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30|回复: 1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连载澳门星际] 七三一 第十四章石原四郎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王连长和两个战士就这样在牢房里过了第一个很冷的夜晚。尽管他无从知道这里的一些事,也感到这里,一切处于一种严密的管制下,当然就非常难地别想知道进一步的情况,这就是说:只要日本人想干什么都是在一种十分严密的状态下进行,一个外人特别中国人更是防止的对象。中午,牢里刚吃饭,吃过后,还送来苹果、点心跟这里的中国人吃。
“哎呀,真没有想到这里伙食比别处好!”小姜高兴说,并拿着苹果就吃起来。老哥说:
“是呀,我来了两个月,都吃的非常好!”他说到这里。非常疑惑又说:“我记得,在别处的监牢里,犯人吃的是发霉的面粉、米。”
王连长都觉得好奇。他想道:为什么这处监狱吃得好,跟别的监狱不一样?难道日本人会有好心吗?想到这里,王连长觉得奇怪。
张副排长看到自己连长站在那里,略低头沉思。就问:
“连长,你想什么?”
王连长没有要回答,也不知怎样回答。
一个机灵的25岁的青年何发财说:“他一定在想这里的伙食。”
张副排长问他:“你怎么看不出来了?”
“老哥刚才不是谈到了这个话吗?”
“嗯,应该是。”小姜也这样说。
“哎,这有什么好想的,我们被抓来是一定活不长的。只是只要活着,就尽量活,说不定,被鬼子带走了,就真的走了。”青年小何说。看来,他似乎感到了自己生死两茫茫。
这话令一屋的人都不是滋味,脸上的愉快一下就消失了。
    王连长从落入鬼子的手里就明白:自己是活不了。可这一天了,他也没有看到自己被杀,还有张副排长、小姜。从刚才的这个叫何发财的话里,他感到了:一旦被鬼子带走,就是一种死。这种马上就死?怎么死?令他觉得会来到,可是是好久呢?是今天,明天,或者过几天,这谁又知道?尽管王连长从参加抗联的那一天起,他就自己明白会有牺牲的这一天,但是,他根本就想不到自己被抓进监狱。他想到这里又沉重又无奈。不过,他又想道:自己参加抗联六七年了,也打死了不少鬼子,死了,就值得了。
之后,大家就坐在灰黑的阴冷的墙边背靠墙。就像他们的背上有一块石板一样,冷阴阴的!
大家都不说话了,气氛一下就沉闷。谁也不知道,这个下午该怎样过。每个人都在担忧不安中,担心牢门边随时会出现一张冷酷脸,拿着上了一把细长闪亮刺刀的鬼子阴冷身影。
  ……
    这样到了下午13点半,就是在他们沉闷后的半个小时不到,牢门就打开了。门口出现几个拿枪的鬼子,而还有一些去别的牢房了。包括王连长在内的牢房里的人,都听到了钥匙在锁孔里扭动的声响,然后,是哐当一声,应该是牢门打开的声音。同时,听到了鬼子威严的这喊一声、或在隔壁那间房吆喝一声的喊声,同时,有一些隔壁犯人的骚动声。
这应该,就是把犯人提出去的时候,王连长想道。他看见:老哥和一些人都站起来;就示意身边小姜、张副排长也起来。
两个鬼子走进房来,两只不可违例而冷酷的眼睛朝王连长这面看,不知道在审看什么,然后,就把眼光转过去往老哥那里看。
好像老哥有些壮实,一个鬼子朝他一指:
“把他带走!”
一个鬼子说:“叶(日语:不)。”他看到了刚才和张副排长说话的有些壮实、是苹果脸、性情开朗25岁个子中等的何发财,改变了主意。说(用日语):“这个马路大不错,就他。”
于是,两个鬼子伸出手,要把何发财带走。
何发财立刻挣扎一下,身子本能地往房里回奔。他意识道:自己活不久了。心里十分恐慌,人马上本能挣扎起来,不想被带走。虽然他不确定一一一自己是押出去就死,还是过后死。他紧张又茫然,坚决不肯走,就好像一跨出牢门就被打死似的。
然后,他还是被强行带出去;此时在隔壁牢房,还有一些人也被带出来,从他们的牢门边,缓慢地走过去。王连长看到他们的脸上几乎灰土,就像石板。他虽然听不懂鬼子的话,可已明白:这是带人出去……
     有一栋两层长方形白色大楼,就像厂部,日军部队长的办公室在二楼一间具有研究气息的房子里。
在办公桌的窗边,一个戴着眼镜,人看起来俊逸、尖鼻子,一双充满豪迈而野心勃勃的眼睛盯着在大楼背面四周的较远处的高低不一的,间或被一片楼房遮住、或者在两栋楼边相接往里,有一些平房的视角。他就是日军731细菌部队的部队长43岁的石原四郎。他家住日本千叶县,身高1米8,非常敦实,在日本男军人中是非常高的最理想的身材。他读过书,人聪明、勤奋。一个日本医学老师说:石原不是一个学者型攻读者,而是一个利用细菌事业谋求前程的人。
他不断研究细菌的病理特征和对人的伤害程度,以及在最短的时间内,能进行广泛传播的实效性,而重点是:在短时间内,能迅速传播,把敌手瞬间感染至死,特别是作战中的军人。为此,他不断在日本陆军总部多次对重要人物进行竭力游说。他知道:通过这一件事,他就会或者在自己渴望的细菌事业上步入成功的阶梯,如果不能,他的远大前程就会立刻终止,他将不得不在年富力强的时代遗恨一生。显然还有一点,他是绝不会上战场的,他十分清楚:只要上战场,就被对方打死,他十分害怕!他希望选择这样一条双保险的路:又能建功,又没有危险,又能在细菌研发的道路获得成就。他知道,犯人是不会对他有威胁的,只有活的中国军人战俘、平民能满足他的条件。
后来,他的细菌研究报告获得了日本陆军总部的批准,并拨跟他二十万日元在中国东北作为研发细菌的经费。一个高级日军军官觉得可以把生化实验基地建立在日本本土。
就对身边的石原四郎说:“我看,这个实验室基地就建在我们本土。”
石原四郎听了,就立刻反对:“叶(日语:不)。”
官员非常不解,问:“那泥?(日语:为什么)”
对细菌研究很有见解的石原四郎十分清楚:传染性很强的细菌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要了日本人的大量生命。他凶恶地想道:与其让日本遭遇这一灾难,还不如把毒性强的细菌通通用在支那、支那人和军人的身上,用在敢于和大日本帝国对着干的支那军人的身上。这样,一打起仗,我们日军就不用流血,直接就把支那军队打败。嗯,还有那些下贱的支那人也一并灭掉。他想到这里,更是恨不得把他发明的鼠疫菌洒向全世界,灭死那些日本国的对手身上!
看到他在想。这个军官问:“石原君,你怎么不说话 ?”
“嗯,”石原刚想过,就注意到军官在看着他,有些迷惑,他知道对方在认真听他说话或者是他的回答。
就非常负责回答:“我建议,不要在日本本土,而在支那东北。理由是:在那里,可以一边制作细菌弹,一边及时用在和我们皇军作战的国军、八路军新四军、抗联的身上。”他说到这里,把他那长得光滑的长脸略探到比自己高一等的军官面前,神秘提醒道:
“进行细菌研发需要很多的人力资源和实验材料,而只有支那才符合这一条件,因为,支那人多材料充足。目前,我们日军已经控制了支那,就可以在支那本土上,用活人进行试验。”
这军官听了,顿时豁然开朗!非常信服地点点头,伸出拇指夸石原:“约喜!”
石原非常得意!又进一步献媚,就像一个妃子,在获得了皇上的好感后一样,又把他那光滑的脸伸到军官的尖下巴面前,颇有启迪意味地说:
“平时,是得不到这一有利条件的,只有在战争中才有这样的机会。”
军官明白他意思。那么,石原四郎是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现在日本控制中国,就可以毫无顾忌地用中国军民进行细菌实验,但是要绝对保密。军官又赞赏他。石原又想:
反正不是拿自己做实验,是支那人。就是万不得已,拿日本人做实验,都不要是自己,最好死得是:他人一一一中国军民。
他似乎觉得这还不够,好像是打消军官的顾忌,阴毒地说:“如果,细菌试验一旦暴露了,我们还可以把带有浓度很强的毒菌洒在支那土地上,让全支那人感染,发病而死,这是我渴望的最高境界。”
“岳西!”……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5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欣赏学习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42 , Processed in 0.24828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