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54|回复: 2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短篇澳门星际] 产权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产   权(短篇澳门星际
      上午7时,东进建筑涂料有限责任公司的生产区内,上班者的脚步在繁乱地编织。公司提出的“十大不准”,个个令人胆寒。
      本来8:30分才上班的技术研究开发中心,今天何东亮主任,似乎有点超常。8时未到,便驾着他那部嘉玲牌,如中邪似地,哒哒地往技术中心驶去。一经踏进办公室的门槛,便翻开他那记事本,唰唰地写个不停。
      昨天他列席参加了公司懂事会。董事长陈炳森是一位吃了百岁嫌命短的家伙。公司现在生产的八大系列,50多个品种,个个少不了研发中心的参与。现在他又提出要用涂料,去架构楼(屋)面的隔热防水工程。创造出属于他的世界。
楼(屋)面的隔热防水,历来离不开“隔”。历史上那厚重的隔热层,对隔热仍无动于衷。现在要指望用那么几个毫米厚的涂层隔热,岂不是老虎身上抓瘙,无事找事?
       那天何东亮,在对项目的会议定位时,提出可以从材料的组合,材料的分子结构等方面进行突破。
      陶杰,这位大学化工材料专科的学子,在接过何东亮的话茬后,说:“关于楼(屋)隔热材料的搭配,自然需要Titanium dioxide; Ultramarine blue; Inside the white paint material;Cobalt naphthenate. Naphthenic acid manganese,只要搭配合理,将会起到较好的隔热效果。”这些化工材料的单词,在教科书上,本来是用中文表述的。但陶杰却有意在这里混血。从而体现他脑中有料。
      在研发中心中,郭华属于另类。在一次关于内墙涂料配方的研讨上,他语出惊人:“把群青用作内墙涂料,是材料使用的错位。群青不容易吸水,用于内墙会造成墙体发霉,变黑。”他的口出狂言,立即引起在场者的面面相觑。连出自肖强总工之手的配方,也敢于否定,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对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敢于当众否定自己多年来的研究成果,自然不敢小视。当肖强重新翻阅相关的化工专著进行审理时,证实了郭华意见的正确性。想不到,这竟成为郭华走进技术研究开发中心的资本。
      在郭华上班的那天,面对桌面上摆放的量筒、仪表仪具等,他拔来弄去,就是不会操作。一旦操作起来后,数据如何提取,仍是个白痴。坐在对面的陶杰,看到呆手呆脚的郭华,在自言自语地说:“看来,搞科研不同于乡间背犁耙,翻泥坯那么简单啊!”说完,他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那天,在关于楼(屋)面隔热防水涂料的定位上,郭华又语出惊人。他说:“既然楼(屋)面隔热防水层,经历了几代人。但其效果只达到实际的30%,证明 ‘隔’是个错位。现在,我们如果仍围绕着那个‘隔’在打转,等于走进别人布下的迷魂阵。我们要创新,就得连同它的方式、土壤一起端掉。”
      郭华说的那句话,不是在座的,就连老祖宗也未曾想过。难道他又在异想天开?是中邪吗?
      陶杰不愧为具有专业知识的人。他说:“你那个连根与土壤都端掉的说法,靠谱吗?连一个立足之地都不给,从哪创新啊。异想天开吧!”说完他面带笑容地,朝何东亮对视了一眼。
      一个好的创新,自然需要一个好的立论。面对眼前一个带剌的剌猬,正苦于无处着手时,忽然有人站了出来试刀。何东亮自然支持了郭华的设想。
      在技术研究开发中心,操作仪器的唰唰声,提取材料的啪啪声,汇制成一曲曲合奏曲。但郭华似乎心不在焉。他不时地放眼窗外,然后朝何东亮望了一眼。当他凑到何东亮桌前时,悄声地说:“主任呀,我觉得坐在这里闷着,倒不如出去走走,也许能获得新思路啊!”
     “你有什么构思?”何东亮问。
     “我的意思是,对目前建筑楼(屋)面的隔热防水现状,进行一次调研。如用户为什么叫苦不迭,为什么治而不终?总得要找到它的根啊!”郭华说。
      经过何主任的应允,郭华如一只笼中鸟。通过现场考察,他对大江南北建筑楼(屋)面的隔热形式,所采用的材料,形成的效果,展开了一次全方位调研。
      表明:我国南北温差较大,而楼(屋)面的渗热与渗漏,均与太阳的酷热有关,是楼(屋)面热胀冷缩造成。只要楼(屋)面的温度,恒定在一个固定的范围内,隔热与防水必然一次到位,也是1+1=1。
      找到了问题所在,郭华便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选择了一个单间,把自己关了起来,以理清他的思路。
      在热力学鼻祖傅里叶的专著中,热传导有三种方式。郭华紧紧抓住热可以反射作为突破点。他找出了一种对太阳紫外线,具有相斥或完全反射的化工高分子材料,制成了一个产品模型。后经过一个多月的修补、试验,证明达到了极佳效果。
     于是,郭华把产品的模型交到何东亮手中。面对置放在桌面上的产品模型,何东亮时而侧目视之,时而在不断地调整他的审视目光。在左盼右盼地进行一番审视。然后把模型置放到阳光下暴晒。一个小时后,当他用手触摸涂层表面时,觉得冰冷如霜,征明照射到涂层表面的太阳紫外线,被完全反射了出去。
      何东亮在自言自语:“如果是这样的话,是要改造地球了。难道奇迹就在名不见经传人的手中?奇人奇事,就在民间?”他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从传统的观点看,楼(屋)面的隔热,在于“隔”;屋面的渗漏,在于“补”。但其效果是:楼(屋)面的隔热,只达30%,70%的屋面存在着程度不同的渗漏。现在的郭华,采用了一种热反射理论,把楼(屋)面的隔热、防水放到一个统一体中,一次性地解决。这在我们国内,从来没有人考虑过。就连国际市场也没有先例。他在暗暗地佩服这位名不见经传小人的勇气与才华。
      一天,何东亮把郭华召到了他的办公室,问:“你经过了多少次试验,靠谱吗?”
      “我经过了几个月的试验,证明没有意外?”郭华如实地说。
       科技人员的生命在于创新。职务晋升、职称评定、论文发表等,均少不了创新。现在有人在茫茫的大海中,为自己抛来了救生具,正是自我救续的极好机会。
于是,何东亮悄悄地凑近郭华的耳边,低声地说:“此事千万不可外杨,包括我们中人。待我们通过进一步的试验,证明效果后再作打算。”
      从此,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何东亮与郭华,整天地浸泡在实验室里寸步不离,显得神秘兮兮。
      看到何东亮把自己甩在了一旁,作为课题主管的陶杰,在不断地自问:我这个课题组长既不是摆设了?你那个连ABC是个什么玩儿都不懂的郭华,凭什么资格在这里抢尽风头?陶杰心事难却。
      这一天,郭华独自地行走在通往厕所的大道上。于是陶杰迎了上去。他凑到郭华的耳边,低声地说:“郭大人呀,你是我们中心的红人,我得向你叩头了。现在我得请教你一个问题,你知道这个怎么个读法吗?”说着将他手中的纸条递了过去。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practice?这是什么意思呀?我的修行有问题?能告诉我吗?”郭华在问。
      “你的事情,你自己惦量。”在陶杰看来,是郭华砸了自己的饭碗,缺德!但当他转过头来,细细地一想,又觉得郭华太不同往时。现在连这句英文,他也能立即读懂。无非他进了仙山,接受了那位高人的造化?。一旦他有了什么创举,就等于将自己从天堂打进了地狱,是灾难啊!陶杰在想。于是架在仪器里的手,在拔弄着什么他也不知道了。
       那一次,郭华因事前往公司一趟,可是中途又中邪似地扎了回来。当他在靠近门户时,突然传来翻动东西的沙沙声。于是他悄悄地贴到窗前,往里看。只见陶杰在他的办公桌里,在胡乱地翻动着。见状,郭华劲直地往里走。被吓得面如土色的陶杰,立即应招地说:“啊!郭大人,真不好意思。我的钉书机坏了,是来找钉书机的”。
      “也许你弄糊了吧!我这里哪来钉书机?”明知,这是项目检验室,是何东亮特意为郭华配的。从来就不需要什么钉书机。
      “我记得你这里曾经有过钉书机啊。”陶杰无事找茬地说。
      “我的房门明明上锁了,你是如何进来的?”冷不防,郭华的提问,使陶杰措手不及。
       “你的房门那锁啊?我过来时只半掩着,于是就进来了。”陶杰歪编着说。
       自从有了那一次后,便引起了何东亮与郭华的注意。在何东亮的眼里,一人打虎一人得,二人打虎二人分,多人打虎,待到手时,也只是半斤八两了。
      于是,何东亮找到了陶杰。说:“你那天私闯郭华那间房何意?现在我必须对你说清楚,由于业务的需要,没有经我的批准,除郭华外,那间房任何人不得内进。我们都是技术中心的人了,有什么成果也少不了大家啊!”何东亮的讲话,具有纪律与安抚的双重作用。
      看到项目慢慢地有了结局。于是何东亮,凑到郭华的耳边,悄悄地说:“出于安全的考虑,今天你得把项目资料整理好。下班前,交到我的手上。不准对任何人说,否则性命难保啊!”
      “性命难保?”这是什么意思呀?难道创新就得丧命?郭华自然多思了起来。
      那天上午8时,技术中心的人员,呆呆地坐在那里,等待着何东亮的到来。因为按照常规,是要开班前会的。可是8:30分已过,仍不见何东亮的影子。以为何东亮参加什么活动去了,于是大家才挪开了自己的脚步。
      上午10时,公司来电,通知何东亮开会。接电话的陶杰说,何主任至今没有来。
可是,过后打何东亮的手机时,处于关机状态。于是公司便派人到他的房间找人。但现场里,铺盖与人一同消失。
      报警!110匆匆地涌来了几个人。经过现场取证,不像凶杀,倒像逃跑。于是立即引起了公司高层的恐慌。
      于是,主管技术工作的肖强总工,突然想起何东亮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技术中心最近可能获得一项重大突破。他的失踪是否与此有关?
      于是肖强立即提起脚腿,跑到了技术中心。
      “最近一段时间,何主任与郭华一直在那里秘密行动,我们不能靠近。郭华应该知道此事。”陶杰甚是积怨地说。
      “最近我发现了一种热反射涂料,可以用作楼(屋)面新型的隔热防水层。在项目设计基本成型后,何主任参与了一些实验。昨天下午,他要我把项目资料整理好,一齐交给了他。”郭华对肖强于是说。
      “啊!他拿项目资料跑了?我们得立即采取措施,否则效果难以想像!”肖强讲话掷地有声。
      董事会的紧急会议召开了。决定成立一个专门小组,由郭华为项目技术的总负责,组织实施生产。
     约过了三个月,郭华浏览了国家知识产权网站。一个意外发现,几乎要把郭华击倒:
      专利名称:一种热反射涂料;
      专利号:ZL 20 1 XXX 55. X ;
      专利人:何东亮
     虽然专利仍处于公示阶段。但四年过后,就会名花另主了。于是他把这一意外,报告了总工肖强。肖强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小郭,你必须如实告诉我,一种热反射涂料,是谁最先发现,又是谁把它制作成型的。这已关系到企业的成败!”肖总负责技术工作多年,深知技术领域的复杂性。于是严肃到了不由分说。
       眼看,一个由自已独立研制建立起来的成果,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落入他人手中,本有不甘。现经肖总这么一说,更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原委对肖强总说了一遍。
       现实是,那天在匆忙中,配方最关键的技术成份,仍在自己手中,可以另一种名称申报国家发明专利。但本公司开拓的技术,竟成为别家的生产力,不就为别人提供了将自己打倒的棍棒吗?还有,一旦别家形成了生产力,就等于多了一家竞争对手。以其被别人围欧,倒不如走一条天马行空的独家门道。现在是如何清理路障了。
        于是,一张以东进建筑涂料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状告何东亮窃取本公司的核心技术,申报属于他的发明专利,告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请求判定:一种热反射涂料发明专利,专利号:ZL 20 1 XXX 55. X,属于窃取东进建筑涂料有限责任公司的核心技术,必须立即宣布无效。
        接到东进建筑涂料有限责任公司提交的申诉材料,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温水煮鱼的办法,进行协商。面对各执一词,已上升到法律程序了。
        “何东亮,原为东进建筑涂料有限责任公司技术中心主任。今年三月,在窃取公司的一种热反射涂料核心技术后,潜逃到建能涂料有限责任公司,利用窃取的核心技术,申报属于他的发明专利。请求法院判定该专利非法,并判定何东亮具有窃取罪,责成何东亮赔偿损失50万元。”在法庭上,东进建筑涂料有限责任公司的辨护律师曾国东,作了如上伸述。
       “一种热反射涂料,为建能涂料有限责任公司总工何东亮的自主发明,已有了法律保证,何来窃取?请求法院维护知识产权的严肃性。”何东亮的辨护律师黄平平,似乎在声张正义。
       “何东亮于今年三月十日,偷偷离开了公司。在离开公司的当天下午,要郭华把项目资料整理成册,交到了何东亮手中。当天晚上十二点,有人看见何东亮背着行旅,悄悄离开了公司。他申请的专利,就凭借这一资料获得。”曾国东律师作了以上证词。
       “是否有此事,请何东亮回答!”庭长伍为仁在问。
        针对庭长如此一问,何东亮早有意料。于是悄悄地向郭华斜视了一眼,后慢慢地说:“记不得了。”
       “请问郭华,是否有此事!”庭长在问。
        法庭是一个战场,对立双方唇枪舌剑,开刀见红,是容不得情面的。何东亮与郭华曾在同一单位,郭华是何东亮的枪手,属于上下级关系。现在作为敌对双方出现在战场上。是刀下留情,还是开刀见红呢?作为郭华,他代表着公司出庭,只要他有丝毫的闪失,公司必然日落千丈。如果他劲直地行进一步,必然向何东亮撞去了刀子,等于往死里打。但面对寸步不离的肖总,他已没有退路了。在出庭之前,懂事长陈炳森找到郭华,要他敢于撞穿过往的那层纸,要开刀见红,说真话!郭华也当即作了表示。
        “这个…..。”听到庭长的问话,郭华迟疑了,欲言又止。
        “要讲真话!”坐在他身旁的肖强总工立即提高桑门地说。于是处于迷蒙中的郭华,突然惊醒了。
        “那….那…..天,上班不久,我把项目资料整理好后,亲手交到了何主任的手里。”郭华支语地说着。
        “何东亮,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庭长问。
        “记得那天郭华没有把资料交给我啊。”何东亮以似乎肯定地说。
        “那天郭华在整理资料时,自然留了一份底,现在底稿就在这里。”曾国东律师补充着说。然后把那份底稿向空中摇晃了一下,并发出噼啪!的一声。
        “请把底稿交上来!”庭长朝曾国东律师面照了一眼后说。
         听了庭长的叫喊,曾国东律师立即把底稿呈了上去。
        “何东亮,这是资料的底稿,你收到此份资料吗?”庭长持着上交的材料,向空中杨了杨说。
        “好像没有啊!小郭,你真的把材料交给我了吗?”何东亮似乎模糊地说。
        “是当场交给你啊。你拿了材料后,便立即离开了技术中心。”郭华是按照事实的原委进行表述,态度似乎温和。
        “即使何东亮拿走了项目材料,离开了公司,也是合理合法。因为创新项目是在何东亮的主持下设计出来的。专利属于何东亮本人,无可非议。”黄平平律师在辨解。
       “何东亮受聘于东进建筑涂料有限责任公司,他在技术中心工作了五年,属于带薪工作。按其性质,所形成的一切技术及知识产权,均为公司所有。不管项目是归郭华设计,还是何东亮设计。把公司的知识产权资料,作为自己的专利进行申报,便是非法。更何况,项目的设计从此至终均由郭华一人独立完成,更是非法。”曾国东律师在申辨。
       “在法院讲假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何东亮,你是否拿走了那份郭华交给你的资料,必须如实地说。”庭长问话的分贝突然加大了许多。
       “我好像没有拿!”何东亮似是而非地作答。
       “是拿走,还是没有拿走,不能说好像。资料到哪了。”庭长更是直截地说。
       “没拿!”何东亮以似乎坚定地说。
       “那你那个一种热反射涂料,是你到建能涂料有限责任公司后,由你自主创新?”庭长在问。
       “是我利用业余时间创新的,后卖给了公司,再由我主持开发性生产。”何东亮说。
       “公司给你多少钱?”庭长问。
      “50万元。”何东亮说。
      “请双方出示项目的科研与检验记录。”庭长说。
       曾国东从郭华手中接过了共三十页的项目设计与检验记录。全是手写体。后经过法律的鉴定,均属于郭华的亲手。起始时间的跨度共13个月,符合操作规律。
        “何东亮!请把你的研制记录交上来?”庭长追着问。
         “我不用记录,全用电脑操作。”何东亮手足无措地说。
        “请把在电脑里的记录打印出来上交!”庭长说。
        “要打印才行啊。”何东亮推脱地说。
        现在休庭三天。到时再审。到时何东亮必须把全部的研制与检验的原始记录交上来。
       经过三天休庭后,进行重审时,何东亮说:电脑中毒,材料丢失,已无法上交。
       “辨方分明在讲假话。电脑中毒,可以通过杀毒,便可把材料找回来。项目的核心技术,由郭华整理好后,整体交给了他。根本就用不着研制和重新检验程序,自然就没有了研制与检验记录。”曾国东律师说。
       “何东亮是一位化工高材,对化工稔熟,且工作多年,创新可以一气呵成。研制不用记录不足为奇。”辨护律师黄平平在辨解。
        “以何东高的说法,创新项目是他到了建能涂料有限公司三个月后,通过业余时间发明。面对如此重大的发明,查阅资料,形成思维,后进行配方设计,还要进行一系列的试验与检验。三个多月前后共一百来天,一气呵成的说法,实属是在编制,不符合科技研究的实践。”曾国东律师在辨驳。
       “何东亮,你必须把研制与检验记录交出来。否则作盗取东进建筑涂料有限责任公司的知识产权论处!请问你还有什么说法吗?”庭长在问。
       “我没有什么说法了。”
        “本庭宣布,一种热反射涂料的发明专利;专利号:ZL 20 1 XXX 55. X ;专利人:何东亮,本发明专利无效。本项目的知识产权属于东进建筑涂料有限责任公司,证据确凿。待本庭重新上交相关的审理资料后,由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撤销处理。何东亮的50万元的收入非法,必须如数地交到法院。在本庭宣判的三个月内,如有不服,可以上诉。”
       随着审辨长的一声令下,一种关于热反射涂料的知识产权归属,终于尘埃落定,名花归主。
       在法院作出宣判后,何东亮仍有不服。认为一种热反射涂料,是在他的主持下,由自己参与的设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在项目的申报与相关业务的处理上,应该考虑这一面。
       最后庭长说,这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按照中国法律的惯例,叫作一解归一解,即一案归一案。相关的业务处理,可以与原单位协商。相信只要协商好,功与过,罪与非罪,可另当别论。
        何东亮的令利智昏,为了一已之利,置法律与道德于不顾,对于当代的从业者,也许是一个借鉴。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前天 16:24 | 只看该作者
做什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欣赏文友佳作,期待日后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08:09 | 只看该作者
谢谢老师点评!早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39 , Processed in 0.23558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