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72|回复: 5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短篇澳门星际] 十字圣光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15:53:3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夜,微凉。
梦中有人在呼喊着奇怪的名字,一声,两声,经久不绝。
那是奇怪的四个字,躺在城墙上的那个人却反复地呢喃着,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
“十字圣光oooooo”
那是什么?一道光?一种武技?还是一个神圣的幻想?
仔细看时,会发现那人长得颇为俊秀,浓厚的眉毛,英挺的鼻梁,还有那有些苍白的薄唇。正在此刻,他紧闭的双眼猛地张开,射出两道如电般的光芒,刺入那不远处的黑暗中。
“你来杀我?”他嘴唇微动,声音却传出甚远。
“是。”黑暗中有人冰冷地回应。
“为什么?”
“因为你该死。”
“我是问,为什么是你?”
“我不能杀你?”
“不能。”
“我只是第一个。”
那人听懂了,不再说话,缓缓坐起身子,却没有先出手——黑暗中的人,不值得他先出手。
“你会死。”他冰冷地说,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现在走还来得及。”
回应他的是一道极速而来的飞剑,在普通人看来,却只是一道黑夜中飞快闪过的光芒。
城墙上那人终于动了,他只是随意地抬起左手,便在飞剑刺中他之前捏住了剑身。
在下一瞬间,飞剑以比之前更快百倍的速度飞射回去。与此同时,他缓缓站起身,往墙的另一侧走去,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而黑暗中,也再也没有动静。
只走出一条街巷,他便又停了下来。
“商无情,交出十字圣光的秘密,我便让你死个痛快。”右侧的屋顶上有人傲然而立,一身夜行衣掩饰自己的身份。
商无情仿佛没有听到这句话,又继续往前走。屋顶上的人岂能忍受这种无视的羞辱?他出手了,一瞬间便到了商无情的面前,一剑刺向他的肩井穴。
商无情没有任何惊慌,他甚至有时间皱了皱眉头。然后他轻轻挥了挥手,仿佛驱赶讨厌的苍蝇一般,挥了挥手。
然后他继续前进。
这一夜,很多人若无所觉地做着美梦,但对有些人来说,这一夜,却是一场永无尽头的噩梦。
在醉梦楼的门口,商无情再次停下。
“我没想到,你会在这等我。”商无情微微抬头,看着屋檐上坐着的那人,那人手里提着一坛酒,此时尚在鲸吞牛饮。
那人将酒坛扔给商无情,商无情接过亦是一番豪饮。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既然要结束,自然要在这里结束。”那人笑着说。
“其实可以不用结束。”商无情轻声说。
“她要你死,我便要你死。”那人声音虽然温和,说的话却是冷酷无情,比商无情还要无情。
“我不会让你死。”商无情道,“我会给你一剑。”
那人却摇了摇头,说:“你比我更了解她。”
商无情懂了,不再说话。
“我先出手。”那人似乎很懂商无情的脾性,因此这一句不是问话,而是平白的陈述。
话音刚落,那人的一剑已经到了商无情的颈间,毫无容情地往里划去,仿佛在下一瞬间,那柄剑便会割破商无情的颈动脉,令他在数息间死去。
“叮”的一声,商无情终于出了自己的剑,与那人的剑相抗。那是一柄很奇怪的剑,它比匕首长一些,又比普通的剑要短,剑柄上缠着白布,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任何特点,但它却挡住了那人的宝剑,没有出现一点磕痕。
那人低头看了一眼,道:“十字圣光?”
商无情没有说话。
“值得吗?”那人又问,商无情却依旧没有回答。那人自嘲般笑了笑:“她最喜欢的人明明是你。”
商无情皱了皱眉头,他的剑飞快地动了,横削那人的五指。那人剑身旋转,堪堪挡住。
“我与你曾为三年好友,所以我会出三剑。”商无情淡然道,“这是第三剑!”
那人甚至还没完全听清他说的话,便被一片白色的光芒笼罩,那是一道十字光芒,强烈到仿佛能吞噬一切黑暗。下一刻,他已经重重倒在地上,他的身上没有什么伤痕,但他却感觉到了生命的流逝。
他的眼中依然充斥着那一道白色的十字光芒,他呢喃着说:“原来,你就是预言之子!”说完这句话,他便死了。
商无情低头看了一眼,他的嘴唇微张,却始终没有把心中的那句话说出来:我不是预言之子,预言之子已经死了。
商无情继续前行,天快亮了,这一夜就要过去,而他知道,他此行的终点,也快要到了。
距离那道门越来越近,就连商无情也不由地紧张起来。
那道门他进进出出过无数次,但这一次,却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商无情已经察觉到两侧黑暗中不断聚集的身影,但他毫无在意,他只是抬头,望向那道门后,高高在上的人。
那是一个很奇特的女人,她给人第一感觉一定是,她很红。
她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红色,鲜红的发饰,鲜红的衣裙,鲜红的靴子,鲜红的嘴唇,鲜红的指甲oooooo倘若有个人打扮成这样,一定会显得很妖艳,但她不会。她是那般漂亮——她的眼神中仿佛有着无尽的哀伤,让人忍不住想将她搂在怀里怜惜,她的唇又是那般的温柔,让人忍不住想一亲香泽,她的发轻柔地泻下,直垂到腰间,让人忍不住想轻轻抚摸。她微笑时如天仙下凡,皱眉时如群花凋谢,叹息时如秋水潺潺oooooo
这样的一个女人,她实在不能称之为妖女。
但她是个妖女,商无情这样想道,全天下没有比她更妖的妖女。
“你回来了。”女子没有看他,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在和商无情说话。
“我回来了。”
“婆婆说,你不该回来的。”女子轻声说。
商无情看了看她身边的一位老人,她已经满脸都是皱纹,她佝偻着身子,拄着一柄拐杖,苍老到了极点。
可是商无情知道,自他四岁那年第一次进那道门时,老人便是这副模样,但她到现在还没有死。
你为什么还不死?商无情冷漠地想。
“但我还是回来了。”
“所以预言之子死了?”
“他死了。”
“所以他不是预言之子?”
商无情没有回答,但这便是最好的回答。
“你的名字是我起的,”女子声音轻柔而冷漠,“你的武功也是我教的,你的命,也是我给的。”
“是。”商无情无法反驳,无法反驳自然只能说是。
“所以,要杀我的预言之子竟是我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这真是最大的讽刺。”女子自嘲道,语气却依然冷漠。
“是老婆子的错。”商无情没有说话,倒是她身边的老人轻声道。
“是你的错。”女子语气冰冷,“所以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他死,或者你死。”
老人轻咳一声,躬身笑道:“谢宫主。”她笑得仿佛女子已经赦免了她的罪一般。
她的拐杖轻顿,下一瞬间她已经出了那道门,那道深红色的大门。
“你该死了。”老人轻咳道,老迈不堪的她语气甚是笃定。
“可以再晚一点。”商无情笑道,还没说完他已经出了一剑。
这是他一路走来,第一次先出剑。
这一剑的光芒远胜于他杀醉梦楼那人的剑光,一道十字毫无破绽地飞向老人。
但这道剑光却被挡下了,被老人那柄平淡无奇的拐杖挡了下来。
“传说中的预言之子,未免太弱了些。”老人轻声笑道,眼神中透着嘲弄。
商无情依然没有说出心中的那句话,他从来不曾在意自己到底是不是预言之子,在握住那把剑的时候,一切都不重要了。
因为这是十字圣光!
他只要出剑,用身体里所有的力量出剑。
商无情不知道自己出了多少剑,直到他狼狈地停下来,才看到老人依然一脸淡然地站在那,就连她的拐杖,也完好无损。
“十字圣光?”老人嗤笑道,“看来我真的是错得离谱,竟然做出这样的预言。”说着她上前一步:“你可以死了。”
老人的拐杖高高举起,龙头那一端狠狠地向商无情的脑袋敲去!高高在上的女子在此时也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似乎在为商无情即将到来的命运而感到惋惜。
就在那根拐杖敲到商无情头顶的那一瞬间,一道炫目的白色光芒却从商无情的身体里冒出来,将拐杖和老人吞没!
光芒持续了很久,才渐渐消失。
拐杖“嘭”地一声落在地上,老人脸上的皱纹更深,她的眼睛里充满了震惊,“怎么——”话未说完,她却仿佛明白了什么,解脱般闭上双眼。
——自己的预言终究是对的。
商无情喘息着跪在地上,他的力气已经快要用光了,但他知道,他还有一件事要做,他抬头望向门里面,那个高高在上的女子。
女子终于看了他一眼,她的语气更加冰冷:“你是剑心!”
“你不是预言之子!”
商无情笑了,说:“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预言之子。”
“婆婆说有人会用十字圣光杀了我,却从来没有说过是谁。所以,从一开始,我的敌人就是十字圣光,至于预言之子,从来都不存在。”女子轻声说,她只是在自语,在认真地想着每一件事。
“而你,就是十字圣光。”女子看向商无情,下了这样一个结论。商无情笑了笑,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定会明白的,所以他什么也不必说。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知道什么?商无情当然明白,他说道:“在我握住这把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就是它,它就是我。”他手中的十字圣光亮了亮,似乎在回应他。
女子道:“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不用死。”
“你在害怕。”商无情轻笑道,“我死不死没关系,但你一定要死。”
“为什么?”女子皱眉道,这是她第一次问为什么,因为这连她也不能明白。
“因为你是冷玉婵,因为你十九年前杀了罗家村上上下下,因为我姓罗。”商无情神色冷漠,说的话却是令女子眉头更皱。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是冷玉婵第二次问这句话,本姓罗的商无情头低着,声音虽轻,却传入了冷玉婵的耳中:“从一开始,我就知道。”
“原来如此。”冷玉婵眉头舒展开,“原来都是命数。”
“但今天,我要逆命!”
“请你死!”
两人同时喝道,下一刻,一道炽热的光芒在两人中绽放,黑暗中包围的身影身不由己地往后倒退。
光芒散尽,冷玉婵傲然站在门前,纤尘不染,而在她的身前,商无情双膝跪地,双手撑地,全身上下均在瑟瑟发抖,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那柄十字圣光被冷玉婵的食中二指捏住剑柄,她轻轻在空中挥了挥。
“就是你要杀我?”冷玉婵轻声道,似乎在和剑说话,又仿佛在对商无情说。
商无情剧烈地咳嗽,鲜血不断地从他的嘴角溢出。
他知道冷玉婵很强,但没有想到冷玉婵这么强!
冷玉婵的纤足踩在他的头顶上,她轻声道:“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不用死。”
商无情笑了,那人说的没错,她真的很喜欢他。
“我已经给过我的答案,”商无情咳嗽道,“再见。”说着他闭上了双眼,与此同时,冷玉婵隐隐感觉到了不妥,正要动手杀他,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手中的那柄十字圣光中迸发出来,瞬间挣脱了她的束缚,只见它在空中旋绕一圈,从冷玉婵的背后刺来。与此同时,她身前的商无情爆发出惊人的气息,狠狠地扑向冷玉婵,像要拥抱爱人一般扑上来。
冷玉婵冷笑一声,她甚至不屑于转身,“难道他已经忘了,这样的技巧,全都是我教给他的吗?”她这样想道,心中的怒意更甚,她知道,只要防住商无情的攻击,只要不被商无情约束行动,后面的这柄剑,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但商无情只能用出同归于尽这样笨拙的招式,却令她莫名地生气。
她很生气,于是她狠狠一掌拍出,要杀了商无情。
但她却拍了个空,一掌击在空处,商无情已经不见了。
她迅速地看了一眼,他已经完全消失了。
而就在此时,她身后的十字圣光迸发出炽热的光芒,速度快到了极点!
冷玉婵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他就是十字圣光!但她却笑了起来,还好,你总算没有让我失望。
冷玉婵转身,她的手掌雪白无痕,却挡下了十字圣光这一剑,剑尖与她的掌心相碰,竟然发出金石相击般的声音!
十字圣光上的光芒越来越弱,就算是在风中摇曳的烛光。
冷玉婵冷漠道:“结束了。”眼中露出不耐烦的意味。
但在下一瞬间,她却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紧接着嘴角缓缓溢出鲜血,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处透出的那只鲜血淋漓的手掌,皱起了眉头。
商无情的面容在她的右侧出现,他喘息着附在冷玉婵耳畔,轻声道:“你终究忘了一件事——我是十字圣光,十字圣光却不是我。”
冷玉婵笑了笑,在死的这一刻,她依然美到了极点,她看着身前光芒微闪的十字圣光,说道:“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我从未让你失望。”商无情的头点在冷玉婵肩头,两人似乎一对恩爱无双的眷侣,但商无情的手却还插在冷玉婵的心口处。
冷玉婵脸上的笑意更甚,她鲜红的衣裙上绽放着更加鲜红的色彩,她知道自己要死了,她在想要不要带身后的这个男人一起上路,她犹豫了一下,她看了看东方泛白的天空。
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然后她死了。
商无情抽出自己的手,冷玉婵的鲜血沾满了他的整只手掌,他笑了笑,轻声对怀里的女子说:“别急,等等我。”
“来。”商无情对不远处落在地上的十字圣光轻轻招手,十字圣光顿时听话地飞起,然后,没有一丝犹豫地,刺入商无情的胸膛。
东边的天空泛起一圈红色,那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更多精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听雨僧,请多多支持。)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1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2017-3-15 21:56:19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支持。只要这篇精彩的小澳门星际还有读者读,就写下去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发表于 2017-3-15 21:58:04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收藏了一下。觉得神秘莫测,里面有玄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发表于 2017-3-16 22:11:22 | 只看该作者
建议还可以描写得再详细些,尤其情节辗转的部分一定要思路清晰,个见,供参考。
欣赏路人甲作品,公众号已关注,期待您的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书绿梨 发表于 2017-3-16 22:11
建议还可以描写得再详细些,尤其情节辗转的部分一定要思路清晰,个见,供参考。
欣赏路人甲作品,公众号已 ...

哈哈,是的,我还在学习如何写的更好,多谢你的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明月 发表于 2017-3-15 21:56
支持。只要这篇精彩的小澳门星际还有读者读,就写下去吧。

谢谢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40 , Processed in 0.2416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