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283|回复: 6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短篇澳门星际] 饭 桶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5:5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饭                               桶
      
      
看着挂在存旧厂门柱上的厂牌,白色的底漆已经发黄细微的裂纹相互缠绕形成一小块一小块不规则的形状,留下了岁月蹉跎的痕迹,只有那黑色的大字《广西柳州市玻璃厂》庄严肃穆依然如故。门柱左边挂着的《中国共产党柳州市玻璃厂党委》的牌子虽被砸坏了,却歪歪斜斜的挂着。他手拿一把没有了的大铁铲站在厂门前,流失的岁月一幕幕在脑海浮现。
            
他快要出生时正闹饥荒,为能顺利生产,父亲将家里的口粮都省下让母亲吃饱,生下他时父亲的希望就是他今后都能吃饱饭,于是给他起了名字叫范餐饱。范餐饱进厂定为普工工种,专用工具是一把大铁铲和一辆铁制的大统车。他干的活是勤杂工,拉煤、拉原料、拉废产品,那是工厂最辛苦、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工作。沉重的体力劳动增大了食量,他拿的饭碗比常人大一倍,每次就餐大碗盛饭压得结结实实,大口大口吞食干净,碗里不留一粒米饭,如是得了一个人人皆知的绰号 -------“饭桶”。
      
饭桶二十多年他辛勤劳苦从无怨言,而且与人交谈和开会都会说:国营工厂就是好,吃饭有食堂、看病有记帐单,住房有分配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要好好工作就行了。
      
他积极肯干得到领导重视和培养,当了仓库主任。仓库主任大大小小也是干部,假假点也是个武状元,照样可以座办公室,一张报纸一杯茶。但当了干部的他仍然保持做勤杂工时的作派,吃饭照样拿大碗,每天必定拿着铁铲拉着大铁车干上一阵,不同的是与人交谈和大大小小会议说话少不了这句话:“党是我的亲爹娘,我听爹娘的话,和群众打成一片。”
      
国有企业改制的浪潮席卷而起,饭桶的思想受到从未有过的冲击,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十来人的私人小作坊,收为国有企业后经过大家多年努力奋斗,增添好多新厂房和新设备,资产少说也有千万,成为数百人的中型国有企业,要以极其低的价格卖给私人。更令他焦心的是,工厂被卖给私人,他与大多数工人同样逃脱不了下岗的命运,同样买断工龄。买断一年工龄六百多元,他算了算自己拿到一万多元就得离开工厂,离开一直十分满意的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
      
工人们反对贱卖工厂,反对将国企变为私企,自发在工厂门口静坐示威。饭桶拿着他的大铁铲站在工人最前排,面对前来的上级主管,饭桶心情悲愤交加,大声质问:“我们艰辛发奋几十年才把资本家手中夺过来小作坊建设成为几百人的国有企业,凭什么贱卖给个人,我们加班加点不分昼夜的劳动价值一年只值六百元吗?”
      
工人本就如一堆干柴,鼻孔冒出易燃火气,饭桶的质问成为导火索,一齐呐喊:“反对贱卖工厂。”
      
群情激愤,年长老工人中有人昏厥,静坐的人立即骚动不安,随时可能发生暴力冲突。警车和救护车载着和医务人员到来,将昏厥的老工人被抬上救护车送走。警察看到大声说话的饭桶手里拿着大铁铲,立即将他带回去警局问话,被押上警车的饭桶的喃喃自语:“共产党是我的亲爹娘,难道亲爹娘真的不要我这个儿子了。”他声调如没有娘的小鸟一般悲伤,虽然极低,但人人的耳里都听得清清楚楚。
      
警察押走饭桶的同时,限制住情绪激动的年轻人,一场眼看就出现的动乱就这样悄悄的平息了。
      
好友“九哥”把饭桶从警察局里接回厂,九哥一路走一路说:“共产党没有办不成的事,七千多万工人都下岗了,静坐闹事有什么用?下岗摆明了国家要抛弃这一代人,黑猫白猫捉得老鼠就是好猫,闹事不如找事做,摸石头过河就是机会,有机会就不会饿死,还可能过得更好。”
饭桶想明白了九哥的话,与党的政策抗争、闹事,必定失败,不如找事做。
      
他心有不甘的拿起大铁铲,走出工厂。走到厂大门的时候朝党委的牌子举起铁铲就是一铲,不过牌子却是砸不坏的,只是将牌子砸得向右倾斜。这一铲以后,工厂虽成为了私人企业多年,但挂着的厂牌依然如故,党委的牌子也就这么一直斜着。
      
劳动力市场旁边一辆卡车缓缓向前开,一脑袋从车窗中伸出大声喊:“十五人上车。”一大帮人扛着铁铲打临工的人拼命争抢着扒上卡车。这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农民工”,他们没有“铁饭碗”,是最廉价的劳动力,做的是最苦、最累、最脏、最危险的工作。饭桶为养家糊口夹在农民工中抢活干。他在工厂做的是普工,拿的是铁铲拉的是大车,虽没有特殊把技能,但身体底子炼得极好,有一身横力,他看到农民工中身强力壮的天天抢到活干,体弱的则经常捞不到活干,就时常把能抢先上卡车的机会让体弱的,逐渐在大家心目中有了一定的地位。
            
      
为对付老板利用农民无序相互争抢活干压低工钱的情况,他给大伙讲抱团取暖的道理,并成立了组织,组织命名“铲子队”。 “铲子队”专制了袖章,发给每一个人佩戴。袖章颜色样式和警察的袖章一个样,只不过袖章上面一排白色小字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间是二个白色的大字“农民”。 “铲子队”成立后自觉的维护临时劳动力市场,还制定了统一的劳动价格,来招工的老板必须按统一价格给付劳动报酬。大家不但劳动的机会平等,报酬也得到了提高,饭桶也就自然而然被认可为铲子队的老大。
      
大城市房地产开发公司多,活路就多,工钱又比小城市高,饭桶决定组织“铲子队”到大城市找饭吃。
      
“铲子队”来到大城市做建筑工,虽生活流离颠沛,劳作艰辛,劳动报酬觉比小城市高许多,但房开公司老板拖欠工资,他们多次讨要,老板以各种由头迟迟不发。眼看近年关,饭桶与大伙商量向老板讨要工钱,大伙一致赞成。在他领导下铲子队人人戴起自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的袖章,雄赳赳的进了老板办公室讨要工钱。老板对讨要工钱的人大发雷霆,说公司现在拿不出钱,不发。老板的话引起了大家不满,饭桶认为讨要工钱是党政策支持的,理直气壮对说老板:“克扣工钱就是剥削我们农民工。”
      
老板气一听剥削二字就急败坏的叫来保卫人员,要他们把闹事的人都赶走,铲子队与保安人员发生冲突,老板拿起手机拨打电话,不一会警察来了,老板对警察说,这些农民工在我办公室闹事,通通拘留。警察也不问青红皂白,扯掉“铲子队”人员的袖章往地上一甩,吐一口唾沫:“什么屁玩意。”把饭桶一干人押上警车。饭桶耳尖听到保卫人员说:“讨工钱是自讨苦吃,也不知道老板的能耐,红道黑道都得听老板的。”
      
让人无法相信,讨要工钱的、世界最卑微的、最廉价的、最凄惨的一帮劳力群体---“农民工”, 他们将妻儿、父老扔在家里,不享受企业任何福利待遇和应有的劳动保护,可他们非但救命的工钱拿不到手,反被关押在拘留所里。
      
关押室里大伙聚集一堆怒气冲天,齐声报怨:警察帮老板,因为老板是有钱人,他们吃了拿了老板的,不会帮穷人,我们追讨工钱,有理没地方讲。报怨后一些人相互议论,发牢骚:辛勤打工不如去生意,提炼地沟油的、氨水发豆芽的、避孕药养鱼的,塑料制造大米等违法生意都比我们赚的钱多,反正是要回去的,回去就不来了,与朋友一起做违法生意。
      
大伙期待的悲凉的眼光望着饭桶。他们是饭桶带出来的,只等饭桶拿主意。饭桶此时惦保安的话量,默默的想:当初反抗卖掉工厂与党的政策相斥,他被关押时间较长,现在讨要工钱完全符合党的政策,无论如何不应被关押,保安的话说明老板利用手中的钱买通了贪官,估计被关押的时间不会太长,回去后只要搞掂老板,才可能追回工钱,对得起大伙。他想一个主意,并把想好的主意告诉大伙,然后果断的说:“工钱是大伙含辛茹苦挣来的血汗钱,由我个人负责追还,追还后带大伙回家。”
      
老板看着领头闹事的饭桶带着一群人垂头丧气返回工地,相信他们一定被警察制服了,极其得意的进了办公室,高兴的打电话给警察头目约请吃饭。就在放下电话那一刻,饭桶手执铁铲猛然冲入老板办公室,将铁铲对准老板的喉咙,双眼喷着火焰吼出:“你今天不付出工钱,就要你命丧当场,大不了老子填命。”
      
在老板的认知中农民工中既然有敢于出头的就是不怕死的,凭他的身价为这点工钱丧命不值得,只好财务马上发还拖欠的工钱,老板心里想,只要脱离眼前的危险就立即叫人整死这群农民工。
      
饭桶从老板的眼神中猜到了他的心思,心里暗笑,回工地前老子已就安排人买好了车票,拿到工钱后就走人。为保证大伙工钱到手后能安全离开,他把老板捆绑起来用毛巾塞住嘴锁进卫生间。
      
两小时后老板脱离困境,气急败坏的给红道黑道的头头、兄弟打电话:一定要抓住这群无法无天的农民工。
地痞流氓、警察、保安联合行动,到处查找这群外地来的农民工,怎么折腾也没见到这群农民工的身影。饭桶带领他的“铲子队”已乘上回家的火车,大伙放声歌唱“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时就出手呀--------”离大城市越来越远,家乡越来越近。
      
铲子队人员在火车上笑着约定:不管是提炼出的地沟油、避孕药养的鱼、氨水发的豆芽等等都要想办法卖到高档的餐厅,让那些化公款吃喝的官僚和新的资本家身体健康受损害。不过一下火车,他们呈鸟状散也不知各人的情况。
      
饭桶没有去做有毒有害的食品生意,而是去推销皮鞋。
      
“质量好了才出厂,不骗人民不骗党。买皮鞋就发发发,人民币是一沓沓,上酒楼吃王八,大哥大开宝马,身边美女十七八------。穿上皮鞋去叙利亚,美国导弹都不怕------。三百多元只卖一百多,不要问我为什么,厂长是我的表哥。”
      
饭桶右手拿一只鞋皮,左手拿“铲子队”的大铁铲,在市场上以口号方式大声喊叫自己编的打油诗,每叫上一两句就把皮鞋往铁铲口或铁铲边上使劲敲击,以其的表演能力向走过路过的人展示手中皮鞋的质量,吸引购买者。他还专门录制了视频发到网上,进行电子营销。
      
饭桶的表演非常成功,销出了不少积压滞销的产品,赚了不少钱。只有他知道销出的只是劣质产品。
      
他在工厂的大门口望着厂牌思绪万千的时候,九哥带着人扛着梯子走过来,九哥老远就大声叫:“饭桶兄弟发财回来啦,好久不见,想死我了。”语调显得极其亲切却又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透着风辨向、看脸色行事、毫无诚意的感觉。
      
九哥带人来动手拆掉厂党委的牌子,饭桶对九哥说牌子最好就这样保留着,这是历史的见证,并想一个人在这里平静的呆会。九哥满脸堆笑不住点头:“我是怕党委的牌子刮大风时掉下来砸伤人,兄弟说乍办就乍办,晚上我请兄弟吃饭,好好聊聊。”说完对准备拆牌子的工人瞪眼说,还不快走人。
      
饭桶拿出手机拍下厂门挂着的牌子,调出已存在手机中农民工的袖章及录制他卖皮鞋的视频,相准备编写信息,一并发到朋友圈。
      
“党呀,你是我的亲娘养育了我二十多年,可你不要我了,你家底给了少数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造就出一批老板。你溺爱管理公务的官员,给他们高工资好福利。可你知道吗,老板中一些人有了钱吃喝嫖赌,贿赂官员,一些官员贪污腐败,他们相互利用欺压靠艰辛劳动谋生的铲子队,那是工人和农民兄弟啊。
      
我赚那一点钱,是昧作良心的钱,我也恨‘十亿人民九亿骗,还有一亿在锻炼’,也鄙视自己,可没有办法呀,我要养家糊口,生活所迫无奈才卖伪劣产品。”
      
饭桶看了看写的信息,总觉得还有一些压在心底令他十分难受的话没说出,于是把所写的想发的信息删除,最后只写了一句“雕栏玉砌应犹在”连同图片、视频手一按发到了朋友圈,留下了原则、信仰、底线、利益、危险的解释和想象空间给愿意读的朋友。
      
      
      
原创:古道       2017年3月26日
      
附:
1、李煜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2、卖鞋小视频、图片。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前天 16:50 | 只看该作者
第一段最后一句,“他拿......”表达不清,有歧义,建议修改。
什么时代都有什么时代的事迹,文章人物性格鲜明,意义非凡。
欣赏文友佳作,期待您日后更多作品,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发表于 前天 19:59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把警察写的过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20:10 | 只看该作者

RE: 饭 桶

                                                                        饭                               桶

       看着挂在存旧厂门柱上的厂牌,白色的底漆已经发黄细微的裂纹相互缠绕形成一小块一小块不规则的形状,留下了岁月蹉跎的痕迹,只有那黑色的大字《广西柳州市玻璃厂》庄严肃穆依然如故。门柱左边挂着的《中国共产党柳州市玻璃厂党委》的牌子虽被砸坏了,却歪歪斜斜的挂着。他手拿一把没有了铲子把的大铁铲站在厂门前,流失的岁月一幕幕在脑海浮现。
       他快要出生时正闹饥荒,为能顺利生产,父亲将家里的口粮都省下让母亲吃饱,生下他时父亲的希望就是他今后都能吃饱饭,于是给他起了名字叫范餐饱。范餐饱进厂定为普工工种,专用工具是一把大铁铲和一辆铁制的大统车。他干的活是勤杂工,拉煤、拉原料、拉废产品,那是工厂最辛苦、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工作。沉重的体力劳动增大了食量,他拿的饭碗比常人大一倍,每次就餐大碗盛饭压得结结实实,大口大口吞食干净,碗里不留一粒米饭,如是得了一个人人皆知的绰号 -------“饭桶”。
       饭桶二十多年他辛勤劳苦从无怨言,而且与人交谈和开会都会说:国营工厂就是好,吃饭有食堂、看病有记帐单,住房有分配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要好好工作就行了。
       他积极肯干得到领导重视和培养,当了仓库主任。仓库主任大大小小也是干部,假假点也是个武状元,照样可以座办公室,一张报纸一杯茶。但当了干部的他仍然保持做勤杂工时的作派,吃饭照样拿大碗,每天必定拿着铁铲拉着大铁车干上一阵,不同的是与人交谈和大大小小会议说话少不了这句话:“党是我的亲爹娘,我听爹娘的话,和群众打成一片。”
      国有企业改制的浪潮席卷而起,饭桶的思想受到从未有过的冲击,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十来人的私人小作坊,收为国有企业后经过大家多年努力奋斗,增添好多新厂房和新设备,资产少说也有千万,成为数百人的中型国有企业,要以极其低的价格卖给私人。更令他焦心的是,工厂被卖给私人,他与大多数工人同样逃脱不了下岗的命运,同样买断工龄。买断一年工龄六百多元,他算了算自己拿到一万多元就得离开工厂,离开一直十分满意的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
       工人们反对贱卖工厂,反对将国企变为私企,自发在工厂门口静坐示威。饭桶拿着他的大铁铲站在工人最前排,面对前来的上级主管,饭桶心情悲愤交加,大声质问:“我们艰辛发奋几十年才把资本家手中夺过来小作坊建设成为几百人的国有企业,凭什么贱卖给个人,我们加班加点不分昼夜的劳动价值一年只值六百元吗?”
       工人本就如一堆干柴,鼻孔冒出易燃火气,饭桶的质问成为导火索,一齐呐喊:“反对贱卖工厂。”
        群情激愤,年长老工人中有人昏厥,静坐的人立即骚动不安,随时可能发生暴力冲突。警车和救护车载着和医务人员到来,将昏厥的老工人被抬上救护车送走。警察看到大声说话的饭桶手里拿着大铁铲,立即将他带回去警局问话,被押上警车的饭桶的喃喃自语:“共产党是我的亲爹娘,难道亲爹娘真的不要我这个儿子了。”他声调如没有娘的小鸟一般悲伤,虽然极低,但人人的耳里都听得清清楚楚。
        警察押走饭桶的同时,限制住情绪激动的年轻人,一场眼看就出现的动乱就这样悄悄的平息了。
        好友“九哥”把饭桶从警察局里接回厂,九哥一路走一路说:“共产党没有办不成的事,七千多万工人都下岗了,静坐闹事有什么用?下岗摆明了国家要抛弃这一代人,黑猫白猫捉得老鼠就是好猫,闹事不如找事做,摸石头过河就是机会,有机会就不会饿死,还可能过得更好。”
        饭桶想明白了九哥的话,与党的政策抗争、闹事,必定失败,不如找事做。
        他心有不甘的拿起大铁铲,走出工厂。走到厂大门的时候朝党委的牌子举起铁铲就是一铲,不过牌子却是砸不坏的,只是将牌子砸得向右倾斜。这一铲以后,工厂虽成为了私人企业多年,但挂着的厂牌依然如故,党委的牌子也就这么一直斜着。
       劳动力市场旁边一辆卡车缓缓向前开,一脑袋从车窗中伸出大声喊:“十五人上车。”一大帮人扛着铁铲打临工的人拼命争抢着扒上卡车。这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农民工”,他们没有“铁饭碗”,是最廉价的劳动力,做的是最苦、最累、最脏、最危险的工作。饭桶为养家糊口夹在农民工中抢活干。他在工厂做的是普工,拿的是铁铲拉的是大车,虽没有特殊把技能,但身体底子炼得极好,有一身横力,他看到农民工中身强力壮的天天抢到活干,体弱的则经常捞不到活干,就时常把能抢先上卡车的机会让体弱的,逐渐在大家心目中有了一定的地位。

       为对付老板利用农民无序相互争抢活干压低工钱的情况,他给大伙讲抱团取暖的道理,并成立了组织,组织命名“铲子队”。 “铲子队”专制了袖章,发给每一个人佩戴。袖章颜色样式和警察的袖章一个样,只不过袖章上面一排白色小字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间是二个白色的大字“农民”。 “铲子队”成立后自觉的维护临时劳动力市场,还制定了统一的劳动价格,来招工的老板必须按统一价格给付劳动报酬。大家不但劳动的机会平等,报酬也得到了提高,饭桶也就自然而然被认可为铲子队的老大。
        大城市房地产开发公司多,活路就多,工钱又比小城市高,饭桶决定组织“铲子队”到大城市找饭吃。
        “铲子队”来到大城市做建筑工,虽生活流离颠沛,劳作艰辛,劳动报酬觉比小城市高许多,但房开公司老板拖欠工资,他们多次讨要,老板以各种由头迟迟不发。眼看近年关,饭桶与大伙商量向老板讨要工钱,大伙一致赞成。在他领导下铲子队人人戴起自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的袖章,雄赳赳的进了老板办公室讨要工钱。老板对讨要工钱的人大发雷霆,说公司现在拿不出钱,不发。老板的话引起了大家不满,饭桶认为讨要工钱是党政策支持的,理直气壮对说老板:“克扣工钱就是剥削我们农民工。”
       老板气一听剥削二字就急败坏的叫来保卫人员,要他们把闹事的人都赶走,铲子队与保安人员发生冲突,老板拿起手机拨打电话,不一会警察来了,老板对警察说,这些农民工在我办公室闹事,通通拘留。警察也不问青红皂白,扯掉“铲子队”人员的袖章往地上一甩,吐一口唾沫:“什么屁玩意。”把饭桶一干人押上警车。饭桶耳尖听到保卫人员说:“讨工钱是自讨苦吃,也不知道老板的能耐,红道黑道都得听老板的。”
        让人无法相信,讨要工钱的、世界最卑微的、最廉价的、最凄惨的一帮劳力群体“农民工”, 他们将妻儿、父老扔在家里,不享受企业任何福利待遇和应有的劳动保护,可他们非但救命的工钱拿不到手,反被关押在拘留所里。
        关押室里大伙聚集一堆怒气冲天,齐声报怨:警察帮老板,因为老板是有钱人,他们吃了拿了老板的,不会帮穷人,我们追讨工钱,有理没地方讲。报怨后一些人相互议论,发牢骚:辛勤打工不如去生意,提炼地沟油的、氨水发豆芽的、避孕药养鱼的,塑料制造大米等违法生意都比我们赚的钱多,反正是要回去的,回去就不来了,与朋友一起做违法生意。
         大伙期待的悲凉的眼光望着饭桶。他们是饭桶带出来的,只等饭桶拿主意。饭桶此时惦保安的话量,默默的想:当初反抗卖掉工厂与党的政策相斥,他被关押时间较长,现在讨要工钱完全符合党的政策,无论如何不应被关押,保安的话说明老板利用手中的钱买通了贪官,估计被关押的时间不会太长,回去后只要搞掂老板,才可能追回工钱,对得起大伙。他想一个主意,并把想好的主意告诉大伙,然后果断的说:“工钱是大伙含辛茹苦挣来的血汗钱,由我个人负责追还,追还后带大伙回家。”
        老板看着领头闹事的饭桶带着一群人垂头丧气返回工地,相信他们一定被警察制服了,极其得意的进了办公室,高兴的打电话给警察头目约请吃饭。就在放下电话那一刻,饭桶手执铁铲猛然冲入老板办公室,将铁铲对准老板的喉咙,双眼喷着火焰吼出:“你今天不付出工钱,就要你命丧当场,大不了老子填命。”
       在老板的认知中农民工中既然有敢于出头的就是不怕死的,凭他的身价为这点工钱丧命不值得,只好财务马上发还拖欠的工钱,老板心里想,只要脱离眼前的危险就立即叫人整死这群农民工。
        饭桶从老板的眼神中猜到了他的心思,心里暗笑,回工地前老子已就安排人买好了车票,拿到工钱后就走人。为保证大伙工钱到手后能安全离开,他把老板捆绑起来用毛巾塞住嘴锁进卫生间。
       两小时后老板脱离困境,气急败坏的给红道黑道的头头、兄弟打电话:一定要抓住这群无法无天的农民工。
地痞流氓、警察、保安联合行动,到处查找这群外地来的农民工,怎么折腾也没见到这群农民工的身影。饭桶带领他的“铲子队”已乘上回家的火车,大伙放声歌唱“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时就出手呀--------”离大城市越来越远,家乡越来越近。
       铲子队人员在火车上笑着约定:不管是提炼出的地沟油、避孕药养的鱼、氨水发的豆芽等等都要想办法卖到高档的餐厅,让那些化公款吃喝的官僚和新的资本家身体健康受损害。不过一下火车,他们呈鸟状散也不知各人的情况。
       饭桶没有去做有毒有害的食品生意,而是去推销皮鞋。
       “质量好了才出厂,不骗人民不骗党。买皮鞋就发发发,人民币是一沓沓,上酒楼吃王八,大哥大开宝马,身边美女十七八------。穿上皮鞋去叙利亚,美国导弹都不怕------。三百多元只卖一百多,不要问我为什么,厂长是我的表哥。”
      饭桶右手拿一只鞋皮,左手拿“铲子队”的大铁铲,在市场上以口号方式大声喊叫自己编的打油诗,每叫上一两句就把皮鞋往铁铲口或铁铲边上使劲敲击,以其的表演能力向走过路过的人展示手中皮鞋的质量,吸引购买者。他还专门录制了视频发到网上,进行电子营销。
        饭桶的表演非常成功,销出了不少积压滞销的产品,赚了不少钱。只有他知道销出的只是劣质产品。
他在工厂的大门口望着厂牌思绪万千的时候,九哥带着人扛着梯子走过来,九哥老远就大声叫:“饭桶兄弟发财回来啦,好久不见,想死我了。”语调显得极其亲切却又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透着风辨向、看脸色行事、毫无诚意的感觉。
        九哥带人来动手拆掉厂党委的牌子,饭桶对九哥说牌子最好就这样保留着,这是历史的见证,并想一个人在这里平静的呆会。九哥满脸堆笑不住点头:“我是怕党委的牌子刮大风时掉下来砸伤人,兄弟说乍办就乍办,晚上我请兄弟吃饭,好好聊聊。”说完对准备拆牌子的工人瞪眼说,还不快走人。
       饭桶拿出手机拍下厂门挂着的牌子,调出已存在手机中农民工的袖章及录制他卖皮鞋的视频,相准备编写信息,一并发到朋友圈。
“党呀,你是我的亲娘养育了我二十多年,可你不要我了,你把家底给了少数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造就出一批老板。你溺爱管理公务的官员,给他们高工资好福利。可你知道吗,老板中一些人有了钱吃喝嫖赌,贿赂官员,一些官员贪污腐败,他们相互利用欺压靠艰辛劳动谋生的铲子队,那是工人和农民兄弟啊。
      我赚那一点钱,是昧作良心的钱,我也恨‘十亿人民九亿骗,还有一亿在锻炼’,也鄙视自己,可没有办法呀,我要养家糊口,生活所迫无奈才卖伪劣产品。”
      饭桶看了看写的信息,总觉得还有一些压在心底令他十分难受的话没说出,于是把所写的想发的信息删除,最后只写了一句“雕栏玉砌应犹在”连同图片、视频手一按发到了朋友圈。他留下了中国人对原则、信仰、底线、利益、危险的解释和想象空间给愿意读的朋友。


                                                                                                                        原创:古道       2017年3月26日
附:
1、李煜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2、卖鞋小视频、图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20:15 | 只看该作者
书绿梨 发表于 2017-3-26 16:50
第一段最后一句,“他拿......”表达不清,有歧义,建议修改。
什么时代都有什么时代的事迹,文章人物性格 ...

谢谢指正,已修改,不当处希望多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发表于 前天 20:52 | 只看该作者
古道 发表于 2017-3-26 20:15
谢谢指正,已修改,不当处希望多指教。

自己的帖子自己可以在帖子左下角找到“编辑”二字,进行重新编辑,不用另发一遍。晚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发表于 昨天 11:55 | 只看该作者
平民生活。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38 , Processed in 0.47787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