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777|回复: 4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长篇连载《这人不会写作,盗墓笔记红遍天下》第一季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6-7-27 11:13:1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将军不抽车 于 2016-7-27 18:00 编辑

偶尔上网查资料,看到有澳门星际《盗墓笔记》。该书我虽未曾拜读过,却久闻盛名。不过说实话,我可没太把它当回事,根据我的经验,估计只是能凑乎着,也就不错了。哪里可能真是有份量的作品?现在此书的七星鲁王部就在眼前,忍不住随便浏览了一下,这一看不打紧,简直吓得我一跳!作者不是写得差,而是根本不会写作,却使他的《盗墓笔记》红遍天下!
口说无凭,现暂以前几章略作分析,以见言之有据。
第一章是是血尸,可说是全篇的序言,真正的故事是发生在50年后的当代,而其根源却在50年前的一次盗墓,因而有了血尸这一章。因为这次从墓中盗取了古代的帛书才引发了以后一系列的故事,所以必须描写具体盗墓的详情细节,这是省不掉的,也不能仅用墓外发生的事情来侧写取代。当然作者可以暂时放过,在以后某一场景里再作补叙,这是完全可以的。由于我没有耐心往下阅读,无法确定作者是否在某处对这段极为关键之处作了应有的交待,还是就此阙失?暂时不敢妄加断言。作者补叙时,无论是通过人物之口说出,还是作者的概述,都必须再现那一场景所有过程细节(好坏姑且不论),绝不能三言两语搪塞过去,因为这一段在血尸这一章里是主体细节,没有它整章不成立!我想有无数读者看到最后了,究竟如何,一定有数。至于墓外发生的情景,也显示了作者不知文学为何物!
  作者写了一个血尸对“我”的攻击以及“我”的自卫和还击,尽管设计平庸,叙事简陋,毕竟有一个过程,我就不苛求了。但是,这却不是此处的重点,重点在“我”从三哥断手里获取战国帛书这一细节!整个盗墓情节是全书一个情节点,是通过取得帛书来具体体现的,非展示获取的整个细节过程不可(姑且不论其好坏)。可作者是怎么处理的呢?仅仅让“我”
从断手里强行取出而已,这么紧要的帛书就到手了,没有满足一个完整细节的要求,不用说是失败的,让人读起来干瘪无味,缺了回旋曲折的变化。本书属于通俗文学,更是要讲究这些方面。就是传统的严肃文学也不可有违于此,不过这种作品不作过分如通俗文学那样的张扬罢了。     
如果有人要说,墓下的三哥付出了断手的代价,还不够吗?还有那个血尸的狞恶,完全可以弥补那个细节的不足,那么我要说,那完全是两回事,混同不了一起的。三哥的断手也好,血尸的恐怖攻击也好,或者出于叙事的衔接需要,或者出于作为充实获取帛书的这个主体细节的需要,都是不能代替的,它一定得单独具有完整性,这是文学技巧所规定的!在墓外的所有细节中,无论是血尸和断手的细节,都是可以撤换掉,采用完全别的构想来替代,唯独夺取帛书变不了,因为这是作者预设的情节点,故事要赖此往下发展,所以说是主体细节!前面我说,墓中的细节是省不了的,如果作者在后面篇章补叙出来,纵然有三哥等夺取帛书的完整细节设置,也不能免掉墓外的“我”取得帛书的细节的另行安排。
作者在这一章里还存在着更严重的问题,更说明了作者不会写作。
(二)
在上一贴中,临结尾时,我曾声言血尸这一章里,看出作者还有更加严重的问题,本来我应该就来详加分析揭出的,因为这涉及到人物形象的塑造问题,在文学上可谓如天之大,故尔决定留到后面一个适当时候再来细评,务必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我这样改变主意往后拖延,绝不是最后拖而不办,更不是虚言恫吓,一味放空炮,我会言而有信的!在此我先略作提示:作者的这部七星鲁王是《盗墓笔记》的开篇之作,但却没有塑造出人物形象来,不是作者刻划得不成功,而是作者压根就不懂如何塑造!有网友会觉得不解了,随着澳门星际故事的展开,人物性格不是显露出来了吗?可我要告诉你们,不是这回事,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容我届时奉告!
现在把第二章五十年后和第三章瓜子庙放在一起合论。
第二章全部和第三章部份,写的主要是如何获得一个墓葬的信息,从而开始对其盗挖。故事情节紧接着50年前那场盗墓而来(顺便说一下,这是作者致命错误,与我上面要说的塑造人物形象有关),一个大金牙老头,是“我”这边家族的一个老熟人老痒介绍而来,目的是想核对一下他自己手里的战国帛书拓本,是否与“我”的爷爷等人50年前所盗的帛书一样。当然是不会让大金牙老头有个如意的结果,作者含含糊糊打发过去,不了了之。其用心是要引出大金牙老头带来的帛书拓本复印件,这可是未来隐秘墓葬的线索来源。而作者是怎样设计“我”将那复印件弄到手的呢?竟然是纯粹出于大金牙的粗疏,临走忘了从“我”手中收回,以致让“我”得以拍照留迹!这简直如同儿戏,作者想怎样就怎样,拙劣不堪,那和中学生作文有何区别?
首先,严格说来是不合常理的,大金牙老头是老江湖,所携的帛书虽是复印件,却是可以漏泄原件的信息,带来无穷的后患。作者尽管没加说明,看样子大金牙是不知其帛书上面那些字画是何玩意,但是他总会顾虑有人看到会懂的吧?眼前“我”的三叔就一眼识破其中暗藏的玄机。不用说,这样类似的可能性,完全会发生,再比如落到公安手里,是否会揪住不放,顺藤摸瓜?大金牙怎能不提心掉胆,把那复印件盯得牢牢的?所以他全部心思都在帛书复印件上,哪里会一时丢下掉头就走呢?不过我现在放宽标准,不就此抓作者的小辩子。但是如此的安排,给“我”拍照有机可乘,实属低下之极!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得来如此容易,怎能彰显获得神秘墓葬地址的难得和可贵?
不过换一个真正的作家,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通过精妙的叙事,照样可以大放一下异彩,以弥补构思的严重不足。但遗憾的是,作者原则上不懂如何叙事,只会把构思本身必然内含的意思照本宣科写出来,很显然他觉得只能这样!在这里说明一下什么是叙事,什么是构思,以及二者的关系。打开一本长篇澳门星际,首先会看到一篇故事简介,几百字左右,这就是构思,也可说是故事纲要。经过作者实际地去写,最后变成了50万字的东西,这就是叙事。这完全是两个程序,绝不能搀和在一起不分的。假定一个作家构思好了一个故事梗概,交给三个作家各自独立去加以叙述出来,由于各人叙事的追求不同,会产生三部不同的作品,尽管故事主体不变。构思和叙事又是密不可分的,因为叙事必须围绕着构思展开,而且构思自然带有原始的叙事基本内容。且看大金牙这段帛书遗忘被拍照的构思,必有书中那些现成话要说,否则事情就不明白,作者就把它说出来了,初学写作者只能这样去写!
真正的作家是要在大金牙因何遗忘上面作些文章,比如他和“我”正说话间,忽然听到屋外传来一阵笑声,他不禁顿时失色,慌不择路掉头就往外跑去,弄得“我”莫名惊诧。不久才见大金牙慌里慌张返回,索要复印件。原来那笑声就是大金牙的仇家发出的,他赶忙出门去窥探等,不一而足。当然“我”也不能乘机就拍了照,必须要遵循类似的处理,才使帛书被“我”偷拍获得丰富的内容,才能绘声会绘色,为下面盗墓张本。而作者呢,只会直来直去,一步到台口干巴无味!我只能说作者不是写得差,而是不会写作。
接下来三叔是如何识别帛书复印件是墓葬图的,写得简直让人笑掉大牙!待续。
(三)
三叔破解“我”偷拍来的帛书复印件,是至关紧要的一个细节,需作者匠心独具,精巧构思。这是任何真正普通的作家都必须做到的,更不用说知名作家这部经典力作盗墓笔记了!真正的作家相互间确有功力不同造成高低之分,但都不可绕过这段细节不予描写,象作者那么轻松自如地一笔带过,三叔经验丰富,一眼看透玄机!尽管作者自觉惶恐,没有让三叔当场解开帛书之谜,留待后面再行琢磨,作者并未把这个细节补出来,一句话就万事大吉,连怎么彻底弄明白都没有一点展露!我在上篇留话说,让人笑掉大牙,是不是过份之辞?一个初学者在家练笔,如此胡乱瞎写,尚可原谅,现在是红遍天下的作者大作,岂不滑天下之大稽?
先在这里说一下情节和细节问题,然后我再来分析作者这段奇文。一部澳门星际,无论中长短篇,都具有一个情节框架(现代派有些作品取消了这个规定,盗墓笔记却受此约束),由若干情节点构成,而每个情节点都由一定数的细节构成。我在上两篇贴子里曾称这样的细节为主体细节,是基于这样的细节是不可取消的,设计可作变动,但要表示的意思是不可更换的,因为与下面的情节点会产生解决不了的矛盾。除非你发现新改的细节意思更好,不惜把原先想好的情节进行修正。既然叫主体细节,必有辅助细节。辅助细节是为主体细节服务的,只因主体细节份量不足,必须由辅助细节来补充,才能显得内容充盈丰富!俗话说,红花虽好,还要绿叶扶持,辅助细节就是这些绿叶!而辅助细节从理论上讲,有无数可选择方案,实际上就那么几种最简单明了适合所需。辅助细节的意思是可以随心所欲变动的,只要不和主体细节发生冲突就行。
盗墓笔记写大金牙老头来找“我”求证带来的帛书,以及“我”偷拍获得,都是情节点上的主体细节,是为了推出三叔识破帛书深藏奥妙的前置,而三叔的作为是这三个主体细节的最主要的部份。这个情节点的力度够不够,就全赖于此了。作者为了追求墓穴的非同一般,在发现它的问题上肯定不甘平淡,不会允许得来的那张帛书照片,把墓穴标的一清二楚,任何人一看就知道来龙去脉了。这样还有何味道?这里并不显示作者有什么文学功底,而是一种自觉反应,中学生都会想到,因为这是生活所赋与的经验,无需受过特别的文学训练。要在如何做到出奇制胜,一般人就望尘莫及了,只有真正的作家才能实现。盗墓笔记作者既然说那张帛书上都是暗秘的字画组成,隐含着墓穴的位置等信息,常人根本不明所以然,包括三叔在内全国最多十人才可参透玄机,那么是什么样的字画就必须详加明示,可完全阙如!虽然作者写了一个狐狸脸,却很显然帛书不仅就这一幅画,还有别的。这里绝对不可省略的,是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字画,有多少幅,甚至是怎样排列的。这些字画如何实际暗藏着一张墓穴图。必须依据某种字和画的学术原理,解读才符合逻辑,令人读来信服,觉得真实动人。决不可毫无根据的胡编乱造,任意作为,要受生活的约束。既然是字画,作者必须将这张帛书图画出来,到底是何模样,光是文字说明是不够的!还有,不能让三叔一看就懂,必须设置障碍,叫三叔无法马上通解到底,尚需费力破译。当然也不能象本书后面写的那样,一句带过,三叔终于解开了这个谜底,完了!而是如何恍然大悟的,须得言之有据,与作者对字画的描述吻合无间,既在情理之中,又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如此这才叫文学!试看大作家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大仲马是如何写基督山伯爵获得法老藏宝图的前前后后的,就证明我非是刻薄对待盗墓笔记了。
我真想不通,作者如此能够下笔写去,能不感到难受死人吗?不禁让我想到我的一个亲戚长辈。他初学写作在79年,到了82年底,终于写成了一个完整的独墓话剧。之前他有很多话剧构思,都是写到半路写不去丢掉的。他自认为自己的独墓剧是全国最差的剧本,不过对他总是一种进步。那时他突然对一直当成范本摹仿的易卜生失去了兴趣,认为易虽是真正的大师,构思特别精巧深邃,舞台上演起来很枯造,哪象莎士比亚场面华丽热闹,吸引观众。与是他热心读莎剧,读得很有体会,比如他就发现莎剧第一幕提出的问题。到第三幕必须解决,然后情节发生突转(突转这个认识和用词,后来竟然在一本油印的话剧教材里发现,早已有之。令他颇为扫兴),进入第四幕,新的问题出现,第五幕解决剧终。我这位长辈解释为何第三幕要解决第一幕提出的问题,给出的理由是,观众坐在剧场里看剧,要是等到第五幕结束才知道结果,怎么能有那么大的耐心等待?早离座跑光了!所以第三幕必须解决,形成一个高潮,但这是假高潮,真正的高潮当然在第五幕结束时。
下一篇我细说我这个亲戚长辈与盗墓笔记作者的不同之处,中间还要插上一段有关文革期间文人逸事,纯粹是文化方面的。对盗墓笔记继续评点。本来只打算评到三章为止,现在打算往下进行。待续
(四)首先接上篇来谈我的这位亲戚长辈。他读莎翁剧本颇有体会之后,当然深受其影响和激励,不禁蠢蠢欲动,很想模仿其风格写一部大剧。于是他决定取材尧舜禅让的故事。当然他得先打腹稿,可他把开头的剧情加以想象描摹时,顿时感到气馁。这是第一幕的第一场(共分两场),要写尧决定让位给自己的儿子丹朱,理由是很崇高的,尧知道自己年龄大了,未免容易犯错误,致使有损于百姓利益,那是他不能允许的。而他的儿子丹朱实则是个恶少,凶暴昏庸,但他的恶行掩藏得不露痕迹,表面上是个合格的继承人。根据设计,丹朱肯定不能顺利接位,必然暴露其顽劣的本性,被尧废黜,尧另行选拔真正的贤德者,禅位给他作为天子。他放弃儿子而选外人,是宁愿对不起自己的儿子也不能对不起天下百姓。其实这里的基本情节就是尧让位给儿子不成,简单至极。怎么写出来呢?我的长辈在脑中转来转去,想象着人物在舞台上走来走去,但是觉得没法下笔。这个情节点,正如我在上一贴中所分析的,自然包含有原始基本内容,也就是上面写的那些东西。不会写作者只能把那内容展示出来,舖陈宣染一番,自以为这样就正确无比了,盗墓笔记的作者就是这么干的。(说句不客气的话,就在这样的低层次上,作者也根本没有铺陈宣染好,显得乱糟糟的,往往辞不达意)。这时我的长辈还不懂构思有了后,如何叙事的技巧,但是他凭直感觉得不可能这样写,写出来必定是失败的。于是他只好暂时搁置下来,心中无限苦闷。这就是我上贴说的与盗墓笔记作者不同之处,他能敏锐地感到不对劲,而不象盗墓笔记作者稀里糊塗往前瞎冲!
在这里补充一下,我的长辈对构思的理解。他从莎剧得到启发,认为一部话剧(也适合澳门星际)必须先获得主体情节,按五幕剧的结构,作为第三幕。然后向前后两头延伸,一句话,前头两幕就是从这个主体情节抽绎出一些内含来,本质上是对主体情节的重复,但形式上要创造出全新的情节来,不能采用主体情节成份在内,否则主体情节就被挪用了,到主体情节时就没法写,要不就是硬性重复,那是不行的。这里要强调的是,我的长辈认识没有错,但是莎剧显示的只是一种形态,如果你不能举一反三,那么你碰上其它异样的形态就糊塗了,无法变通运用我长辈的这个模式。比如这个模式适合用在一首短诗上吗?可以肯定的说适合!我最近每月写一部中型话剧,遵循的就是我长辈的这个教导。
我长辈想写尧舜禅让的剧被打了坝,真是无可奈何,空有构思而不知怎样完美地把它表述出来。拿讲故事来说,你单位发生了件事,你怎么样才能有滋有味地讲给别人听?不用说,不能简单地直陈事实,必须添油加醋,才能使故事变得动人心怀。构思和叙事差不多就是这样。
两个多月后的一天夜晚,我长辈送走了一个非常密切的文学朋友,拿起笤把扫地。三合一的地上撂满了烟头,太脏了。当他刚扫了一点之后,忽然他的手停下不动了,因为此时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绝对是实况,非是夸饰之辞),使他一下子明白了叙事的要诀,而且立刻闪出四个精准的字来,表述了这个伟大的原理!待续。
(五)
当时我的长辈灵光一闪,神明突来,不禁大彻大悟,窥破了叙事之奥秘。于是我的长辈立即动手写那部五幕历史话剧《帝舜的传说》,毫无留滞之处,一气呵成,写出了当时最优秀的话剧本之一!不过抱歉的是,我不能在此公布他发现的那四个字。但是我决非故意卖弄,实则有之,而且我也不是光打雷不下雨。在以上的贴字里,在论述主体细节和辅助细节时,业已春光早泄了!只是我谈现象而不谈本质,文学基础好的人极有可能登堂入室,斩获而归!在此我再更进一步,扶君上马,前程可望。
一次我长辈看电视,于丹正在做节目,在场一个楞头小伙忽然提出一个题外问题:于丹老师,您怎么看李白的《静夜思》?于丹不愧是学术大明星,她张口就来,回道:一虚一实,一虚一实。意思是,第一句是虚写,第二句是实写。第三句又是虚写,第四句又是实写。于丹是对的,因为这是古人早说过的。然而古人没有再深入分析下去,于丹就也再无话可说了。其实,这首名诗的前两句都是虚写,后两句才是实写。因为前两句没有内涵,可有可无,去掉后两句依然能够成立。我们祖先讲究一首诗的情节性,才有前两句的加添,表述了诗人对生活的特有体验,自有其道理。日本古代深受唐诗影响,却有所改进,将前两句砍掉,仅保留最后两句主体,从而创出了俳句体,也自有其道理。李白的这首诗,可看成是长篇澳门星际里的一个情节点的一个细节。后两句是主体细节。而前两句就是辅助细节,是可以任意替换成其它内容的句子,而该诗的澳门星际依然如故。后两句则不能替换,否则就不是这首诗而是另一首新作了!只就该诗而论,从整首诗的构思来看,后两句是主体(情节),前两句就是从主体中抽绎出来的内含进行表述,意近而辞不重复。这就是我在上贴中,传达我长辈受莎剧启发所获得的主体情节构思原理,以此为一篇话剧和澳门星际作品支撑点,向前后两头延伸。它是否也适用于一首短诗,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不过我漏写了向后头延伸的论述,现补上。向后延伸,就是主体情节的发展,更向前推进一步,使主体情节得到更完整的表现。那么李白的这首诗,能用它来解释吗?主体情节没有往后发展啊?它到此为止啦!是的,我承认,没有往后延伸,因为这样的古绝句无需后续,是体裁所决定的。不延伸对于那个原理来说,不过是特例,照样包括在该原理之中。就是澳门星际和话剧也会出现不往后延伸的情况,这要看主体情节是否具有终结性,不能生搬硬套。我长辈的原理包容了所有的形态,否则就不具备普遍性了。
在这么一大段论述中,暗藏着叙事的原理于其中,请仔细揣摩体会,必有所得!为了批评《盗墓日记》,我不得不亮出我对文学写作的观点来,但是我又不愿毫无保留地和盘托出,所以藏头露尾。对于评点盗墓日记足够用了。提前说一下,我的文学见解均受教于我的长辈。他已将文学写作从纯理论,锤炼为技术化了!你们看我谈的是否很具体,处处都是实操,怎样写才对,而没有空谈澳门星际人物形象那些不可把握的大道理?这留待以后再详论。下一贴将论述盗墓笔记的四、五章。待续。
(六)
我们接下来继续谈《盗墓笔记》七星鲁王部的第五章水影、第六章积尸地、第七章一百多个人头。
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这几章相对前面四章,多少有点模样,因为都是怪力乱神。而作者笔下的怪力乱神,又没有任何制约规则,反正任他想怎么扯就怎么扯,所以多少能诌一些事来。不禁想到有些杂志社对于投稿要求,明确规定不得写鬼,理由是一旦有鬼就没谱了!不是说不能写神魔妖异,但是必须在一个设定的范围内,这样就有规矩可寻,这是文学的不变原则。那些纯现实主义不用说了,稍有出格就会被人视为不通。那么象作者这几章写的恶鬼妖魔,写那个姓张外号拖油瓶的年轻人,是否可任意作为?当然不行!什么是一本澳门星际里的规矩,由谁来订呢?当然是由现实生活来订!不是现实的正常状态,而是现实的可能状态,也就是说,是由人类现阶段的可能知识作为基准,不得有所过度超越。或者是大众历史传统认知的事物,也是允许的,比如关于鬼神的传说。否则读者就难以接受,就不想再读下去了。这几章里所描写的尸蹩,变的如此巨大凶猛,威力惊人,就没什么根据,除非它们受了现代科学知识有关生化感染所致,而显然没有作此交待。作者为了追求惊怖效果,随心所欲,其实反而使读者觉得不可信,因而达不到作者的预期效果。外国根据澳门星际改变的《侏罗纪公园》明显属于科幻类作品,却受着当今科学知识的制约,因为人类已经可能通过基因复制恐龙,这就有所依据了,所以能够满足观众求真的心理愿望。拖油瓶和那个千年傀女也犯的类似毛病,其来无据。
然而作者的败笔主要在于没有完整的细节设置,与他前几章犯了同一错误,这是不可原谅的。尸蹩也好,傀女也好,和姓张的拖油瓶发生的生死恶斗,都是残缺不全的,拖油瓶都是绝对胜势,一招致敌于死命,因而没有写出变化来。不但要写出双方的争斗之反复,而且从中要贯穿人物的性格于其中,不能简单地光图胜负的好看。要知道,澳门星际最重要的是对人物形象的刻画!作者只写了一种状态,形成不了完整的细节,事态都不全,自然更谈不上去写人物了!
那位老头子向导和中年船主之被尸蹩袭击残忍杀死(是其它更可怕的妖孽杀死也一样),被吞食,作者没有正面描写是对的,因为他们不是场景上的主角,是为主角服务的,应于侧写,但不能不写!现在只有他们惨死的一种结果,作者必须通过概述的方式(通过人物之口讲述也行)交待他们是如何被害的过程,必须做到合乎情理而行文同样要有变化。未料又是轻轻带过,作者根本不懂这是不能任意含糊过去的!
船撑到洞口,必须对洞口所在的周边环境作交待,以使这个洞穴变得厚重,也是我在上面的贴子里所说的主体细节和辅助细节的问题,不光限定在写人物行动方面,这种对事物状态的描写也要遵循这一原则!
第七章一百多个人头里旅馆女服务员与“我“和三叔的对话,空洞无物,作者一点戏都写不出来,以为这个服务员只是借来一用,说出三叔一帮人需要的什么山体塌方的信息就完成任务了,不知这是一个细节场景!真是奇芭作者!待续。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2016-7-27 11:52:37 | 只看该作者
注意一下排版格式,首行缩进两格,字号4号,方便大家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发表于 2016-7-27 12:51:07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古龙的很多澳门星际我都看过,然而看过了,很难对其他澳门星际提起兴趣。我推荐你看看周德东的恐怖澳门星际,不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发表于 2016-8-1 21:08:25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首先,若要评价这一部神作,请把整个系列完整看一遍!     盗笔系列正文有9部,番外篇《沙海》有4部,番外篇《藏海花》2部,番外篇《老九门》《他们在干什么集》     血尸是个谜团,盗笔是个悬疑澳门星际,这里不介绍是为了设谜!详情见盗笔大结局。     那个血尸在大结局里也介绍了,是他的二哥在下墓后中毒变得,血尸并没有想要杀他的意思,要是有,早杀了,只是单纯想要给他东西而已,但他又不知道血尸是他二哥,当然把它打翻啦!!     其次,你又没看过全集,你怎么就能辨别大金牙留帛书不是故意的?后面都交代了,大金牙是故意的,帛书是大金牙从史上最大的盗墓活动里拿的,给吴邪就是因为他爷爷的狗五爷,而史上最大的盗墓活动就是老九门操办的,狗五爷又是老九门的人,所以大金牙当然要来打探啦!这个也是故事的开端,后文有介绍吴邪认为帛书就是大金牙留的,后来也碰到交代了!     第三,你说是按什么排列的?当然是按数字喽,那书上又不是没有介绍?     第四,你说应设障碍,让三叔一时破解不了,这我又要说了,你看完全集了吗?第一部本来就是给后面几部做铺垫的,单独看并没有什么趣味,那你认为读者会为了看解谜,而去耐心观看这第一部?当然要快点写,快点来后几部啦!     第五,你说他写恶鬼妖魔,但他写恶鬼会动吗?这是盗墓贼的谨慎好不好?才写黑驴蹄子什么的。     第六,你说写尸蹩没根据,那你说吃死人肉的虫子有什么根据,你难道见过吃死人肉的虫子?     第七,你说他们争斗要反复,但你知道闷油瓶是谁吗?东北张家!!发丘中郎将!!你知道有多厉害吗?!还和它们争斗?你真逗!     第八,你说应该介绍那老头是怎么死的?我想说,作者是第一人称!第一人称怎么写?主角又不能空间穿梭,他又没亲眼见老头怎么死!!     第九,你调侃那个服务员,只出现一次,那还不当然喽,你还想把那个服务员和吴邪三叔一起闯荡吗??     最后,我想说,评价一部澳门星际先请看完!!特别是一部悬疑澳门星际!!悬疑澳门星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6-8-5 19:12:11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将军不抽车 于 2016-8-5 19:17 编辑

血尸大结局里仅仅作一概括性交待是不行的,必须重现整个过程,自然过程要符合细节构成的原理。根据你的介绍,实际上是不具有完整细节性的,属于不合格的败笔!大金牙留帛书是故意的就能为作者辩护了吗?故意的和疏忽遗忘的,都不能让“我”这样直接获得拍照的机会,那不是想怎样就怎样了吗?以此类推,什么细节都是如此进行,那么还要作者苦心孤诣构思干嘛?想这样来写作高中生足够了!帛书既然是个隐秘的墓藏图,必得细加交待,必须合理,要使读者觉得既奥妙又可信,才有艺术性,吸引读者的兴趣。作者为何不直接让帛书就是墓藏图,而要故弄玄虚设计只有三哥这样的高人才看懂?目的显然不想一步到台口干巴无味!而他又不懂光这样不但不行,反而让人发笑其写作技术之差!第一部随你怎么为后面做铺垫,为了玄疑,把很多问题留到以后揭晓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因此使这前面的叙述空洞无物,那就必须设置其它相关的事情来补充,绝不能为了后面牺生牲前面!你也承认,单独看没什么趣味,仅这个就不可原谅作者。别说整个第一部没趣味是荒唐的,就是一小段没趣味都是不能允许的,我相信没任何一个够格的作家会不同意我的话的。金庸的长篇澳门星际够厚的,有那么一小段会如此吗?《蜀山剑侠传》500万字长篇,你都找不到一处象盗墓笔记的!闷油瓶再厉害无敌,都不能简单没有转折就取胜,真作家都知道如何设计出来的,在此我就不详说了。第一人称不能叙说老头是怎么死的?可以从老头死的模样和留下的迹象,合理的由在场某人推论出来。假定再不行,可在老头身上掉下一封预留的遗书,详叙了可能被杀的具体情形,因为老头知道自己有此风险,故作此预备,以免别人不知,乱猜想自己。方法多种,我只是随手举出一例。旅馆女服务员尽管用过就丢掉,她却是那个细节里的起作用的人物,不仅那个细节要有滋有味地写出来,还要简单勾画一下她的性格,否则又是干瘪无味,叫人难受。这样的澳门星际送到杂志出版社,编辑只要看了第一章血尸,就会立刻丢到字纸篓里报废,因为下面不可能好的!当然现在是有人好办事。给我一定的与论操控权,我能把网上任意一首打油诗捧成世界名作,大众信之不疑。不过我是没能力调动与论,除非我出身有势力的家庭,比如家长是文化名人和媒体高管,那就游刃有余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2:52 , Processed in 0.43968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