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48|回复: 2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连载澳门星际] 《挂失的姻缘》第十二章 结缘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0:50:0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道缘 于 2017-3-20 11:36 编辑

第十二章 结缘

踏燕凌云迎春忙,难掩风流,一任纵放。
萍踪何处苦淹藏?多少山光,尽入词章。         
野鹤闲游渡寒塘,云遍山川,会得顽郎。
今逢奇事不彷徨,鹄志昭扬,天命仍昂。
王哲看到李道缘的确是一个世外高人,有心把她留在身边局为己用,还没等吃完饭,他就张罗开了。他马上让大管家腾出上等客房,可是,李道缘不想留在此处,客栈里还有两个人在等她,于是说道:“不必劳烦王相爷,我在客栈就可以了,再说,我那里还有两个弟弟在等我。”
“那怎么行,你是我请来的客人。知道的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容不下人呢。就这么说定了。你如果不愿意在本府里住离这里不远另有一套院落,你可以搬到那里去住,那里比较安静。”
“无功受禄寝食难安。不知能帮得上王丞相什么?”李道缘推辞不过,心想,反正是你要我来的,在你这里住也没什么不可。
“暂且休息,来日方长。”王哲那是什么人,他脑袋里的算盘可打的不一般,他是不想惊跑李道缘这条大鱼,他要慢慢了解她,利用她为自己服务。
     “是呀,师父。您住在这里,我还能和您学习点东西。您太了不起。”王慧聪手舞足蹈,十分兴奋地说着,他的朋友绝缘也不住的点头。
“请二公子不要叫我师父。我是不会轻易收徒弟的。这要看你是否有缘。”李道缘端坐着,看一眼王慧聪,又瞄一下王哲。
“对对,这要看缘分。日后再说。”王哲马上接过话茬,同时白了一眼王慧聪,怪他怎那么不懂把握火候。王慧聪也意识到不能急于求成。因此也就不再吱声。
“李真人,一会儿随一德熟悉一下这里,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吩咐下人办就是了。”王哲压住内心的激动,他为能找到这样的高人而庆幸。他认为,只要留住李道缘能为自己服务,花多少银两已经不是数字的问题。但是,这却给贪财的吴一德心里压上一块重重的大石头,他嫉妒的欲火由所有的缝隙邪窜出来,熊熊的在心底燃烧,使得他整个人处于爆炸的状态。他狠狠地咬牙,紧握拳头,恨不得要撕碎抢了他位置的李道缘。但是此时,他却硬生生吞回这只恶毒的箭,满面堆笑,卑躬屈膝,一副让人生厌又可怜兮兮多的样子。
吴一德带领李道缘左转右转来到炼丹药的地方,那是一扇紧闭的铁门,两个窗子开在了高处,房顶的烟筒冒着青烟,远远就能闻到一股草药味,门前有两个家丁把守着,看上去十分森严。门是锁着的。
“李真人,这就是炼丹药的地方。进去瞧瞧?”看到吴一德神秘的样子,李道缘欲言又止,轻轻地点点头算是应允。
吴一德打开门锁,开了门。一股热气迎面扑来。屋子中央有一个高台,炼丹炉就安放在高台上,此时,炉中正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路子前一个光头赤背的男人正在往炉中添木柴,他像被施了咒一样的机器人,对进来的人毫无反应,就知道往炼丹炉里添柴,维持着火焰不灭。
李道缘一直保持沉默,这让吴一德有点犯难,他从李道缘身上看不出一点他想要的东西。李道缘似乎对这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吴一德看着李道缘手指炼丹炉说道:“这可是王相爷的头等大事,此次请您来就是协助我完成这丹药的炼成。”说到此处,他显出一副得意的样子,像是在说,你是我的助手。
李道缘扫他一眼慢慢的说:“我没兴趣,也没那个能耐。”她的语气很低沉,吴一德脸上掠过一丝浅笑,不知是得意还是无奈。
离开炼丹房,吴一德又领李道缘到别处转转,一路无语。此行目的李道缘已经明白,看来王相爷是不会让她轻易离开这里的。她在想着怎样抽身。在通往白玉水池的回廊里,一个白衣少年拦住李道缘的去路。“我正想打探你的去处,没想到你送上门来啦。这就别怪小爷我不客气啦。”说着他身后的几个家丁仗着是他们的府邸,一个个趾高气扬掐着腰仰着下巴,用挑战的目光盯着李道缘。其中有一个低着头,就是那个愿意让李道缘拦轿子的那个抬轿子的青年。当时李道缘就看出他与众不同,日后必能成就大事。
李道缘与那白衣少年目光对视着,那少年渐渐露出胆怯。
“怎么?还想找打吗?”李道缘从腰间抽出一把折扇,看看扇子,又看看那班人,用扇子的一头轻轻地敲打着自己另一只手心,微笑不语。那班人吃过她的亏,晓得她的厉害,没有一个敢带头冲过来。双方就这样坚持着。
吴一德本想看一出好戏,没想到小少爷竟然这般熊气。这时,他来到白衣少年与李道缘之间笑着给那少年作揖,还没等他开口,就听那少年大声嚷着:“你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出招!”那少年用一只手指指着吴一德的鼻子。怒目圆睁。
“小少爷您听我说……”吴一德想要解释什么,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听那少年呵斥道:“滚开!”说着一抬手,把吴一德拨啦一边去了。对着李道缘胸口就起一个飞脚。李道缘也不躲闪,用扇子轻轻一拨,那少年的腿就旋转到一边去了。那班人一拥而上,只见一道光环把李道缘围住,刹那间,光环开处,就听,啪啪啪几声响过,再看那班人七倒八歪像被抽了筋一样软软地扒在地上呻吟。哪里还有再攻击的力气。
吴一德看呆了。这是什么武器?他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见那白衣少年抢两步来到李道缘跟前咕咚一声跪在地上不由分说就给李道缘磕起头来。不是求饶,他明明口口声声喊着:“师父。”
李道缘起初一愣,接着掐指一算,你还别说,这白衣少年和她真就有缘。其他那些人一看也都爬起来跪在李道缘面前,抱着拳,眼巴巴的望着她。
“你,你,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其他人都散了吧。”李道缘用手指着白衣少年和那个当时见她低头的青年。然后回过头来问吴一德:“吴道长,还有什么地方我们没有走到的?”李道缘暗自窃笑故作神态,看一眼跪在那里的白衣少年,也不理他。
“这边请。”吴一德打着手势,腰略躬着,比先前恭敬多了,他不得不佩服李道缘,同时频频回头看那白衣少年……
在他们打架的时候,早就有人去报告王相爷,相爷王哲愤愤地说一句:“不争气的东西。”说完,直奔出事地点。他在这里没有看到李道缘,却见儿子跪在地上。平日里就连他这个做爹的都管不了的这个小儿子,如今乖乖地跪在这里,没人看管。
“大壮。怎么回事?”王哲没有问他小儿子,而是问跪在他旁边的那个青年人。
“回相爷,他是这么回事。”那个叫大壮的青年人一五一十把刚才发生的事学了一遍。一开始,王哲的脸气得通红,渐渐地他的脸上挂满笑容,后来竟然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天意呀!”他笑着,捋着胡须自顾走了。剩下的人莫明其妙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胡乱猜想着什么。
原来,这小少爷是王相爷最小的儿子,名字叫王梦仙,据说他出生的时候老夫人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神仙把一头受伤的小鹿交给她收养,她醒后就产下这个儿子,由此,王哲给他取名梦仙。小梦仙特别聪明,但是他有点霸道,加上他身体一直虚弱多病,家里人都让着他,宠着他,把他惯得一身臭脾气,他时常古里古怪的,父母拿他也没办法,越大越管不了了。后来,来了一个道士,就是现在的吴一德,他说可以调教王梦仙,同时也能把他的病医好。可是,时间已经过去两年了,一点起色也没有。要不是吴一德正在炼丹药,王哲早就把他打发掉了。今天在餐桌上的一幕幕情景,着实让他吃惊不小。他的心里一直在汹涌澎湃。他发誓一定要把李道缘留下来,但是心里却没底。李道缘小小的年纪竟然有那么大本事,了不得,吴一德绝不是李道缘的对手。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比李道缘更有本事的人呢。他越想越激动,又苦于没有计谋可施展。餐桌上,很明显,李道缘已经拒绝二儿子王慧聪,没成想,到这山穷水尽疑无路时,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李道缘偏偏看上了这个烫手山芋,没人能治得了的这个小混蛋。你看刚才他跪在那里认真的样子,不用说,一定是李道缘收服了他。王哲现在踏实多了。
李道缘随着吴一德在王府上下转了一圈,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院子,院落套着院落,长廊迂回假山水池,房舍多处,各种佣人。就连丫鬟的穿戴都比自己母亲穿戴得好。
一个时辰以后,当李道缘回到教训白衣少年的地方时,见他们还跪在那里,她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对着他们两个说:“起来吧。”
“师父,您是说,您已经答应收我为徒啦?”王梦仙兴奋地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揉揉跪的酸痛的膝盖,瘸着腿站在李道缘前面,笑呵呵地看着她,脸上调皮的样子仍然可见。
“我说过收你为徒吗?”李道缘坏坏地一笑,这可急坏了王梦仙,他哀求的说道:“是我得罪了师父,我罚自己还继续跪在这里,直到您消气为止。好不好。”说着,真就接着跪下去。眼巴巴的望着李道缘,那眸光让人看着心疼。
“好啦。起来吧。”
“不,您不答应,我一直跪下去,到您答应为止。”这小子还来了犟劲儿。
“那你就跪着吧。”李道缘没有再看他,抬腿走了……
李道缘一直和王哲聊着,王哲绝口不提王梦仙半个字,一炷香之后,窗外忽然下起大雨,又是一炷香之后,有人来报:“相爷,小少爷昏倒了。还在雨里。他不让我们碰他,我们谁都不敢过去。”
“知道了,你下去吧。”王哲平静的说着,就像不关他的事一样。
“我去看看。”李道缘起身冒雨来到王梦仙跪着的地方,大壮还跪在那里,王梦仙横卧在地上脸色发青,李道缘二话没说,抱起王梦仙就走,她回头喊了一句:“你还不起来!”
大壮赶忙从地上爬起来,跟在李道缘身后。
“带我去他的住处。”李道缘走在长亭子里避着雨,王哲一直跟着,他听到李道缘让他带路,心里早就乐开花了。
“让我来吧。”王哲刚要伸手。
“前边走。”李道缘看他一眼。王哲赶忙一路小跑在前边引路,他看着儿子心疼得乱颤,但是他嘴里什么都不说。一直来到王梦仙的卧室,李道缘把他放到床榻上,坐在他床边摸了一下他的脉象。然后站起身用手指啪啪啪连点几个大穴,紧接着,她双手悬空,在王梦仙身上从头到脚游走三遍。王梦仙的头上开始冒气,脸色渐渐红润,胸口起伏有了呼吸。他微微睁开眼睛,嘴唇动了动,想叫师父,最终没有力气发出声来。
“把他的衣服换掉。灌他一碗姜汤。他没事了。”说完,李道缘离开王梦仙的卧室,离开这所大院,离开了王府。王哲一直跟着她,在大门口他还是忍不住叫住她:“李真人请留步。”
“不是说好了,我明天再来么,还有什么事吗?”
“不不,没有别的事啦,我是怕你来回跑太辛苦。给你备一顶轿子吧。”
“不必了。明天见。”
王哲脑海里总是回响李道缘的话:“你不必强留我,我自由惯了,我要想走,想必你也拦不住。”
李道缘回到驿站已经是傍晚十分。李远和王小二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着他回来,见到她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就那样定定的看着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俩还没吃饭吧?”李道缘微笑着望着他们关心地说。
“嗯嗯”他们点着头。
“走!我们一起吃饭去。”
“我还以为你把我们忘了呢?”李远嘟囔一句,还是被李道缘听到了,于是逗他一句:“我要是不回来呢?”
“我会很想你。”
沉默一瞬间。
“走呀!你去不去?”李道缘转身朝着驿站外面走去,李远和王小二紧跟上去……
第二天上午,李道缘来到王相府,两个守门人一改昨日态度,没有为难她让她等候。而是热情的把她请进去,李道缘还是让他去通报一声。王哲早已静候在会客厅。见李道缘进来他满脸堆笑:“李真人早。”
“王相爷早。你家小公子好些了吗?”
“托李真人的福,他好多了。”
“带我去看看。”
“好。”
李道缘跟着王哲来到王梦仙的住处,王梦仙还在床上躺着,看上去十分虚弱。他见李道缘来了,非常激动,连忙爬起来下床就要给李道缘磕头,李道缘上前一步一手扶住他。
“快躺下,让我看看。”李道缘探手为他把脉然,后回过头对他们说道:“你们先出去。没有我允许,不得进来。”王哲最后一个离开,他关好门,静静地在外边候着。
李道缘从王梦仙的脉象上感觉到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控制着这副躯干,这不是他这点福分能消受地起得。今天,是老天爷让她遇到这个难以调教的王梦仙,是不是在暗示着什么。
每一个人来到这个尘世,都是带着任务来的,你不完成,绝对不让你回去交差。她,李道缘近乎神仙一般的人,本领高强,怎能少的了重任在肩呢。眼前躺在床上的这个家伙跟她缘分不浅。此时她已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于是对王梦仙说道:“你坐起来。”
王梦仙瞧着李道缘,慢慢坐起来。
“面向我。”李道缘像是在命令。
王梦仙转动着,摆好姿势,眸光一直没有离开李道缘的眼睛。
“闭上眼睛。”
王梦仙非常听话。
李道缘在床沿上与他对坐着,伸出一只手扶住他的头顶,另一只手成拜佛状竖在胸前。双眼微闭,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就有一股电光顺着王梦仙的头顶通过李道缘的手传进李道缘的身体里。王梦仙感觉自己像是要飘起来,他想睁开眼睛看看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觉到眼皮有千斤重,无论怎样努力,就是睁不开。不过,他是越来越轻松,没有了往日的萎靡,身上的千斤坠一下子就卸掉了,顿觉舒服无比。
李道缘收回手臂,双掌合十,在胸前停留一会,长长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吐出,随即睁开双眼。这时她发现王梦仙正在睁着大大的双眼盯着自己。见李道缘睁开眼睛直视他,他不好意思地笑笑,那样活泼可爱。他一个高跳下床,一转身对着李道缘跪下去口中喊着:“师父,受梦仙一拜!”
“你叫梦仙?”李道缘心里一惊,面上没有表情。声音甚是平静。
“是的,我叫王梦仙。我妈生我前梦到一位神仙交给她一头有病的小鹿要她抚养,醒后就生下我。父亲给我取的名字。”
忽然,李道缘想起昨天他轿子中的包着一身红布的女孩,于是便问道:“你为什么要抢人家的女孩?”
“我身体一直不好。是吴一德说我身体里的火很旺,要我采阴补阳中和。”
“多长时间了?”
“大约两年。”
“可见好些?”
“没有起色。”
“胡闹!”
“是。不是!”王梦仙不知怎样回答,样子怪怪的。看得李道缘想笑,她又一个不解:“为什么要用红布包裹着?”
“吴一德说是在交配前,防止她的阴气卸掉。”(这就是后来人们结婚时,为什么要在头上蒙着一块红布。这回你知道了吧。)
“一片鬼话!以后不许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李道缘气得瞪他一眼,转念一想,也不能怪他,于是口气缓和许多:“你虽然与我有缘,但是,我还不能把你收到我的门下。不是因为你是男人,而是时机不到。你且暂作我的门外俗家弟子吧。”
“谢谢师傅。”王梦仙心里不是十分满意,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他马上又给李道缘磕了三个响头。
“起来吧。”李道缘起身扶起王梦仙。师徒二人走出房间,门外的人一直等候着,各揣心腹事。见他们出来各自表情不一样,尤其是王哲没见过他如此这么吃惊的,简直就像不认识他的小儿子王梦仙一样,一步窜到他的跟前,来着他的双手,眼睛上下左右不停地转换着角度打量着王梦仙,王梦仙粉红的脸上挂着难得的笑容。王老夫人一直抹着眼泪,激动地什么都说不出来。吴一德胆怯地偷眼瞄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万分小心的留意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就在他揣摩李道缘的心思时,忽然听到李道缘点他的名字:“吴一德!”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凡间俗界若篱笼,谁又与谁感悟同?
试问世间几人醒?多攀权贵做爬虫。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2017-3-20 11:19:07 | 只看该作者
大作。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8:19:29 | 只看该作者

感谢您关注。道缘给您敬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43 , Processed in 0.28938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