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274|回复: 1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读下午百合的《焚心集》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8 13:08:28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读下午百合的《焚心集》
                                /花土

    经过数千年惨淡经营的中国诗歌,该如何继往开来,让参天大树焕发出新绿?不管诗歌如何演变,但《诗经》永远是梦开始的地方。两千多年前,文化不发达,文字的表达能力也欠发达,然而,正是这种种不发达,《诗经》才最大限度地保留着质朴的面貌。因为语言有表达需求,修辞的发展是必然的,修辞一边丰富了表达形式,同时又在挤压质朴语言的生存,拿人来说,既有求新求变的心理需求,也有怀旧的一面,旧的东西容易使人感觉乏味和麻木,然而,随着环境变迁,以及人的一生总处在一个得到和失去的状态之中,我们得到了知识,失去了童年,我们的到了财富,失去了健康,我们赢得了未来,又失去了过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人还是比较念旧的,因为得到的永远也比不上失去的。旧,是一种积累,时光越久远,积累越深,到了一定程度,就算很普通的事物也会焕发出无限美感来。当然,《诗经》不仅仅只是古典文学的一个点和面,孔子要求他的学生将读诗作为日常功课,以美好的诗来养育心灵,陶冶情操,在任何时候都是具有现实意义的,因为,诗是安顿心灵的最好场所。
平时我们说,文字只是符号,文字符号是开启心智的密码,这个密码不是人人适用的,读者通过一首诗,要进入作者构筑的情景中去,需依靠读者自身的多种积累,读者心里必须存在一种等待被唤醒的东西,而作者则是在唤醒方式上加以努力,关于诗歌,所有的问题均从这个点扩展开来。诗有两种基本写作,比如乐府诗集里的诗,大多数都是原生态的自咏自唱的创作方式,而当诗有了普遍的社会功能之后,诗歌的创作就会变成带有目的性的写作,这种目的性随着人文环境的形成以及文化活动的加剧而越来越趋向普遍,拿今天来说,无目的诗歌创作已经非常罕见了。诗歌是心灵的写照,过度的目的性写作必然损害诗歌的纯洁性,一旦诗歌的纯洁性遭受质疑,对诗歌来说是致命的。所以,无论是出于传统或反传统,无论是功利或非功利,今天的写作都是一种对抗性写作,这种对抗性反映到诗中,就是不安和躁动,有的诗歌甚至张牙舞爪,面目狰狞,丑化诗歌的现象随处可见。
有的人在对抗的夹缝中写诗,比如下午百合,她的诗大致分两类,一类是倾向先锋性质的,一类是倾向传统的。
记得在论坛和百合交流时,我曾经打过一个比方,我说,她的一些先锋性质的诗,已经写的无懈可击了,而我读那些诗,却总感觉好像是“进了别人家”,我说的是一种不自由感和非人性化环境。我的本意是,假设一首诗是一个家,我请客人来家里做客,如果我的环境是人性化的,是充满情趣的,而不是傲慢的,高高在上的,那么,客人在我的家里就会得到放松,而不是拘谨。当然,环境的布置存在个性化问题,但是我觉得,个性的东西也应该能得到客人的好感,而不是被人视为怪癖。

下午百合的《焚心集》,在我看来是一次拥抱传统的胜利,来看《诗经》中的例诗。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首先,我认为,《诗经》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因此,在阅读《蒹葭》时,这首诗始终都笼罩在《诗经》这个大背景里的,感觉诗中的蒹葭,白露,伊人,在水一方,在水中央,等等都是诗化了的符号和场景,我们可以想象,在这首诗成型的时候,是这首诗情绪最浓的时候,创作者内心的波澜起伏不平,但是,经过漫长的光阴磨洗,诗中的心跳我们虽然能感觉到,但是冲击力已小到乌有。我们今天去阅读《诗经》,基本上都属于情怀阅读,没有人会像对待新诗一样再去挖掘《蒹葭》可能存在的延伸辐射和背景涵义等等,除非你是专门去研究《诗经》,因此,阅读《诗经》最终得到的是洗礼,朴素情怀洗礼。我们换一首来阅读,也不会有太大区别。

《焚心集》,四首诗,可以看作是四次释放,来看看她是怎么释放的。以《昙花》为例。

《昙花》
这漫漫铺开来的浸在水雾里的寒夜
过了三更
一点子灯火摇摇欲坠
南方的冬薄而透
北方的昏昏吧?
等你睡熟,
等你睡熟,昙花就要开了

这首诗的前五句,作者在着力地描绘寒夜,比较冷暖,这是在积蓄能量。之后两句默念,等你睡熟,等你睡熟,昙花就要开了,结束。从内容上看,这是一番无始无终的絮语,没有因,也没有果,冷暖在哪里?悲欢在哪里?困顿和解脱在哪里?都不得而知,作者在一番蓄意的描摹之后突然将情绪转移到‘昙花’身上,所有的情态就更加迷离了。我们知道,昙花有一瞬之美,用读现代诗的心态去阅读昙花,肯定会产生许多丰富的联想,进而去判定之前种种可能。但,这首不会令人无端去猜想,因为作者在让“昙花”出场之前,已经把气息营造出来了,并且,这气息是洁白的,洁白的气息不绝如缕,包围着你,使你深陷其中,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忆起《诗经》的味道,诗中的情景就像也经历了时光沉淀,焕发出古典情境之美。
四首诗,作者均采用了类似的“晕效处理”,这样的结尾构思巧妙。看似不痛不痒,实则拨云化雾,正是现代诗中四两拨千斤惯用手法。我们再来看《绸缪》。

《绸缪》

一幅真迹
设在虚空的帐里
渐渐地情难堪了
墨色着了水
风景就一层层的远了
画卷里的良人
已退回了梅边

起笔新潮,但是,陈设在空帐里的真迹,以及请难堪了的人,和《昙花》一样,省略了许多必要的交代,“墨色着了水,风景一层层远了,”一如既往的迷幻,但此等笔法散发出来的气息,足够感染读者了。同样,这首诗最有意思的地方来自结尾,“画卷里的良人,已退回了梅边。”和“雨雪霏霏的天气,到了江南,”一样,看起来毫不起眼,但却神韵十足。
整首诗,作者硬生生用文字给我们画了一幅水墨画,在虚空的帐中,安放着一幅画,看画的人情难自禁了,这幅画也许还在构思之中,也许已经描绘了一半,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画卷里的良人,已退回了梅边。”作者在这里偷梁换柱,良人退出,画境转换成实景,且在梅边。这个“梅边”更是令人拍案叫绝,什么叫“梅边,”,那就是不即不离的位置,人是主体,梅,可见半枝,这实际上还是一幅画。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2:48 , Processed in 0.22723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