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楼主: 枝墨栌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连载澳门星际] 蓝天白云下(汇总贴、勿跟)

  [复制链接]
46#
发表于 2017-1-27 14:25:05 | 只看该作者
                                 蓝天白云下   第二十六章
                                                   ——满天星满天繁星 创作
    “什么?分手?舒君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卓跃紧紧抓住舒君的手,激动地快哭出来。
     “我是认真的。”舒君冷冷地推开卓跃的手,后退了两步。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为什么?”卓跃忍不住跑上前去,又退了回来。
     “没有为什么,就因为我们不合适,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可能生活在一起。”
     “你骗我!怎么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我们之前不是好好的吗?卓跃这时更加激动了,他控制不了自己,一把搂住舒君。“告诉我,亲爱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
     “你想知道真相是吧?那我就直说了。我忘不了赵辉,之前跟你在一起,只是把你当成他的影子,影子终究只是影子,你永远无法代替他。对不起,我不能再瞒着你了。”舒君抽泣着说,把脸扭过去,偷偷抹掉眼泪。
     “舒君,我会等你,不管多久!”卓跃的身体颤抖着,声音却十分坚定有力。说完轻轻松开手,回头望了望舒君的背影,脸色苍白,推开门离去了。
     房间空荡荡,只剩下舒君和一杯来不及喝下的柠檬茶,此时还冒着热烟,一圈一圈。舒君瘫倒在地,终于控制不住内心的悲伤,犹如山洪暴发,嚎头大哭起来,“卓跃,对不起!”
    今天的阳光很刺眼,照得舒君睁不开眼睛。她懒懒地从床上爬下来,准备拉上窗帘然后继续睡大觉。这时手机响起来,把舒君吓了一跳,心里喃喃着:“昨晚竟然忘了关机,是谁一大早就来打扰。”说完很不情愿地拿起手机,原来是白晴打来的电话。
     “喂,舒君,早上好呀!不管你愿不愿意听,不管你这时候在做什么,我都必须立马,马上,迫不及待跟你说。”
     “白晴,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把你逼成这样?”
     “嘻嘻嘻,我这就告诉你。昨晚下班的时候,我路过车总监的办公室,无意间听到他和张总的说话。自从你辞职之后,设计部忙着物色合适人选,想顶替你的位置,但是他们都找不到满意的人,然后这个位置就一直空着,我听张总的意思是想邀请你回来设计部。舒大美女,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回来,我们都想死你了。你玩也玩了,休息也休息了,是时候回归正轨啦。”
     “白晴,你没听错吧?我又不是什么稀缺人才,设计部怎么可能一直为我留着位置,大小姐,我们设计部很忙的,还嫌人太多吗?”
     我保证没听错,千真万确,如果你愿意回来的话,就等着好消息吧!我挂了,快迟到了!”
    “喂,喂,喂……”
     舒君一头倒在床上,“是时候回归正轨了”白晴方才的一番话还在耳边萦绕。此时的她又迷惑又惊喜,“原来设计部这么器重我,如果白晴说的是真的,我到底要不要回去呢?”
她陷入了沉思。
    人总是要长大的,不管遭遇了什么,哭过了,也笑过了,生活还得继续。设计部的工作不是自己喜欢的吗?虽然每天都累得像只狗,但很充实,也很有成就感。虽然讨厌每天都得见到车总监那张堆着肉,皮笑肉不笑的脸,但还有很多一起打拼的可爱的同事们……
     是的,是该回去了。
     这时候手机又响起来,果然是车总监打来的,白晴消息真是灵通,一点不假。舒君接受车总监的邀请,并申请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后天就去上班。
     第一天上班,设计部的同事们为舒君举办了一场party,舒君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谢谢大家,我回来了。”
      
     自从上次分开之后,卓跃真的再也没找过舒君,论坛上也没有任何更新,仿佛消失了一样。
    傍晚,天空飘着毛毛雨,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雨,初冬的雨竟然冷得渗入骨髓。舒君撑着一把蓝色伞,哆嗦着走在昏黄的朦胧的路上。路上,人来人往,行色匆匆。突然,迎面走来一位年轻的男子,大约一米八的个,寸头,穿着白衬衫,手里拎着一个黑色公文包,舒君看不清他的脸。男子在报刊亭停了下来。“你好,要一份人民日报。”声音很响亮很有力,却也不乏温柔,像夏日的晨风,好温暖。“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不会是……”舒君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仿佛马上要蹦出来似的。她大步跟上前去,脱口而出:“卓跃!”男子愣了一下,回过头,“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
    舒君依旧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不知不觉来到了“胃暖暖”门口,她索性推开门进去,还在那个位置,坐了下来。她点了一杯温的柠檬百香果蜜茶。“百香果,久违的味道。”舒君喜欢吃百香果,那酸酸甜甜,飘着香气的味道,实在诱人。一口气喝下了半杯,舒君皱了皱眉,若有所思。还记得有一次周末回家,临走时,妈妈把一大袋百香果递给舒君。
    “君儿,妈知道你喜欢吃百香果,可是现在是反季,很难买到,这些是妈上个星期买的,你上周又没回家,所以留到现在,好多都瘪了。不过你别嫌它们难看,甜着呢。”妈妈一边兴奋地说,一边帮忙装进舒君的行李箱。
    “妈,以后别留这么久,你和爸吃了吧,要是坏了多可惜。”
    “不会不会,这玩意挺耐久的。”
    舒君叹了一口气,是啊,有多久没吃到百香果了,有多久没回家了啊。
这时,餐厅里播着那英的歌,《有个爱你的人不容易》,优美的旋律,动听的歌声,不过更刺痛舒君的,还是里面的歌词——
你以为一切都是没选好
得到的和想要的对不上号
你以为时间可以重来
换个人当主角
爱情就会天荒地老
你不知世界上谁对你好
为了你他可以什么都不要
不管你混的好不好
是否给他荣耀
他都愿意为你操劳
陪你到老
有个爱你的人不容易
你怎能如此伤他的心
他惦记的深爱的唯一的你
还不趁现在好好努力
有个爱你的人不容易
你为何不去好好珍惜
当错过了失去了忏悔的你
是否还能换回那颗善良的心
   “当错过了失去了忏悔的你,是否还能换回那颗善良的心”,这时候舒君心里想的念的都是“卓跃”,也许,这两个字早已在心里念过千遍万遍!“我会等你,不管多久。”又在耳边回响。
    那天,是舒君重新上班的第三天。她正在电脑前全神贯注修改设计图,突然手机“叮咚”一响,竟然是卓跃发来的信息,舒君赶紧打开一看。
    “舒君,本来想当面和你告别的,刚才在门外等了很久,看到你一直在忙,就没好意思打扰。公司拓展业务,我得去西北出差,估计这半年一年是回不来了。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不过没关系,我会等你,不管多久。保重!”
    舒君有很多很多话想对卓跃说,可是刚到嘴边,又噎了回去,最后只在屏幕上打下“保重”二字,点了“发送”,然后关了手机。一颗一颗绿豆大的泪珠却不知不觉掉到了脖子底下……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7#
发表于 2017-1-27 14:30:59 | 只看该作者
                                      蓝天白云下    第二十七章
                                                     —— 一水荡漾 创作
    一脸,一脸茫然。舒君看着这三月。格格不入。
    三月的天空,很清。清得可以写下字,可是还可以写下什么字呢?三月的天空,很空旷。空旷得可以容下所有事物,可是还可以容下什么事物呢?
    寒风入骨。
    小溪潺潺,鱼儿自由自在地游着,舒君想着为何自己不自由呢?为何一直想着赵辉?为何事情过去那么久一直念念不忘?
    桃花瓣浮在溪面,鱼儿偶尔换气,浮上水面。这像是鱼儿亲吻水面留下的吻痕,不断地嘲讽着赵辉与舒君的爱情。舒君用手梳了下刘海,不禁低下头黯然落泪。你真的觉得,我没有和你一起度过最后的时间,我就不难过了?你真的觉得,你瞒着我自己死去,我就不难过了?你是如此地自私。突然,舒君恨起了赵辉。赵辉,我如此爱你。
    舒君一步一步地走着,恍恍惚惚地走着,混混乱乱地走着不知道走向何处。溪流往上面流下来,舒君也跟着往上走。
    原来溪流也有归宿。
    舒君又想起卓跃。卓跃呢?卓跃过得如何呢?我是如此深地伤害卓跃!我怎么可以那么自私,受到伤害想要寻找安慰就糊里糊涂地和卓跃在一起呢?我到底把爱情当成什么了?而我又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舒君,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一颤,我呢,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舒君不断地自责,不断地懊悔。
    舒君不断地走着,零星地接了几个电话,父母的电话,朋友的电话。这些电话仿佛在嘲讽着舒君现在的状态,原来这个世界上不只有爱情,还有别的。
    溪旁一枝一枝灿烂的桃花,灿烂得要命。舒君看到几个天真孩子在桃树下玩。
    舒君也边走边欣赏着这美景。她看到前方的一棵桃树下,一个乞丐正在“哈哈哈”大笑。舒君看到不明所以,上前询问。
   “你在高兴什么阿?”,舒君问那个乞丐。
   “我才不告诉你,这是天大的喜事。”乞丐自顾自地笑,起身要走。

舒君无奈只好作罢。
    乞丐往前走了不远,似乎遇到他的朋友,聊了几句,舒君躲在树后听了一番。
   “解得开吗?我早说了,你解不开。”乞丐问他的朋友。
   “从我十岁的时候开始,我就坚信我解得开,这一辈子我最终会做到的。”乞丐的朋友回答道。
   “不是,你在高兴什么阿,一直笑?”乞丐的朋友疑惑地问着乞丐。
   “哎呀,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事情,非常好玩,可惜,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我觉得好玩。”乞丐神经兮兮地回答道,不大愿意说自己高兴的原因。
   “说呀,也让我高兴高兴。”乞丐的朋友非常想知道答案。
   “天机不可泄露,说出来就不好玩了,我自个儿偷着乐。”乞丐蹦蹦跳跳地往前走,丢下了他的朋友。
    舒君看着这两个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往前走,就是竹林寺了。一大片一大片竹林。疏疏密密的绿,没有原因就是感觉很好看的绿。
    佛,佛。
    舒君突然觉得,该在这住上一段时间。至于为什么,没有为什么。
    人生其实很简单,简单得很。
    为何?因为没有为什么。高兴就是高兴,不高兴就是不高兴。
    而舒君自己呢?其实有些复杂,总要自己经历。舒君坚定地要度过这段时间的痛苦。
    远方,些许光,煞是好看。
    信仰,其实在自己身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8#
发表于 2017-1-27 14:43:14 | 只看该作者
                               蓝天白云下  第二十八章  
                                   梦想与爱情
                                       ——shijun 创作
    竹林寺,一片青绿之中宛如古老传说里世外神仙的居所。
    如今的尘世之间竟然还有如此去处,舒君走在山间小径中不禁叹道。不仅如此,这竹林寺竟没有那么多游人,好像是超脱了远处城市的另一个洞天。
   “真的可以住在这里吗?”舒君听僧人说这里有客房可以留宿,这简直就像一个意外的惊喜。
   “是的。”一个老僧人说,“我们是小寺院,平时香火也不旺。有几间客房,如果施主愿意留宿也算给小寺添点儿香火钱了。”
    舒君跟着僧人到了他说的客房。那是寺院里的一个小院,很小,院子里有几间小房子,和整个竹林寺的建筑风格一样都是纯木结构的。这里的住宿很便宜,只需200元就能租到其中一间。
   “施主,今天没有整间的了,你愿意和其他人拼房吗?也是一位女施主。”僧人说。
   “没关系,我愿意。”
    就这样,舒君住进了竹林寺。她住在最靠近里面的客房,房间里有4张木床,看来最多可以住4个人。僧人所说的那位舒君的“室友”好像出去了,房间里此时只有她一个人。
    躺在木床上闭上眼睛,木料带着年代感的清香渐渐包围了她。同样包围她的还有关于赵辉的回忆,以及卓越……感情,真是说不清楚的东西。她真的不爱卓越吗?无论怎样的踌躇她心里也不能斩钉截铁地说出“不爱”二字。然而赵辉,即使那已是逝去的爱情,赵辉依旧像是她心中的一块烙印,早已结了痂,牢牢印在她心里。
   “吱——”木门开启的声音打断了舒君纷乱的思绪。她坐起来,门口是一个女孩,这就是那位“室友”吧。
    伴随开门的声音还有女孩跟朋友们道别的说话声:“さようなら。”这是一句简单的日语,舒君能听懂,意思是“再见”。
   “さようなら,遥さん!”
    门外传来了几个年轻人向她道别的声音。他们那句“再见”之后跟着的应该就是这女孩的名字,“HARUGA……”舒君在脑中不由得重复着那些人口中这女孩名字的读音。(注:日语中“遥”读音:HARUGA)
    女孩进了门冲舒君一笑。她留着清爽的短发,身材高挑,一身运动休闲的装扮,眉眼之间带着三分英气,笑容却又十分可爱,真是个气质独特的女孩子呢,舒君想。
   “啊……Hello……”舒君向她打招呼。
    女孩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说:“你好!徐诗遥,中国人。”她言语爽快,让舒君会心一笑。
    天色微暗,舒君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女孩让舒君叫她“遥”,她也管舒君叫“君”,她说这样听起来才像室友。遥是在日本上学的中国留学生,假期回家来看看,有几个想来中国玩儿的同学让她帮忙当一当向导。
   “你的朋友们都不住在这里吗?”舒君把自己简单的行李拿出来,收拾着。
   “他们去市里住,我在这里等一个朋友。”
    两个女孩开始聊起来。遥说她是学工科的,让舒君佩服的是遥似乎对古典文学和先秦诸子经典有着很深的理解。她说她最爱庄子,庄子有一颗她想要的自由浪漫的灵魂。
   “畸人者,畸于人而侔于天。”遥说她从前也曾以“畸人”自居过,现在看来那只是自己的妄语。
   “为什么你认为自己是‘畸人’呢?”舒君问。
   “可能……因为不像女孩子吧。”遥说着低头一笑。的确,舒君打量眼前这个姑娘,虽然她长得很可爱但确实看起来有几分男孩子的气质。
   “明天要来找我的那个朋友跟我就完全不一样。”遥说,“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从前我们一起工作过……”说到这里,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君,你说你有一个文学网站是吗?叫什么名字?”
   “中国原创文学网。”舒君说出了网站的名字。她语气颇为认真,因为这个名字带着她和赵辉还有许许多多文友们的文学之梦。
   “还真是啊!”遥听了这个名字兴奋起来,忙说:“我的那个朋友,她就在你们的网站上写澳门星际!”
   “是吗?”遥的话让舒君也倍感兴奋,听到有人在自己用心经营的这片纯净的文学净土上播种梦想,没有比这更让舒君从心底一暖的了。“她在网站上叫什么?”
   “我不知道。”她摇摇头,“她的澳门星际从来不给我看,她说那里写了我们这些人的故事,给我看了她会觉得尴尬。”
   “是这样啊。”舒君笑着,“有时候写澳门星际的人是会这么想的。”
   “不知道她把我写成什么样了……”遥说着,目光有些放空若有所思。“我跟她有个约定,我们要一起实现彼此不同的梦想。”
   “遥,你们的梦想是什么呢?”梦想这个迷人的词汇总能让舒君着迷。
   “我的梦想是当一个好工程师,她的梦想是当一个作家。”说起梦想,遥的嘴角也带着迷人的弧度。“我俩的梦想完全不同,但只要是梦想约定一起去实现就好像有个伴似的。”
   “真好。”舒君由衷地说。
    遥转身到柜子边,开门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包装得非常好看的礼物盒。“她说让我明天穿这个去见她。”遥把礼物盒拿到了灯下。
    灯光下,这个盒子的包装显得非常精致。它包着带暗纹的酒红色的彩纸,上面还打了一个别致的巧克力色的花结。
   “她送你的礼物吗?”
   “嗯,说是生日礼物,我刚刚过了24岁生日。”
   “生日快乐!”舒君说:“你没有打开看看吗?”
   “从她给我寄过来到现在我还没来得及打开呢。”说着,遥开始打开礼物盒的包装。剥去包在外面的彩纸,里面露出了一个白色的盒子,上面印有一个品牌的商标。再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条姜黄色的连衣裙,非常漂亮。
    遥把裙子拿起来,“天哪……她是怎么想的……我从没穿过裙子。”
   “还有一双高跟鞋和一条丝袜呢。”舒君看到在裙子被拿出来之后,盒子里还有一个防尘袋,里面是一双裸色的高跟鞋,跟不是很高,还有一双茶色的丝袜。
    舒君看看盒子上的商标,“这牌子很贵的,你朋友好用心啊。”
    遥拿着那条裙子在镜子前比着,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我不懂牌子……她这是要干嘛啊……”
   “我怎么觉得……”舒君看着这盒子里的礼物,思索了一会儿,笑着说:“这不想是个女孩送你的礼物啊……”
    舒君话音一落,遥瞬间收回了尴尬的表情,一抹淡淡的绯红在有些暗的灯光下虽不明显却被舒君捕捉到了。遥果然不是个“畸人”,明明就是个女孩子。她身上一定也有什么关于爱情的,不得不说的故事吧。女孩都逃不过感情带来的羁绊,舒君是这样,遥也是……
   “你还没有男朋友吗?”舒君的声音在夜色里很温柔。
   “没有。你呢?”
    舒君一笑,这笑容带着些许苦涩。“分手了。因为……我无法忘怀我的前男友。是他为我创立了原创文学网。也许,我喜欢着他们两个人?”舒君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内心了。
   “我没有经验。”遥望着她说:“我从来没有过男朋友,从小到大……我只爱上过一个人。”说完她的头低下了,默默把衣服和鞋子装回那个精致的礼物盒。“没什么结果,我……跟恋爱也许没缘分。”
    舒君看看那个礼物盒,它被遥放在桌子上,孤零零的,像个本来兴高采烈带着礼物来的使者,现在却被主人拒之门外了。
   “是不是追求爱情也算是一种梦想呢?你想过吗,遥?”舒君说。
    她没有说话,平躺在小木床上。舒君知道,她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一定在想这个问题。“我的爱情和文学梦想是绑在一起的,所以我很多时候都这么认为。”
   “君。你说是每一个用心浇灌的梦想都能有个好结果吗?”遥躺在床上问。
    这个问题让舒君沉思。澳门星际国际是她、赵辉、卓越用心浇灌的梦想之地。他们如此悉心去呵护属于他们的小小梦想,却不知道这梦最终会有怎样的结果。如今,赵辉已逝,这梦想又增加了沉甸甸的分量。梦想如此,爱情亦是如此,她和赵辉刻骨铭心的感情,卓越对她执着的深情……属于他们的未来将会走向何方。
想着想着,舒君的嘴角显出一个温暖又美丽的微笑,她对遥说:“无论是什么,用心浇灌的本身就是珍贵和值得骄傲的吧!至于结果,老天自有安排。也许,他让我们竹篮打水一场空,但也说不定会给我们一个超乎想象的惊喜。不管结果如何,追求梦想和爱情的过程本身就是让人甘愿深陷其中,即使痛苦也快乐的事。不是吗?”
   “嗯!”遥的回应简短却透着希望的力量。
   “我有个预感。”舒君说。
   “什么?”
   “明天你见到你的朋友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好事发生。”
   “谢谢你的吉言!”遥笑着说:“我一定会告诉她,我遇到了澳门星际国际的创始人,她一定想不到!”
    这一晚,舒君没有想到,和徐诗遥的聊天竟让自己不知不觉中感悟了一些东西。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感觉心里轻松了一些。她望向遥的那张小木床,她人已经走了,桌上的那个礼物盒也不见了。一定是她的朋友来了。
    竹林寺真是个好地方啊,伴着窗外吹来的带着竹子清香的风,舒君简单梳洗。这风真让人舒服,蓝天白云下,一切纯净得像网站首页的那张图片。她决定出门往山下走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发表于 2017-2-5 03:02:48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书绿梨 于 2017-2-5 03:06 编辑

                                                                    


蓝天白云下 第二十九章
  任何过程都是可以享受的
                              ——书绿梨创作
    舒君穿着休闲轻松的衣服,慢慢地散步到山下。
    路上零星地还有些许竹子,也有其他树,绿色与绿色交相辉映,鸟儿的叫声不断,每次到这种地方,舒君就觉得自己到了人间仙境。她张开双臂,仰起头,微风吹着,舒君怀疑自己到了天堂,不然怎么会体验到此般幸福?可能老天看在我现在处处不顺的份上,让我开心一下吧,舒君这样想着,不觉被自己逗得笑出了声。
    回到住处后,舒君细细想了自己最近的经历,一下子释然了,什么事情不是自己把自己困住的?或许应该放下心里的重重包袱,试着去迎接后面的生活,让一生过得不至于全然浪费,想做的事一定要尝试过才好。她打开窗子,让新鲜的空气流入这温馨的小屋里,深呼吸,在脸上挂上一个轻松的微笑。
    吃完午饭,舒君找到当初带她进来的那位老僧人。
   “谢谢您的热情招待,我在这也想明白了一些事,很高兴来到这里,现在我要重新开始我的生活,告辞了!”
   “人生就是不断感悟的过程,想明白是好事,施主一路走好!”
    舒君又想起遥说的话,“每一个用心浇灌的梦想都能有个好结果吗?”这个姑娘真可爱,在这遇到她也是缘分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用心去浇灌我想做的事,努力去实现它,享受每一个追求的过程。
    舒君回到家,刚打开家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听到开门声,妈妈快步走出来,一手拿着小铲,一手拿着勺子,身上蒙着围裙,头发轻轻地挽在一起,额头渍出滴滴汗珠,舒君的心莫名狠狠地疼了一下,她上去抱住妈妈。
   “想你的宝贝女儿没有啊?我可想你了。”
   “想了想了,哎呀你这姑娘,快起开,妈身上有油。”
   “就想抱抱你。”
   “今晚特意做了你爱吃的饭菜呢,刚上班,挺辛苦的吧?这次回去怎么样啊?”
   “一切都好,不用担心啦,走走走,我去厨房帮你。”
    两人拉扯着进了厨房,爸爸这时刚推开家门,看到这一幕,满脸的微笑,老婆和女儿都好好的,我们一家子就是最幸福的。
    晚上舒君趴在床上,边吃着零食,边打开原创网,看看今天文友们都有什么作品,发生了什么有趣或者伤心的事,她已经把每天和文友进行文字和情感上的交流当做了习惯。读了文友写的小诗,看了文友写的日记,舒君又来到澳门星际板块,已经有新一期的《蓝天白云下》了。从开始的紧张和担忧,到现在的放心和信任,中间有过困难和间断,文友们一起坚持了下来,文章也一章比一章精彩,她深深投入到了故事情节里面。认真给大家评帖后,舒君安心地躺在床上,听着轻音乐睡着了。
    第二天早早起了床,给爸妈准备了早餐,想到他们起床后的惊讶和满意舒君就忍不住笑出声。她拿起门后的包,精神饱满地出发去了公司。
   “嗨,早上好!”
   “舒君早上好!”
    舒君给每个人打招呼,然后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整理文件。
    白晴走过来,“来,给你杯早茶,怎么回事啊?看上去这么不一样,阳光满面啊!”
   “是啊,生活就是要充满阳光嘛,我们得学会享受任何过程。”
   “说得好!舒君同志,你很有天赋,好好干,有奖赏!”
    舒君是打心眼里感到开心。
    米粉店如今很多时候还是舒君在打理,下班后她来到三楼办公室,仍然看着咖啡厅的男男女女发呆。这儿的生意越来越好,人手不足,管理人员也向她建议招聘。她忽然想起来卓悦以前的哥们儿,不知道老谢现在在干嘛,还有那时候常在店里帮忙的可爱漂亮的姑娘雨柔。舒君觉得他们也是时候聚一下了。她给他们都打了电话,约在米粉店吃饭。
   “舒君,好久不见了,就连卓悦也没怎么见过了,嘿嘿。”
   “快坐吧,今天我们好好说说话,我也有事相求。”
    不一会儿雨柔也过来了,他们坐在一起随便说些有的没的。
   “最近都怎么样啊?”
   “我还是老样子,混日子过呗,家里多了个宝贝,更得好好养家糊口了!”
    雨柔想起老谢知道媳妇儿怀孕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就觉得很暖心。
   “就是,谢哥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在活着了,做什么事儿都得拖家带口呢!”
   “你个小姑娘,就知道取笑你谢哥。哪像你,越长越漂亮了。”老谢也顺势打趣。
    舒君趁热打铁,说出了叫他们来的用意。
   “最近店里生意越来越好,人手严重不足,老谢,你要是愿意来,给你个头儿当,你也有经验,雨柔有好工作我知道,没事儿过来坐会儿,指导一下新人。”
   “哎呀那就太感谢了,我现在只在别人工厂里打打杂,受气不说,工资也低,我要是能继续到这儿来,可就高兴死了。”老谢拍着大腿喊道。
   “嗯,我也可以,下班没事儿了我就过来看看,闲着也是闲着。”雨柔也附和着。
   “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对我们都是自己人,哪里用得着谢,我还得谢谢你呢!”
    他们又聊了大虎和毛子的现状,大虎的女朋友还是和他分手了,这些天正抑郁呢,毛子受家里母亲的要求找了一份保安工作。
   “诶?卓悦呢?怎么不见他?这小子比我们都有能耐,现在一定过得不错吧。”
    舒君的脸色微微一变,“呃,他应该挺好的。”
    怎么着也是混过“江湖”的人,老谢一下子看出了不对劲,“不管你们做什么决定,都要慎重考虑,别以后后悔就行。”
   “嗯,知道。”
    舒君哪里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呢,她近几日来平静的心又波涛汹涌了,她想起赵辉,想起方亚,想起卓悦,一个人一生到底要与多少异性有过纠缠?她将来会和谁一起走完一生呢?这都是未知数。或许远方还有陌生人在等她,或许就是他们三个中的一个。
    自从老谢来了以后,舒君轻松了不少,他踏实能干,也是朋友,让人信得过。于是舒君工作之余有了更多时间和经历来关注澳门星际国际,这个融合了多少人心血的地方。
    在舒君奋力为梦想贡献时,卓悦却是一头萎靡,堕落不堪,他不相信舒君不喜欢自己,不相信这么多天来舒君仅仅把自己当做赵辉的影子,他想找回舒君,让舒君一直留在自己身边,他过不了没有舒君的日子。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卓爸爸走进卓悦的办公室,往桌子上放了一面镜子。
    卓悦头也不抬,望着地面发着呆。
   “哎呀!怎么生出你这个儿子!”卓爸爸摔门而出。
    卓悦看看偌大的办公室,手机在书上发着亮,是妈打来的电话,一定是爸去诉苦了。他挂掉电话,壁纸映入眼中,那是他在和舒君进行文字交流的时候画的一幅画。爱情无获,梦想无获,事业也靠着爸爸,卓悦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坨屎,失败得要命。
    手机又响了,是妈妈发来的短信,“儿子!你该醒醒了!不管遇到什么事,生活还是你自己做主,接下来的日子得好好过啊!该结束的事总会有个结局的。”
    卓悦走到窗边,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辆,我该怎么做,我和舒君,我和梦想,都是该结束的吗?我们注定必须要有结局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发表于 2017-2-10 16:44:44 | 只看该作者
                                蓝天白云下(完结篇)
                                          ——第九杯茶  创作
    人,总会在失去的时候才会去后悔从前没能好好珍惜。
    舒君想着卓跃的时候,脑子里依然还会跳出赵辉的样子来。卓跃用陪伴和支持让她在失去赵辉的日子里慢慢走出忧伤,而这种陪伴现在也成了回忆的伤。
        原创文学网,赵辉留给她唯一的礼物,也是用不抹灭的礼物。因为太过珍贵,因为太过情深她无法接受卓跃的心意。但是,新的爱情早已经发生,这是无法辩驳的事实。
    当舒君推开卓跃办公室的门时,就像世界从新开了一扇窗。早已颓废的卓跃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在白日做梦。
   “卓跃,别来无恙?”
    舒君那柔柔的声音传入耳际时,卓跃以为自己幻听了。他甩了甩头,一脸的茫然,此时此刻他需要给自己一巴掌。于是,办公室里有了清脆的巴掌声。
   “你这又是何苦?”
    舒君上前拉住了卓跃的手,从指尖传来的温度提醒着他这不是梦境。
   “舒君,真的是你吗?”
    卓跃有些激动,抓紧舒君的手紧紧贴在自己脸上,似乎他需要那掌心的温度来证实这一切都不是梦。
   “是我!”
    舒君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早知道会让卓跃变成这样,当初也就不要那些陪伴,自然不会情根深种。
   “我以为,这辈子我们都不会再见。”说着,卓跃的眼泪都下来了。

    一个男人的眼泪,一个深爱她的男人的眼泪,可是,她要怎么去回报这份深情。
    两个人在各自平抚心情后才坐下,卓跃因为太激动,给舒君泡茶时还把手给烫了,但他却一点也不觉得疼。
   “已经很久不去
原创文学网了。”卓跃悠悠地说道。
   “是怨我吧?”
   “不,是觉得自己太无能。”卓跃自嘲道。
   “怎么会?如果当初没有你的支持,可能原创文学网也办不下去了。”
   “相比赵辉对你的深情,我那点爱太微不足道。我曾经想过,如果我是赵辉,我可能做不到像他那么伟大。因为他太过伟大,而我便无法超越。然而,我又无法停止那样想你。不再见你之后,我的文字也是苍白的……”
    卓跃悠悠地述说着他的深情。舒君静静地听着。所有的开始都因为那该死的梦想如果不是因为梦想,或许大家现在也都各自安好。
   “卓跃,谢谢你!谢谢你一路的支持和陪伴,还有你的心意。”
   “我知道,你无法接受我。我也知道,我比不过赵辉,所以,我不求别的,咱们还是像从前一样,只是为了梦想。在身体的渴望之外,在爱未尽的余热里,舒君就让我陪你在文学的路上走下去,好吗?”卓跃诚恳而深情地道。
    卓跃的话就像诗一样美。或许,人生路上真的需要这样一个可以一路相伴的人,不是为了得到,也不是为了身体的渴望,只是因为彼此共同的梦想。她的眼睛泛起了泪花,因为如果就此答应卓跃,她是多么的自私。
   “舒君,好吗?”卓跃那期待的眼神她无法直视。身体的渴望之外,爱未尽的余热里,那个知她懂她的男子,她如何能够拒绝。
    几天之后,舒君在原创文学网上发了公告,从前一直和文友讨论的接龙
澳门星际正式开写。舒君用颤抖的双手敲下了那些发自肺腑的文字。原创文学网,因为她和赵辉开始,但并不会因为她和赵辉结束。如果可以,她希望把他们的故事写成一个传说。一个个文友的名字划过脑海,就像一个又一个精彩的故事。
    上帝给你优秀,并非让你独享。所以,蓝天白云下,一个个鲜活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33 , Processed in 0.25298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