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457|回复: 6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短篇澳门星际] “你哥要休了我呢”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15:11:2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党项人 于 2017-3-15 15:13 编辑

   
     史无前列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还是个中学生的元朝因平时很爱学习所以成绩一直优良,理解个什么新事物也快。所以【五一六通知】传遍神州大地后,元朝学得快理解得快加之革干出身的那股当然的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的劲头,很快就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与学校的一些革干子弟们组织了由元朝任“一号勤务员”(那个年头的新领导们都自谦称之为勤务员,一把手则称一号勤务员)的红卫兵队伍,轰轰烈烈的开始了破四旧、立四新的活动。
     不料好景不长,过了国庆节不久,元朝的父亲就成为走资派靠边站了。元朝继续以“一号勤务员”领导“革命”就有诸多不便了。元朝灵活一动以需要赴外地“取经改造触动灵魂”委托二号勤务负责,取出大印盖了几张空白介绍信,伙同几个同类同伴直赴首都取革命直经去了。
     在北京逗留了近一个月的元朝,每天早出晚归不停地从这个大学到那个机关,看大字报,与首都红卫兵“探索”,更在十一月十一日受到了毛主席乘车的大检阅。元朝他们那巴掌呀,拍的红了又红。那嗓门呀,喊万岁喊的个个都是哑嗓子。那跳着脚跺的那地面呀,按照软硬不同坑的深浅不一反正马路边都是坑。
     毛主席接见完了,元朝就按照党中央的号召回去闹革命。他好不容易在北京站挤上了一趟火车。车上呀人滿为患。一路上元朝就一直在车厢洗脸间台子上坐着不要说吃饭连水都喝不上。就这样全凭年轻身体好硬撑到西安元朝也实在受不了了。想起了自己的老家不正是陕北人氏吗,于是他干脆挤下车问明了到原籍的走法逐在 车站旁的一个小餐馆吃了点饭就跑到汽车站硬爬上一辆客运卡车继续了自己的行程。
     车辆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整整地颠簸了一天,终于到了中国革命史上的著名革命圣地。元朝在这里先后到那几个当年中央领导们居住过的圣地瞻仰拜访索取真经。还登上了那座名塔所在的山顶俯瞰黑烟滚滚的山城。冬天呀,当地人们取暖只有烧煤所遇黑烟滚滚呛人得很。放眼望去那条中国革命史上著名的河流则被冰封住了全然没有“在咆哮”的雄伟壮观(以后元朝到了这里生活战斗才知道除非上游下暴雨否则河流永远是潺潺流水那有“咆哮”的景观。)
     山城的革命运动不是那么轰轰烈烈,元朝到本地大学、师范学校等处看了一天大字报,见上面除了转抄外地尤其是北京的一些内容外,就本地的问题基本是鸡毛蒜皮的内容没有什么新意。给元朝他们这些外来的红卫兵一个感觉是“革命圣地”的革命运动不怎么样。于是元朝他们这些外来的红卫兵还在大街上组织几场演讲但苦于语言问题并没有多少人听讲。也可以说元朝他们这些从北京取了真经的红卫兵小将们真诚的“传经送宝”没有什么效果。
     但就这传经送宝,元朝还送出了一场闹剧。
     看到这里革命运动难以推展,元朝他们认真学习了毛主席著作,真管用呀,就元朝他们这一番急用先学,当即立竿见影地得出了要从“农村”开始革命的结论,于是一帮人分手各奔东西深入农村“传经送宝”去了。元朝呢,几个月以来的运动的这番折腾,心里已经对这类运动有些模糊的、新的认识干脆趁此机会直接到原籍的小山村“传经送宝”去了。
     到了原籍,家乡人见到了元朝真是欢喜无比。尤其是元朝的奶奶,自打元朝父亲参加红军闹革命以后,老人家就牵挂在心几十年。突然见到了元朝这个从末谋面穿着一身旧军装气宇昂昂的孙子,喜爱之情就不用细述了。天天变着法给元朝吃各种各样的陕北小吃(这点元朝直到插队才理解奶奶的喜爱元朝之心。因为平时农民谁敢这么吃!)
     元朝呢,也许是奶奶给做的好饭吃的多了,还不忘自己所肩负的“传经送宝”之巨任。自告奋勇翻山越岭步行十多里路到公社中学找到校长给人家讲【五一六通知】,幸福地向人家宣讲毛主席的亲切接见,讲北京市的大中学校贴的大字报等等。要推动运动高潮发展。性急的元朝不等校长说什么就拉着校长到操场要给正上体育课的学生宣讲宣讲。
     只见元朝身着旧军服,斜挎着盖子上有个红五星的军书包,戴顶绿军帽,手捧在北京“取经”时硬从人家手中连要带抢得来的一本毛主席语录即红遍大江南北的红宝书,站在操场的土台子上慷慨激昂的宣讲起来。全然不顾台下的学生们那迷茫的眼神。没讲几句校长以你说的话我们“亥不哈”(当地土语不懂的意思)结果还是没有传成经送成宝。元朝涨红了脸还想努力一番,陪元朝同去的堂兄也是本村的队长硬把元朝拉下土台督促“赶紧走”。而校长却同堂兄说了几句话元朝也“亥不哈”。不过元朝能从堂兄摆手的姿势看出也不会是什么好话。
     堂兄赶紧告诉校长“这是我二大(即元朝的父亲)的儿子”。校长闻听怔了一怔,紧蹦着的脸淀开了笑容,朝元朝伸出手来说:“啊,原来是世兄。哎呀,这么多年没有见着老首长了。你爸爸好吧。”元朝呢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不知校长阴转晴的原因,但出于礼貌还是握住了校长的手回答父亲尚好。
     在回村的路上,堂兄有些埋怨地说这小山村不比你们那些大地方,都是乡里乡亲的,谁批谁谁斗谁呢。元朝还反讥堂兄阶级斗争观点模糊,“你还是队长呢,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精神哪里去了?”堂兄说我说不过你也不能说你。但外人可不管你这一套。人家校长刚才就说你是个“憨半疵”也就是说连傻瓜都不如。“要不是校长当年在二大手下干过乡文书,人家就叫派出所了。”
     元朝直给堂兄叫喊“什么?他敢说我们毛主席的红卫兵连傻瓜不如,还要叫派出所。你刚才为什么不给我说呢?不行,我得回去找他整个明白。”
   “行了行了,赶紧回去。奶奶不是说了要咱们早点回去吃席呢。”
   “吃什么席?”元朝不解的问,
   “你管吃什嘛席,走,走。”堂兄一把拖住转过身的元朝。
      走到半路,堂兄方便去了,元朝慢腾腾地走着。突然间耳边响起了喧闹不齐的音乐声,紧接着对面山脚迎面而来一群人。元朝定睛一看,热闹,前面有敲打锣鼓的,有吹喇叭的(以后插队知道是唢呐),中间还有几个人抬着什么?“啊,这不是轿子吗,怎么……?”
     嘿、嘿、嘿!这是什么年代了,还敢有坐轿子的还有抬轿子的。这明明就是四旧嘛。咱们红卫兵还能不管?元朝当时的革命劲头就来了。
     元朝当即紧走几步,手举红宝书,高声叫道“停下,停下,你们怎么还搞四旧这一套?”
     因山路狭窄元朝又“横书勒步”大将军般地在路中间,队伍只好在元朝面前停了下来。一个管事模样元朝怎么见着似乎眼熟的人从后面上来让音乐人不吹不打了,然后问元朝“是你呀,我们这是迎亲回村来的,你挡住做什嘛。”
     元朝说“这轿子是封建社会的东西是四旧嘛,你们为什么还用?这不是公然对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嘛。”
   “你说什嘛我们亥不哈,我们迎亲关你什嘛事?让开。”对方不耐烦地高声喝叫。
    元朝哪里能示弱。比他声还高的唱起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过在空旷的山野外,尽管元朝为了显示自己的革命斗志己是用上了全力脸红脖子粗那声音仍旧显得很小。
     就在元朝“革命”中,又有几个人到了元朝跟前。奇怪的是,这些人元朝似乎都见过面熟的很。“对了,都是庄里的人嘛”元朝突然想起来了。
   “各位乡亲们啦,”元朝操着半生不熟的川味普通话。通过几天的实践元朝知道,元朝如果说川话不要说方言就那快如机枪的语速人家是绝对听不懂的,好在元朝还学了一些川味普通话即所谓的“官话”。这“官话”嘛当地人还是能听懂的当然人家不想听也可以“亥不哈”。
    “乡亲们啦,我们都是贫下中农呀,是毛主席带领我们翻身解放当家做主了。现在我们要继续紧跟毛主席闹革命,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像你们这坐轿子就是封建主义的残渣余孽,就是如今革命的对象嘛,今天我们要一起把它革命掉。”
    众人听了后,有几个人朝元朝逼近了几步但又止住了脚步,其中一人开口道“世兄,你不知道,今天我们这是迎亲咧,论起来这新娘子你还得叫一声嫂子呢。这样吧,你革你的命,我们走我们的路。大伙,走。”人家拔步要走。
    “不行!”元朝一声嚎叫,“走可以,但轿子不能坐。让她下来自己走。”
   “你说什嘛?”大伙激怒了,“让开,让开。南蛮子还想四下里嚣张。”接着有人就把元朝拖到路下腾出道人家就走了。
     元朝那能示弱呢,于是同拖他的人扭打在一起。可以明显感觉,人家只是招架不还手,而元朝呢则是连吃奶的劲都使上了还把学的三脚猫武术都用上了也是个平手。就在他们两人的争斗中人家轿子走远了,而与元朝争斗的人也想脱身赶上去。元朝觉得今天的两场革命都失败了这面子栽了不说,这革命哪能半途而废,所以紧揪住他不放,俗话说好汉怕赖汉赖汉怕死汉,元朝这光棍般的缠打,尽管对方明显增强了力量可一时也没办法摆脱元朝。
    正在相持不下时,“方便”的堂兄回来了。他大喊“你们这是做甚呢,都把手松开。”
    元朝俩气喘嘘嘘地仍在争斗,堂兄上来先把对方拉一边说“你做甚呢,咋介和他争斗个甚呢。”
    对方有点委屈的叫了声“二哥”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说实话当时他们的有些话元朝听不懂,但大致上元朝认为人家没有说假话。
    堂兄听了“嘿”了一声,要对方“赶紧走,不要误事”。对方朝元朝笑了笑回头一溜烟跑了去追赶迎亲队伍。
    元朝见他走了,气急败坏地埋怨堂兄“你为啥子把他放走了。”堂兄说他也是你的一个远房堂兄,今天是他哥也是你哥结婚!他们一早就去女家迎新娘子。咳,我给你说,本地的风俗这迎亲的队伍是不能被阻挡的。要不然的话……唉,唉,不说了。行了行了赶紧走,奶奶早上告诉咱们早去早回要赶吃席就是吃他们家的。咱快走,不要耽误了。也省的奶奶操心。”
    “我才不去呢。我们国家都解放这么多年了,这村庄里还有坐轿子的,纯粹的封建主义思想满脑袋。你做为队长为什么不管?”
    “我管?我、我、我……还是先平平安安把你送到奶奶跟前再说吧。”
    以后元朝插队回到山村。当年因坐轿子被元朝当四旧阻挡在半路的元朝还得叫声堂嫂子的那位当然已经不是新娘子了,见了元朝就笑道:“兄弟呀,就你那年一挡可冲了我的仙气,害得我这几年尽给你哥生了一堆闺女。你哥想起来就喊叫要休了我咧。”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2017-3-15 17:26:18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闹革命闹出笑话了,这闹得叫啥子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发表于 2017-3-15 17:26:19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闹革命闹出笑话了,这闹得叫啥子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发表于 2017-3-15 17:26:22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闹革命闹出笑话了,这闹得叫啥子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17-3-15 17:26:23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闹革命闹出笑话了,这闹得叫啥子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07:25:38 | 只看该作者
独孤憔夫 发表于 2017-3-15 17:26
闹革命闹出笑话了,这闹得叫啥子嘛?

估计还有笑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07:25:41 | 只看该作者
独孤憔夫 发表于 2017-3-15 17:26
闹革命闹出笑话了,这闹得叫啥子嘛?

估计还有笑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46 , Processed in 0.47154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