菜园去,看见别人家菜园的黄瓜罢园了,把瓜藤扯了丢在路边,她就过去翻开瓜藤,仔细找,要是找到一两条细黄瓜,她就像捡到什么宝贝一样,好高兴。她自己舍不得吃,拿回去分给孩子们吃。
要是别人家的李子下了,她就走到树下,果瞄果瞄,要是瞄到一两个,挂在高高的树梢上,她就爬上树去,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出去果够果够,摘下来后,她也舍不得自己尝一口,都拿回去给孩子们吃。
人家李子树的主人,看见了,就开玩笑骂她个好吃婆。她就笑笑,为了养大几个孩子,人家管怎么笑她,她也不怕。李子树的主人还吓唬她“你果个好吃婆,爬果高个树梢上去,要是树枝断了,滚下来摔死了,你莫找我屋扯皮。”
我二妈就这样笑还他“你嘴吃了大粪这样臭。我要是摔死了算了,保险不找你扯皮。”
这就是我二妈。为了几个孩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那时生产队困难,我二父苦做一天能得满十个工分,我二妈是个女的,最多只能得八个工分,那时一个工分大概值一分钱。当时的物价基本是,一盒火柴三分钱,一斤肉大概七角钱。那时,吃的粮食是凭工分分配,做的工分越多,分的粮食就越多。
我二妈一家,人口多,劳动力少,所以每年基本是缺粮户,也就是说每年分的粮食不够吃,要到生产队借粮食度过年关。再从第二年分的粮食里面扣下来还。如此反复。
家里困难,人口多,一年都吃不了两回肉。我二父农闲时,就和屋哈其他男人一样,被生产队放出去,到外面去卖苦力,做点副业,挣几个钱回,大半上交给生产队,少部分自己留用。她就拿回来补贴家用,供几个孩子读书。
有一回,因为一点误会,我二父还跟我二妈赌气。事情是这样的,那次,我二父在外面卖苦力,累不过,也想家,回来休息了两天,两天都是吃的是萝卜、白菜、红苕。
后来,我二父又说出去做几天,他就走到殷祖去搭班车。那个时侯不像现在,随时都有班车,几分钟一趟,可是那个时侯,到大冶的班车,一天两趟,上午一趟,下午一趟,要是去迟了就赶不上班车了。
那天下午,我二妈要我二父挑两担粪到自己菜园去肥一下菜,结果就去迟了,没有赶上那一趟班车。我二父他就走回来,想第二天再去。结果大家说我二父回来看见了什么,他看见我二妈正在煮肉吃。
“你回来了正好,买了一斤肉,正准备······”
“吃你娘个肉。”我二父一看见我二妈在切肉,恼火一冒,就气个半死。“我在屋住两天,肉腥味都没闻到一点,老子一走,你就在家里煮肉吃。”
虽然我二妈解释了半天,说是刚刚碰到隔壁屋哈那个人,她屋个猪跑出来摔死了,挑出来卖肉,见屋哈的人都买了,也买了一斤,煮熟给几个孩子补一下,已经有三个月没有闻肉香了。
尽管我二妈这样解释,我二父心里还是有一点不舒服,说我二妈太不把他当人看,太不关心他了,我二父还气戳戳的骂了半天。
吃饭的时侯,我二父还赌气不吃,最后还是我二妈,端了一碗肉煮土豆,到他跟前,叫他叫太公,说,“你作孽生这么多出来,我如何关心你。
我二父这样想想,气消了,才吃了,不过他也分了一大半分给孩子们吃了。大家想想,一斤肉,煮一煮罐土豆,五个如狼似虎的孩子,吃得一点不剩。
我二妈坐在一边,看孩子们这样吃,心里那个酸滋味一下子就涌上来了,哎呀,生活真是太苦了。最后,等孩子们都吃好了,我二妈,就把孩子们吃过的几块骨头,放在嘴里果嚼果嚼。
几个孩子因为一年到头,沾不了两次猪肉,吃一回,肚子还受不住那个补,结果到了晚上,就开始拉肚子,五个孩子穿梭一样,一个晚上起来跑毛坑,跑了好几次,老五还有两次跑不赢,还拉到床上去了。
害得我二妈,第二天早上早早起来洗床单,气得眼泪直流,“唉,这些孩子,果不争气,果没福气,吃一点肉果受不住补。
那个时侯,真是困难,能一天三餐吃饱饭,在屋哈还是个不错的人家。天天白菜萝卜,红苕,吃得人眼睛发花,特别是几个孩子,七八上十岁,正是长身体的时侯。大家看她五个孩子,都是因为营养不良,又天天吃不饱饭,一个个长得黄皮寡瘦的,大眼睛直露露。我二妈她看了心里好难过,她晚上就困不着。
第二天中午,趁别人困午觉的功夫,她就提个桶,到畈上水沟里水田里,去捉小鱼,捡螺丝,翻泥鳅。
那个时侯,因为一年到头,吃不到两斤油,这些荤腥东西,没有油烤,是不好吃的,腥味重。所以,那个时侯,这些东西虽然这样多,但是没有人吃,什么脚鱼,乌龟,屋哈的人闻都不闻,不像现在,几百块钱一斤,谋都谋不到野生的。
记得那时,到了年底生产队门口塘,放水打鱼过年,有时放水时,排水的烟楼管道都被堵塞了,用个长竹杆一通,通出来的都是乌龟,果乃果乃。小鱼,小虾,泥鳅,螺丝这些东西就更多。
我二妈就把这些东西捉回去,洗干净,把锅烧红,然后用个油布在锅里这样一抹,就烤这些小鱼小虾泥鳅。油虽然不多,但是我二妈会搞,把这些东西,慢火烤得黄邦邦的,孩子们吃得果香。我二妈,就是这样,想尽办法给孩子们增加营养。
说起油布,很多人不了解,在这里还要向大家交代一下。那时,因为吃的油少,一年都只有几斤油用。大家就想了个办法,用一块小布,常年放在油罐里,要用油炒菜时,就用筷子夹住油布,到热锅里这样抹一下,就算是放了油。
实在没有油炒菜了,也有一个办法,就是用鲜新的南瓜叶,在烧热的锅里,几抹几抹,抹出一些植物油来。
有时家里实在没有油盐了,就用个小酒泡,到别人家去借一酒泡,下回有了再还别人。
因为我二妈孩子多,家庭特别困难,这些东西是经常到别人家去借的。
还有,要是火柴用完了,一时要急用,也到隔壁去借一根两根火柴。或者,拿一把柴,到隔壁去引个火种,然后快速的跑回来,放在火炉去烧火煮饭。
到了我二妈的大姑娘怨怨姐会煮饭吃时,她也是经常用一把干柴草到隔壁去引火,有时侯,因为柴草太干,烧得快,还没有跑回来就在路上烧完了。有时跑回来了,已经快烧到手了,她就慌忙把手里的火把一丢,结果就丢偏了,丢到火炉柴堆里去了,把个糊炉嗨的柴就这样烧起来了。
大火一攀,快烧到楼顶了。楼上是我二父二妈农闲时,砍的满满一楼的干柴,要是烧着了,何呆改(怎么办),吓得我怨怨姐又是哭又是喊的。
幸亏隔壁有大人,急忙跑过来,把几大桶水全部泼上去,才把糊炉嗨的火就这样泼熄了。结果,糊炉嗨的柴都打湿了,水果滴,糊炉的炉灰也是湿淋淋的,再烧火,半天都烧不着,饭煮不熟,我二妈回来就把怨怨姐骂了一顿。
那个时侯,屋哈的男人最好吃,每天盼的是有别屋哈个公狗发情,到我屋哈来找母狗扯狗阳,谈恋爱,这些好吃的男人,就偷偷的把别屋哈个公狗打死了,剥了皮和萝卜煮了一大锅,凡是参与的人,大家打平伙一起吃。
我二妈老远闻到狗肉香,就拿个碗也赶去了。我屋哈那个四狗,就开玩笑说不准她吃。我二妈就笑着吓她说,“是哪个屋哈谁家的狗,我都知道,不准我吃,我明天就去给人家说了,狗是你四狗打死的,我看你就有好戏看了,不信试试?”
“好好,请你吃,好了吧。”四狗怕我二妈嘴多,走漏了风声,就服软请她一起吃狗肉。我二妈晓得人多,狗肉少,她自己就吃得不多,她主要是想给孩子们捞一点吃的补一补,她就把大家吃剩的,盛了一碗拿回去分给孩子们吃。
还有一回,那几个大男人,又把别屋哈来扯狗阳的一条公狗,偷偷打死了。四狗真是个拐裸(坏东西),他晓得我二妈肯定又要闻着狗肉香,赶过来吃的。他四狗就和那几个男人一起,故意开我二妈个玩笑。他们把那条公狗,那个害死它自己的那个狗宝贝,洗干净,放到一大锅狗肉萝卜里面一起煮了。
果然到狗肉要熟的时侯,我二妈又闻着狗肉香,拿个碗赶过来了,“你们几个大男人真要不得,有狗肉吃,不叫我,也不怕我明天去说漏了嘴。”
我二妈,就这样笑着骂他四狗他们那几个男人。
“我们知道你要来的,所以没有叫,来,快来吃。”等我二妈在桌边一坐下来,那个裸拐的四狗,就把掺在狗肉里一起煮的那个狗宝贝,用筷子一插,就放我二妈碗里,“快吃,包结你不说,把最大的一块狗肉赏你吃,我对得起你吧。”
“这样有孝心,这还差不多。”
我二妈就马上用筷子把那个狗宝贝,夹着吃起来。大家都一边吃,一边忍住笑,看我二妈这样吃。
那个狗宝贝,煮熟了像一大块狗肉一样,看不出来,但是这个东西又不像狗肉那么好嚼,有点像牛筋,扯又扯不断,咬又咬不进,把我二妈就忙得又是用筷子,又是用手帮忙,拉拉扯扯,搞了半天都咬不动。
旁边的人忍不住笑个死。几聪明的我二妈见别人这样一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马上用那个吃不进的狗宝贝,照四狗的脸打来,“你个要死的狗东西,果害老娘。”把他四狗几个骂个半死。
最后,还是那个四狗又是陪酒,又是说好话,才把我二妈的气平息下来。
我二妈就得理不饶人,那次,她就不客气了,盛了满满一大碗狗肉萝卜,拿回去分给五个孩子打牙祭。
要是现在,那个狗宝贝就值钱了,听网上说哪里有个什么贪官,有一百多个年轻漂亮的情妇,每天果忙,身体吃不消,就托司机到处给他谋这些东西吃,壮阳大补。
这就是我二妈,她就是这样把五个孩子拉扯大的。
我常常想,我心里有一首歌,一首赞美的歌,想唱给我二妈听。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5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可能是打字快的原因,缺字错字情况不少。
欣赏文友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42 , Processed in 0.24403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