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147|回复: 21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故乡的回忆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2-7 10:49:1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记得我曾经来过 于 2017-2-7 10:51 编辑

2017/2/7

野橡树

年过不过,都要按期归来。每每年关回家,都是归心似箭的,只是呆了一两天,也就不免乏味了。到底是习惯了城市的生活,山野里空气虽好,但没有网络,手机信号也不好,3G信号都是勉强的。于是,除了每日机械化的迎来送往,便没有了什么事。只好私下里走走,却都是湿漉漉的并无甚好的去处。活到现在,终于看到春节居然下雨了,这在如是的北方小镇里算是新鲜了。别说是我,村里的老人们也从来没有见过,几个所谓见过世面的,不免说些天生异象之类的闲话,也来问我,一笑置之。全球都在变暖,二氧化碳又不是中国才有,如果辽南可以变成江南,于我这腿脚不好的人而言,未必不是福音。

半山坡的老橡树没了,村人说毁于雷火。原本也没什么特别,只是众多的橡树中普通的一棵。后来开荒,于是满山坡的橡树都没有了,这一棵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幸运,正好成为几块地的分界,树下也就成了疲累的农人们小憩的福地。老橡树比我的年纪要大得多,家乡是群山中的一块谷地,大小两条河逶迤穿越。翻过南侧的山坡,整个山谷尽收眼底,最显眼的,永远都是那棵老橡树,在绿油油的农田中高耸,在白皑皑的雪原上摇曳。老橡树慢慢成了一种象征,村里每年都要给老橡树打药水使其免于虫害。最调皮的孩子也不敢到老橡树那里折枝飞叶,否则是要被长辈们责难的,轻则一顿臭骂,重则就要拳打脚踢了。

我家住在村东头,离老橡树是最近的,夏日里常常在那里读书玩耍,冬日里常常在那里套兔子网野鸡。小时候淘气,曾想爬到老橡树上玩耍,被母亲暴打了一顿,于是心怀恨意,想要半夜偷偷去砍掉它。终于是没有那个勇气,多半是一个愤怒的少年的一时冲动罢了,因此在我离开山村多年以后,终于都能在南山顶一眼看到老橡树,然后在心底说我回家了。或风清气爽,或雪花飞舞,或暮霭沉沉,或冷夜无声,但都不重要了,家的灯火就在那里,一种感动在心底油然而生,于是想喊上几嗓子,又觉得唐突,于是哼着小曲跺下山去,冲回家中,享受母亲开门的那一刻,殷切目光中的幸福与感动。

如今老橡树没了,如同先后离去的父母一样,都被存放在了记忆里,日渐终要模糊。如若没有哪个勤劳的农人开垦了那块地,老橡树烧毁的地方,春天还会长出许多的枝桠来,也终于会有哪个有心的人,留下最茁壮的一支。我想临行时叮嘱兄长,却又怯懦了,害怕内心深处关于故乡的软弱暴露出来,被憨厚的家人们取笑。有没有老橡树,这里也依然是我的故土,每当站在山顶,也依然要留恋那棵橡树曾经伫立的地方,无论那里换成了什么,记忆都不会因为白云苍狗而改变。许多年前还写过关于老橡树的诗歌,翻出来看看,并无出彩之处,徒增唏嘘。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2017-2-7 11:10:57 | 只看该作者
有没有老橡树,这里也依然是我的故土。浓浓的乡愁,娓娓的道来,平淡中见深情。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发表于 2017-2-7 22:31:05 | 只看该作者
新年新气象,兄台终于新开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发表于 2017-2-7 22:36:49 | 只看该作者
有时候觉得,咱们怀旧的心态始终跟不上环境变化的步划,很多时候,我们还在怀念小时候潺潺的溪流,虽然现在已经干涸;或者记忆会在儿时的打麦场停留,虽然麦场已不复存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17-2-7 23:09:00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好想家,过年回不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09:06:46 | 只看该作者
天地悠悠 发表于 2017-2-7 11:10
有没有老橡树,这里也依然是我的故土。浓浓的乡愁,娓娓的道来,平淡中见深情。赞! ...

谢谢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09:07:06 | 只看该作者
贾冰心 发表于 2017-2-7 23:09
好想家,过年回不去

那就过了年再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09:07:29 | 只看该作者
狐雕之舞 发表于 2017-2-7 22:36
有时候觉得,咱们怀旧的心态始终跟不上环境变化的步划,很多时候,我们还在怀念小时候潺潺的溪流,虽然现在 ...

有些事,总是要回不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09:15:20 | 只看该作者
狐雕之舞 发表于 2017-2-7 22:31
新年新气象,兄台终于新开帖了

也不算,我想把散落在不同处的文字整理整理,一并发在这里了,有关故乡的,单独开这个帖子,旧作我会注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10:54:17 | 只看该作者
2017/2/8

海边(原名:故乡的海)

(2006旧作,时年女儿8岁,翌年夏天才回到我们身边,此文写于2006年春节。妻读此文后,更觉愧疚,二人思之再三,决定克服困难,让女儿到身边读书、生活。)

故乡的海,总是近在咫尺,却又不怎么经常看到。记忆之中,是孩提时候一个人坐在岸边瑟瑟的风里,等待着大人们赶海归来。暮色里,海并非那样的美,疲惫不堪的大人们,也往往见不到丰收的喜悦。似我这般识趣的,自然要帮着大人们拿点什么物件,当然都是力所能及的,于是大人们也就不再吝啬的给个大海螺之类的利是。若是不识趣的,非但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怕是呵斥也是难免的。当然,趁着大人不注意,孩子们还大可以趁机捞上一把,多数是从别人家的篮子里“拣”些好的物件,不是硕大的螃蟹,也是活蹦乱跳的海虾之类。倘使不小心被发现了,便哄笑着跑开去,大人自然是骂,但却不会追赶,只是在夜色的吵吵闹闹中散去,各家的灯依次亮了,又渐次的熄灭。

  回到故乡,本来是要和女儿四处转转的,不过那边实在没有更好的去处,除了新玛特的游乐场,也只有市中央的街心花园了。不到一个上午,我和女儿已经走遍了所有值得浏览的地方,看着兴致依旧很高的女儿,我说我们去海边吧。女儿很是不以为然:冬天的海边有什么好去的?不过最终女儿还是同意了,因为她对我临时拼凑的可能获得的各种好吃的似乎有着更加浓厚的兴趣。去程的出租车上,司机一个劲儿的好奇:从外地回来的吧,家乡变化大不大?话匣子打开了,于是又说了很多的话,多数都是赞美家乡的。不过他也有说实话:要不是从外边回来的,谁会在这个季节去海边?我始终笑着不语,倒是女儿跟他一直三句没两句的闲说。

  果然,海边见不到几个人,除了几个看海的人之外,类我这样的游客可谓寥寥无几,原来各样的关卡也就形同虚设,更是没有了收费的。其中几个看海的倒是家乡的故人,热情的打过招呼,也都颇为关切的询问了一些近况,然后又都各自忙活去了。女儿此时倒是活跃起来,在海滩上兴奋的跑来跑去,偶尔又会拿些鹅卵石或者贝壳之类的小东西给我看,又或者拉我去看她刚刚的新发现。现在的孩子更加难测,我不知道女儿是不是有让我开心的成分,但是我和她都知道我们是在享受这种快乐的时光。这种快乐才是重要的,何时何地也许并不重要,只要是人在一起就可以了。望着她瘦弱的身影,我心里加重了自己的愧疚。

  海水有些脏,沙滩也比不上小时候了,原本可以用叠翠来形容的树林,由于太多的建筑而变得支离破碎。礁石仍在,不知道和以往变化了没有,只是海边的小生物们稀少了很多,玩趣也自然少了很多。女儿可不在乎这些,她只是在岩石上跳来跳去,看我在拾掇海蛎子,也跑过来过来帮忙,不过她收拾的那些多半都是不能吃的。好在女儿是重在参与的坚决支持者,因此并不在意我的挑挑拣拣,便是我刚刚扔掉的,她也会重新拣回来,并且附加自己的理由:也许能吃呢?此时此刻,我只好投降。

  过了中午,风就大了起来,我害怕吹病女儿,连忙收拾东西撤离。女儿反倒有些不舍,我说你不是不愿意到这里么?女儿想了半天说只要是爸爸领着,去哪里我都开心。我管制住了自己的泪水,轻抚着她的头顶,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还是女儿打破了沉闷:爸爸,我们明天还来好不好?我说明天我们来钓鱼吧!女儿兴高采烈起来,旋即又开始询问关于钓鱼的问题,但她实在是困倦了,很快就在依偎在我的身上睡去。返城的车上,海渐渐的远了,关上车窗,把海风彻底的挡在外边,却怎么也遮挡不住我的思绪,我回到这片海,究竟跟以往有什么不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发表于 2017-2-8 22:12:55 | 只看该作者
记得我曾经来过 发表于 2017-2-8 09:15
也不算,我想把散落在不同处的文字整理整理,一并发在这里了,有关故乡的,单独开这个帖子,旧作我会注明 ...

甚好甚好,兄台觉得方便,咋都行,有需要,招呼小舞一声就行。问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发表于 2017-2-8 22:21:55 | 只看该作者
记得我曾经来过 发表于 2017-2-8 10:54
2017/2/8

海边(原名:故乡的海)

兄台,小舞觉得最后一段的,返城的车上……如果另设一段,是不是更能画龙点睛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发表于 2017-2-8 22:24:57 | 只看该作者
孩子,是我们生命和精神的延续……
我家姑娘一直是我自己带,总觉得如果哪天给公婆父母带,我该怎么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楼主| 发表于 2017-2-9 09:39:57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记得我曾经来过 于 2017-2-9 09:44 编辑

2017/2/9

横山寺

第一次去横山寺,大约有七八年了,山红柳绿、荷叶连连、小径通幽、溪水潺潺,处处充满了禅意。在山坡的草地上席坐,山风缠绕,蝶语花香,人声鼎沸。据说是当地某个做墓地发家的土豪捐献了此庙,谁有在意呢,既无古人铭赋,也不见今人官宦的涂鸦,终于都不知道来历。规模还好,通过长长的山道才能见到山门,高耸入云的观世音菩萨像也就涌入眼帘了。菩萨像是铜质的,但应该不是烧铸的,几十米的体量,是个超大的预算,应该跟刘德华版狄仁杰中的铜像通天浮屠类似的,大抵是中空的,但未必也设置了什么机关在中间。只能进入底座,起初是信男信女们暂存佛像的地方,现在豪华装修了,供满了佛像,各种佛教故事也随处可见。还是不收费,有居士居间引导,不甚了了的,也可以请他们帮助讲解。

观音像坐落在珞珈山的半山坡上,为何叫珞珈山已经有什么典故,均不可考。当然,这是我没去考过,而不是别人也不行,大概还是有什么故事之类的吧。于我则无妨,我只是喜欢在山下的放生池边留恋,间或买一袋鱼食抛洒下去,各色的鱼、大小的龟都会挤过来,又向另一处奔去。原本养了十一条锦鲤,后来搬家,放不下那么大的鱼缸了,只好把它们在这里放生,鱼缸则送了友人。友人也想要鱼,我却舍不得,养了那么多年,总怕被人虐待了。这里好些吧,起码四季都不会断了吃食。放生池原本是一条小溪,在狭窄处建了堤坝,就成了池塘。乡人在下游又加了一个堤坝,有点水库的意味了,在林荫处开了一家水库鱼馆,与珞珈山近在咫尺。我总怕我的鱼儿们没事儿跳过堤坝去,成了别人的盘中餐。想想不会吧,跳过龙门,岂是凡夫俗子能得。

其实真的说不定,对于鱼儿们而言,天堂与地狱只在一坝之间,对于求神拜佛的我们,岂非另一种启示?但似乎并没改变什么,放生的放生,吃鱼的吃鱼,更有人拜完佛之后顺便吃鱼,也同样膘肥体壮、神采奕奕、趾高气扬、满嘴酒气。于佛家而言,拜佛并非为自身祈祷什么,却又不得不接受种种动机不纯的馈赠。后来更多的事也变了味道了,山门改成了收费栏杆,外香也不让进入了,琳琅满目的旅游产品也随处可见了,就连十块钱一份的素斋,也变成了快餐了,门口的小卖部,居然也有茶蛋可买了。原本也是没有请香处的,现在也有了,偌大的屋子里,各色香烛比比皆是,当然还有众多柜台,摆满了手串吊坠之类,不少都是义乌的产物。

自收费开始,去的也就少了,十块钱并不多,却不肯养肥了那些寄生虫。每每遇到那些全副武装的保安时,我都会暗暗的想,菩萨还需要保镖么?倒也不是没有好处,这里终于像一处景观了,荷花池被围了起来,移栽了许多柳树,廊桥亭阁,还以为是到了江南。另一处的荷花不见了,岸边建了一处三层的船坊,还没有装修完毕,不知道是个什么用处,该不会是给我等草民小憩用的吧,周围也建了围墙,那两扇猩红的大门,格外养眼。原本拾阶而上的小径,完完全全不见了,两侧是两条蜿蜒于山腰的的单行路,车子可以直达庙门下了。庙的建制还是比较完整的,庙内烟雾缭绕、梵音重重,世界仿佛瞬间安静了下来,人也清醒下来,或许终于有机会明白一点自己从何来、为何来、往何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楼主| 发表于 2017-2-21 11:24:41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记得我曾经来过 于 2017-2-21 11:26 编辑

2017/2/21  2008/7/4

      岳母的年纪渐渐地大了,又不肯和女儿一起住,妻也无奈。不知什么时候,养了一只猫,据说是个良好的品种,本是个娇生惯养的,岳母用来捉老鼠,去年夏天还算好,秋天的时候居然病死了。我劝岳母不要饲养小动物了,似乎她并没有足够的耐心,可她还是又要来了一只,只有二三岁的样子,非常的乖巧,一个春节熟络了,居然喜欢缠着我玩耍。女儿不怎么喜欢,不让小猫进她的房间。小猫居然也知道不去招惹她,女儿到了哪里,就远远地躲开了去。
      离开故乡的时候,女儿却已经对小猫依依不舍了,问我可不可以带回家去。其实她很快就要开学了,总不可以带到宿舍里去,只能作罢。从小家里一条狗、一只猫,是我最重要的玩伴,走遍了山野里每一条小路,每一条小溪。大黄狗老去的死掉了,老猫却被耗子药毒死了,从此家中再没有过小动物。那时候算不得养宠物,狗是看家护院的,猫是捉老鼠的。如今猫和狗都变得比人金贵了,说不上好坏对错,时代不同了。  
      不见家猫,已经有十几年了。
  从小家里是有一只的,想想也有七八斤,跟能换太子的狸猫差不多大吧,黄色的细细软软的毛夹杂着一些黑色、棕色或者灰色的元素,跟所有的家猫一样的英姿飒爽——在我的眼里,所有的家猫都是一样的模样。我喜欢猫的眼睛,总是大大的、圆圆的,尤其在夜的光里,绿莹莹的透射出宝石一般的美。只是这种美非常的短暂,因为猫总会在这样的光里退避三舍。如果是在午后,猫的眼睛就会眯成一条线,整个身体也懒散了起来,在屋内阳光最柔媚的地方卧躺下去,睡到酣处,竟然有淡淡的嘘声,又或是几个懒腰之后,娇俏的叫上几声,再贴到你的身边来。
      当然,家猫也不是总这样温柔,小时候常常还是要被它咬到。记得一次也是睡午觉的时候,想必我是没有家猫懒散的吧,不过也是舒恬的很了,不想却在一阵刺痛中惊醒。一摸后背,竟然鲜血淋漓了。我想,大概是在睡梦中压到它了吧,而它也是在睡梦中爆发出了原始的天性,总之我是揪心的痛,于是大怒,拎着什么物事应该是笤帚吧追出了好远。应该是没有追到的,因为那只猫最后也没有受伤,只是好几天不敢到我的旁边,也不像往日那般兴致勃勃的梳理自己的软毛。另一个是在它有了一窝小猫仔的时候,当我抱起其中一个时候,它疯了一般的作势欲扑,那种的凶恶,我一生也没见多几次。
  渐渐的离家了,跟猫的联系也就少了,每次回家的时候,它一如既往的亲昵。只是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不再那样的喜欢猫,也就不再和它形影不离。最后一次见它,是在一个冬日的下午,远行归来的我在窗台前看到了日渐老去的它,见了我只是眼睛短暂的一亮,随即又无精打采的整理自己光泽不再的毛发,对我的呼唤,也只是象征性的欠了欠身,然后就怔怔的看着我,直至我离去。又过了几年,回家竟然没有看到它,父亲惋惜的说去年冬天就已经应该是死了,一个晚上撕心裂肺的嚎叫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它,估计是吃了中毒的老鼠之后,也痛苦的不知去到了哪里。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家猫和家狗都是不会死在家里的,不禁嗟叹。见不到家猫,宠物猫却是遍地都是。如今的宠物猫,我几乎是从心里面抵触,我总觉得作为猫沦落成宠物之后,已经不再有那些原始的自然的属性,也就不再有了必然存在的意义,终将在进化的历程中被淘汰。物种的消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类似于家猫的这种消亡,倒是是自然进化的结果、还是人类强加的悲剧?不过成了宠物也有好处的,那就是不必再去过那些茹毛饮血的日子,也就碰不到那些充满了剧毒的死老鼠,倘若我们家的猫早些转化为宠物,是不是至今还在过着悠闲的生活?
  不得而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4:20 , Processed in 0.25662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