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30|回复: 2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连载澳门星际] 七三一 第十五章古城试验场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这时,细菌班的班长田中英雄,30岁,家住日本千叶县(据历史记载:石原四郎为了自己的细菌研制有一个有力保障,就去自己的家乡千叶县招了当地的农民青年当兵。这些日本青年就跟着他成为日军,专门负责七三一的防卫、抓人,有些还进行了别的工作,比如:细菌繁殖的培养,生产装填等等。而田中英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一环一一一鼠疫培养班工作,又是班长。)田中英雄,长得一副马脸,只有一米六多,长得非常的丑;他眼睛眉毛斜吊在颧骨上,长而尖的鼻子,身材如木桶,是大嘴巴。他较快地走进石原的办公室。
先向站在里面的石原四郎敬了一个军礼,说:
“石原部队长,马路大(指的是:中国军民)已经装车完毕。”
“岳西。 ”石原回答了一句,他马上从非常自负的心情中,意识到了什么。就犹豫了。这时,看到他在这样的表情。田中英雄问:
“我们去安达野外训练场吗?”
石原感到了有些不妥,又没有想出什么。就张开他厚嘴唇,面孔沉吟,说:“这也是我担心的事。”
“哪尼?(日语:什么)”田中问。他已经等得心慌,像猫抓心子,因为,只要每次对中国人进行细菌实验,他都急不可耐,想马上就跟着车走,老害怕自己被落下似的。
闭闷了很久,石原才觉得这个问题的不妥性。他说:
“这个野外训练场,离我们部队太近了。一旦炮弹里的带鼠疫病菌的蚤子散播出来,我们731本部和周围的大楼都要被很快传染。”说到这里。石原想道:不能搞些对自己不利的事,应该无一列外地、毫不迟疑地用在支那军人和支那人的身上。可目前,又用在哪个地方呢?想到这里,石原就背起双手,还发愁地、眨了眨他那只擅长对付中国的阴冷的眼睛。
“我们怎么办?”田中英雄由于心急,很想马上就进行细菌弹实验的极大的期待中,被这样延缓下来,心里觉得不好。可他认为,这是石原的一种考虑。田中英雄像一只狗马上眼巴巴地望着石原。
“要重新找一个地方。”石原在“深沉”的思索中,咕噜一句,认为这是一个好思路。
“那到哪里去找呢?”
“我在想办法。”
两人就一时没有说话,都在想办法。这样,在装饰的、非常漂亮和舒适的大楼办公室里,一时就非常安静,好像里面一时间没有人似的。
然后,细菌生产实验第二管理负责人元祐次郎也走了进来。他看上去斯文。可能是等不得了就步子重,雄赳赳地走到石原的面前。说:
“部队长,我们出发了吧!”
然后,石原就告诉他自己的担忧,希望他提出一个建议。元祐就马上想到了在附近十八、九公里远的海拉尔县的一座古城。
“在离海拉尔不远,有一座古城,既能进行细菌弹的实验,又能尽快传染人。”
石原听了,把背在他硕肥的身子后的双手纵情地放开,心儿一下欢跳起来,他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不禁举起右手一摆,声音从他张开的白得如明矾的牙齿间吐出来。
“所得是嘎(日语:看来是哦)!”然后,他光滑的脸,还附着笑容。一种如被他人解开了的难题的顺畅感,他立刻急切地一喊:
“去古城!”
“嗨,部队长!”几个随从立刻把敬畏的头一鞠躬回答,就看到石原把一只擦得程亮的皮鞋的左脚,一副傲慢地跨出干净的门槛
,他要第一个赶到试验场。如果不是用中国人做细菌实验,他会像一支饿了几天的野狼,把关在牢房里的3000多名中国军民,亲手用武士刀活活地全部刺死,一个不剩。
     前面是两车的各装有25个中国人的汽车,在中国哈尔冰郊区的平坦公里上较快地开着。大路两边有些灰色低矮的旧房,路边还有些脱落了叶子的光溜溜树子。这时,坐在黑色桥车里的石原四郎,看到在前面开着的后车厢里有:二十多个身着灰土色棉衣、或蓝黑色发皱的长衫,背对着站有七八个肩挎打到头戴着黄色军帽的上边,上了令人胆寒而锋利的刺刀的步枪的鬼子前,仿佛被日本鬼子堵死后路的中国人。车子不断往前开着,时不时有些颠簸。
石原四郎看到这里,总有一种快感。一种由于浑身的“努力”自己才研究出的成果,马上就会用在中国人身上而期盼着看到的鼠疫菌的效果。先前,他已经试验了五六次,都不理想。这次,他还特别关照医学人员把浓度高的鼠疫杆菌用针注入进带有病毒的蚤子,并盛装进炮弹壳中,就是灌装进头尖体长土锈色的沉重的细菌弹。
   他为了天皇裕仁的大东亚圣战,而内心里主要是为了自己的远大前程,和在731工作的众多从全日本广纳“贤才”的、道德有瑕疵的医学家、细菌专家不断地研究生化武器的致命毒性费劲了心血。为了加快细菌武器的多样化,石原四郎“精心专攻”了伤寒、霍乱、瓦斯毒气、炭疽、鼻疽菌的在更深领域的致命性和强毒性。并乐此不疲地“刻苦”研究专研。他最拿手的、是他擅长搞关于鼠疫、炭疽、鼻疽菌在用于中国抵抗力量一一一八路军、新四军、国军、抗联军人的生化项目上。比如:这些细菌必须达到:杀伤力极强,传染性极广的理想效果,而在最短的时间内,使上万人迅速感染致死,而这才是石原四郎的“奋斗”目标。他还擅长用在大日本帝国的对手身上一一一中国。
他为了这个伟大的目标,乐此不疲,他坚信:刀枪武器再强,强者一方还是要大量死人。他深深地知道:只有细菌武器,才能把中国军队和所有与日本对着干的一切抵抗力量,瞬间灭掉,而这就是他和日本高层的统治者真正的目的。
在这一宏大蓝图和强烈愿望的思绪里,石原像听咪咪之音一样,已经不看不注意到黑色的小桥车开始到海拉尔的古城的近路了。
    直到车子进了城,十多分钟后,在一个广场边停下。我们要说明一下:在他上车前,就立刻派人到古城进行了准备,他希望马上就进行试验。
到了那里,日方一切人员换上洁白防护服;车上的50个中国人,衣服被强行脱了,在寒冷的冬天里,光着上身被绑在木桩上,动弹不得。
远在广场边的石原等主要官员,在让手下做着各项准备。大约半个小时,
生产管理部长元祐,一个连后颈上的肉都丰润的他到石原的面前,报告:
“石原部队长,一切准备就绪。”
石原一听,非常的激动!就像是一个仪仗兵请求元首检阅三军一样。他非常豪迈地右手一挥:“试验开始!”
然后,元祐立刻拿起放在铺在桌子上的一层红呢绒布上的电话,向在古城边的已经把带有高浓度的鼠疫菌弹装上飞机的日本飞行员发出“伟大”的指示:
“起飞!”
“嗨!”几个日军飞行员尖声地一起回答。就开动飞机,朝古城中心的广场开来。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7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大作。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发表于 5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欣赏学习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42 , Processed in 0.45602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