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42|回复: 1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影视剧本] 师者(上)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青耶 于 2017-3-23 11:39 编辑

故事梗概
小学毕业十四年的同学聚会上,五音不全的林耶被大家起哄唱一首歌。从小自尊心就很强的她,硬着头皮唱起了小学语文老师教的那首歌。她的歌声唤醒了大家的记忆,大家忽略了她那走调的歌声和她一起唱起了歌,一起陷入了曾经的回忆。重拾年少时记忆的种子,让他们从小学已逝的汪老师身上有所领悟,汪老师也将以这样超过生命长度的方式活在他们的心中,直至他们也消失。
主要人物:
汪老师:五年级一班新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学生们毕业就退休了的老教师。
罗老师:五年级一班的数学老师。
以下皆是两位老师的学生:
林耶  王健(学委)  陈雨  敖吉  杨静  刘宇  叶嘉(班长)  梅睿

师者
一个人能活多久,不是由生命的长短决定的,而是由生命的价值决定的。

上篇

1.房间里

林耶打开笔记本
笔记本里连续发出“滴滴”的声音,林耶打开右下角闪烁着的QQ图标。
林耶独白:“精一小”?好久没有消息了。

2.QQ群里

王健:老同学们,多年不见了,有空一起吃个饭呗!
陈雨:健哥,这年头了,好多人都去玩微信了,大概看不到你的消息。
王健:有人看到就行。
刘宇:好啊!好啊!老同学们如果在群里的话就冒个泡,我们找个时间聚一聚。
陈雨:什么时间?
敖吉: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正好明天是周末,放假。
林耶(打字):明天,行。
王健:就这么说好了啊!明天聚会,有空的同学都来啊!
杨静:好。
陈雨:所以我们明天吃什么?
刘宇:陈雨,你就知道吃!
陈雨:你难道不吃东西?喂,刘宇,有女朋友了吗?明天带来看看,姐给你把把关。
刘宇:算了吧,你不祸害她就行了。
王健:在渝城能吃什么?当然吃火锅啦,我知道一家味道还不错的自助火锅店,大家想吃的都有,明天晚上去吧!老同学聚聚,我请客!
刘宇:行!就这么定了。王总请客!
王健:要来的私聊我,我好订位置。

3.自助火锅店 大厅内

林耶走进自助火锅店。
前台:请问几位?有预订吗?
林耶:嗯,同学聚会,昨天订的位置。
前台(用手指示):哦,在那边包房里,我带你过去。
林耶:不用了,谢谢!我自己过去就好,给他们一个惊喜!
前台:(微笑)好!请!
林耶独白(慢慢走到包房门口):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是不是都变了,会不会认不出他们了?林耶深吸一口气,把半掩着的门推开。

4.包房内

敖吉:林耶,你来啦!
林耶:(微笑)老同学!好久不见!大家或多或少还有些小时候的影子。
叶嘉:当然,万变不离其宗!
林耶独白:她叫叶嘉,是我们小学的班长,家教严格,成绩优异,相貌端庄,她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但她也羡慕我们这些熊孩子的友谊。
敖吉:(拉出了自己左侧的椅子)林耶,坐这儿!
林耶独白:这位叫敖吉,她是由单亲妈妈养大的,她的情商在小学的时候就比同龄的孩子高出好几倍。
林耶:好!
林耶:(坐下,跟自己左侧的陈雨打招呼)好久不见了!
陈雨:好久不见!
林耶独白:我左边这位叫陈雨,我的发小。她也是由单亲妈妈养大的,但是性格却跟敖吉相差太多,离家出走是她的专长,自称大姐大。陈雨旁边那个人是杨静(正在倒饮料),家庭条件良好,是个被父母保护的乖乖女。
敖吉(起身):梅睿第一个到,他去准备调料了,我们去拿一些菜吧,你们吃什么?
叶嘉 林耶(起身):我们跟你去!
刘宇(冲进包房,扶着们,撩了一下头发):嗨!老同学,你们好吗?
众人哄笑 三位女生离开包房
刘宇(失落):不理我(小声),她们去干嘛?
杨静:拿吃的。
刘宇:哦。
陈雨(倒饮料):刘宇,别得瑟了,找位置坐下。
刘宇(坐):我以为我是最晚到的,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来得更晚!
杨静:就差健哥了,他今天请客,应该快到了!
刘宇:哦!请客的迟到了,待会儿要罚酒三杯!对了,今天就我们几个人吗?
陈雨:怎么?你还嫌少?
刘宇:哪儿敢!哪儿敢!

5.大厅内

敖吉(看到王健走进店里):健哥,这儿!
王健(跟前台打过招呼,朝她们走去):不好意思,路上有点事耽搁了。
林耶(微笑):好久不见!
叶嘉 梅睿:健哥,好久不见!
王健:好久不见!
王健:(跟她们一起拿了些食物)走吧,一起进去。

6.包房内
刘宇:王总,你好意思让这么多大美女等你!还做了发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今天是来相亲的呢!
王健:我这叫重视。哟,小白脸,不错嘛,变黑了。
刘宇(激动):谁是小白脸!你才小白脸!
敖吉:好了好了,十几年不见了,别一见面就掐。
梅睿:健哥,坐这里吧。
王健:小睿子,你也来啦!看着挺帅的。
陈雨:王总,你还别说,睿哥当年可是我们班的一个奇迹呀!
刘宇(把蹄筋端起来):你们要吃这个吗?
陈雨(点头):我要,我要!
刘宇(下菜):说到奇迹,张宏才是奇迹呢!

7.回忆里的画面
林耶独白:他们口中的张宏,是一个特殊的人。
张宏坐在教室里埋头写着作业,,教室外的夕阳照进来,一点暖暖的余晖,让整个教室都发着光,直到那些光一点点的消失,消失,直至黛色铺满整个天空。

8.包房内

叶嘉:他今天会来吗?
王健:应该不会,十四年了,他不联系我们,我们也找不到他。
叶嘉(放下饮料):林耶,颜一今天来吗?你和陈雨还有她当年可是形影不离呀!
林耶(微抬嘴角):长大了,走丢了。

9.林耶回想着十四年前放学回家的路上

小陈雨:我们快要毕业了!时间过得真快!
小颜一:对呀,以后我们要去什么学校呢?
小林耶:管他什么学校呢!颜一,陈雨,我们三个要一直在一起!
小陈雨:没错!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小颜一:以后上初中,高中,大学,我们都要去同一个学校!
小林耶:(去挠颜一陈雨的痒)谁撒谎谁是小狗!
小颜一:(笑着跑开)你是小狗!哈哈!
小陈雨:(对颜一使眼色,一起追林耶)林耶,你完蛋了!

林耶独白(三人奔跑的画面):曾经最熟悉的人变得比陌生人还陌生。曾经的承诺,皆因年少天真。一切结局,都是选择所致。

10.包房内

王健:(笑)不联系就不联系了,非得说:走丢了。
杨静:健哥,你还是那么损。
梅睿:健哥,老同学好不容易见一面,还是和和气气点好。
叶嘉:睿哥,这么多年了,你一点没变,还是那么怂!
梅睿:我这不叫怂,男人应该有风度。
陈雨:(夹菜)小睿子,有女朋友了吧!
刘宇:睿哥,不会吃软饭吧!
王健:我开个玩笑而已,别太认真。林耶,我们老同学几个这么多年才见一次面,你还是不怎么说话,这可不行呀!干脆,你给大家唱首歌呗!
刘宇:(坏笑)健哥,你也太坏了!当年我们班谁不知道,林耶唱歌五音不全。
林耶:(皱眉)王健,你不会还惦记着当年你输给我的那盘棋吧!
王健:我贵人多忘事,早就不记得了。林耶同学,好不容易见一次面,想听你唱首歌,给个面子呗。
林耶:(清清嗓子)唱就唱。
(唱)
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走调,深呼吸,继续唱)
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无视大家的一番嘲笑,继续唱)

11.五年级的小学课堂

汪老师在讲台上指挥着同学们唱歌,孩子们脸上洋溢着童真的笑容
明天,明天这歌声,飞遍海角天涯,飞遍海角天涯
(站在小林耶身后的小王健,低着头,捂着嘴,笑得全身发抖)
明天,明天这微笑,(小林耶转头瞪了王健一眼,然后转过头去继续唱)将是遍野春花,将是遍野春花

12.现在,包房内
(一起打着节拍,跟着林耶唱)
明天,明天这歌声,飞遍海角天涯,飞遍海角天涯
明天,明天这微笑,将是遍野春花,将是遍野春花
敖吉:感觉像回到了十四年前,如今这歌声,真的就飞遍海角天涯了。
刘宇:林耶,不错嘛,十四年了,有进步!
林耶:(微笑)谢谢!
陈雨:别坐着了,这么多菜,开吃吧!
王健:等等,等等,别就这样吃啊,太没劲了!
敖吉:健哥,你说!怎么个吃法?
王健:我们来轮流讲一些小学的事吧,大家对小学的记忆肯定都不一样,过去这么多年了,一起回忆一下呗。
刘宇(吃菜):没意思!
王健:(无视刘宇)听故事的人可以边吃边听,当讲故事的人讲完他的回忆的时候,其他人要立刻说出自己听到这段记忆的感受,随便说什么,一句话都行,说不出来的,要罚酒一杯。
陈雨(期待,努力回想):大家的记忆都不一样,过了这么多年,我们怎么知道说记忆的人说的是真是假?
王健:举头三尺有神明!
林耶:你什么时候相信有神明了?要真有的话,你也不知道被劈了多少次了。
王健:我这么帅,被劈了你舍得吗?
林耶:自恋不减当年。
王健(拱手):谢谢夸奖!小睿子,你先说。

13.画面定格

林耶独白:相信大家应该都有过这样的记忆:学生时代,班里永远有那么一个人是处在食物链低端的。
很显然,此刻正准备给大家讲回忆的梅睿就是当时我们班食物链最底层的人。他人老实,不爱惹事,经常被欺负。

梅睿:好!那我就从当年汪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次班会课开始讲吧。

14.五年级的教室内
汪老师:同学们,我们今天要练习毛笔字,笔墨纸砚都准备好了吗?
同学们:(齐声)准备好了!
汪老师:毛笔字也是我们中国的国粹,现在有了中性笔啊,圆珠笔啊,练毛笔字的人越来越少了,我们老祖中的东西可不能丢。练习毛笔字要从娃娃抓起!
汪老师:(拿起讲桌上的毛笔,示范如何握笔)要写毛笔字,首先要学会如何握笔,像这样,跟着我学,大拇指放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手悬空,不要放在桌子上,大家像这样练习一下。

15.教室内 汪老师走下讲台巡视

汪老师:对,就是这样。很好。
汪老师:(走上讲台,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个“永”字)毛笔字在短时间内要练好是不可能的,大家就算写得不好也不用心急,要慢慢地,用心练。(指着黑板)我们就先从这个可以学习到最多比划的“永”字开始练习。(边示范,边讲解)不要急,一笔一划慢慢来。要注意顿笔,笔锋。
汪老师:如果觉得写得不顺手,你们可以用毛笔画圈,练练手的稳定性。“永”字练得差不多了可以练一下别的字,我下来给你们挨个看看。
汪老师:(握住颜一的手)颜一,这里要注意顿笔。
小颜一:(点头)嗯。
汪老师:杨静,这个“静”字写得不错。
小杨静:(点头)。
汪老师:梅睿,你怎么不练呢?
小梅睿:我,我的笔坏了。(桌子上摆着一只断笔)
汪老师:去把讲台上的那只拿下来练,待会儿我来检查。
小梅睿:嗯。

16.教室内 大家埋头写着毛笔字

汪老师:(走上讲台)这节课差不多要结束了,老师看了一下,男生中我的学习委员字写得不错,女生中,杨静的字写得很漂亮,班长的也还可以,其他同学要继续努力。为了让你们把字练好,老师强制性的布置一个任务:以后每周都要交五张毛笔写的字上来,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自己去买字帖来练,交字帖上来也算数啊。听清楚了吗?
同学们:听清楚了。

17.现在 包房内

王健:练毛笔字这个事大家应该都有印象,话说小睿子那只笔应该是刘宇弄断的吧!
刘宇(夹菜):健哥,你当时也有参与的好不好,不过我运气比较差,扔到我这儿的时候刚好就坏了。
梅睿(举起酒杯):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别提了。
王健(和梅睿碰杯):看,还是我们小睿子大度。
叶嘉:挺感谢当年汪老师教我们练毛笔字的,只怪自己没有坚持下去。
敖吉:她是一个很特别的老师,让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她的笑容还有那黒褐色的大波浪头发,很热情。
林耶:(表情深沉)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回到过去,跟那个时候的我们说一句:遇上她是我们的幸运,也是我们的不幸。但我们不会后悔遇见她。
王健:为什么说是“不幸”?
林耶(咬着筷子):我已经说了感受了,应该不用回答你这个问题吧。
王健(笑):不用,我就随便问问。林耶,多吃菜,你是人类,不适合吃筷子!
众人笑。
陈雨:现在想想,这个“永”字还蛮有深意的。
杨静:对,就好像预示着那段时光永远不会消失一样。
王健:还有人没说吗?
(众人吃着东西,微微摇头)
王健:下一个谁来讲?
刘宇:(放下筷子)我来说吧!我讲的比较琐碎,是一些小细节。

18.包房内

林耶独白:他是刘宇,小时候肤白清秀,细心聪慧,爱耍宝,被大家叫做小白脸,但他绝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白脸。曾经为了摆脱这个绰号打过不少架,如今,变成了小麦肤色的俊朗男人,但在老同学面前仍摆脱不了“小白脸”这个绰号给他带来的阴影。
叶嘉:不愧是当年的小白脸,心细如发啊,回忆也跟别人不一样,看来细腻女人心还在嘛!
刘宇(嫌弃):谁说我没有粗犷地回忆了!还不都是因为你们太没创意了。
刘宇:(喝了口啤酒,继续说)你们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拥抱事件?
陈雨(夹着鸭肠在锅里涮):说来听听。
刘宇(手从眼前缓缓伸出,语速较慢的说):话说那一年夏天的那个课间,当时我们正在结伴跳橡筋绳,有一个女生……
陈雨(鄙视):刘宇,好好说话!
刘宇(不甘心):好像叫什么佳来着的,她输了,站在一边等。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汪老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她的身后,从背后给她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吓得那个女生尖叫了一声(模仿女生尖叫),汪老师被她莫名的尖叫也吓得不轻,事后还在跟我们讨论这件事,问那个女生为什么会被吓到,而不是觉得很温暖?
敖吉(看着刘宇):这件事给我的触动还蛮大的,如果当时是我,说不定也会被吓到,但也许不会尖叫。
叶嘉:就算汪老师一向很和蔼,但也还是不能接受她的亲近吧,我感觉那个时候大多数孩子都有点怕老师。
杨静:其实,我觉得那样的拥抱还不错啊。
陈雨:怎么说呢?这样的事情因人而异吧。
林耶:没错。也许汪老师的孩子应该很享受这样的拥抱,所以她那种大大咧咧又热情的性格会以为所有的孩子都喜欢那样的亲近和拥抱,但是她忽略了,这个世界上的少数,或者说是特殊。有的孩子因为生活环境和家庭的种种原因,对别人的戒备心很强,更不喜欢别人的触碰,我想在座的人当中也肯定有这种人。
梅睿:分析得没错,当初汪老师的那个拥抱太草率了。
刘宇:你看,这样的回忆才有意思嘛,大家不仅可以讨论,还能发表自己的见解。
王健(看林耶夹菜):你这不算,几句话就说完了,休想浑水摸鱼。
林耶:这为什么不算?你当初定规则的时候可没限制回忆内容的长短。
刘宇:多谢女侠仗义执言!(拍着王健的肩膀)你看吧,健哥,自有人站出来替我说话。
陈雨:如果我没记错,健哥还没参与到讨论中来。
刘宇:健哥,喝酒。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王健:喝就喝。(一杯饮尽)提到规则,我就想到小学那段最难熬的时光,全都是被汪老师的规则迫害的。

19.包房内

林耶独白:坐在我对面这位叫王健,贱人王。从小就嘴贱,自恋,脸皮厚。但他好像天生就具有一种能被人注意到的能力。

20.六年级,教室内

汪老师:谁来总结一下学完这篇文章有什么感受?
下面鸦雀无声。
汪老师(把课本砸在讲桌上):没人?一篇文章学完了,你们就什么感想都没有吗?
汪老师:班长?
小叶嘉起立,低着头。
汪老师:学习委员?
小王健(用手肘碰同桌,压低声音):她刚才问什么?
同学甲瞄了一眼汪老师,摇头。
小王健起立,低着头。        
汪老师:也行,没人回答就全都把课文抄十遍。
汪老师:算了,我今天也不为难你们了,每个人把课文抄两遍,明天一早交。从今天开始立个规矩,一周之类,谁没举手回答问题,谁就罚抄课文。
小刘宇:老师,万一我们举了手你没抽到呢?
汪老师:举没举是你们的事,抽没抽到是我的事,只要举了手都算,但别以为可以浑水摸鱼,谁没举手,我在讲台上看得一清二楚。
汪老师:我这样做是希望你们能动脑筋,不要成天就只知道坐在那里混日子!
汪老师:今天下午继续留下来做《阅读黑马》,改一个走一个。

21.教室内,天黑

小颜一(戳了一下前排后背,小声):林耶,橡皮借我用一下。
小林耶(转头):你说什么?
小颜一(小声):借下橡皮。
小林耶回头拿橡皮。
小林耶(转头):给!
汪老师:林耶!做题的时候别讲话!
小林耶(抬头):我没讲话!
汪老师:我听见你讲话了,你还狡辩!
小林耶:颜一找我借橡皮。
汪老师:我不要听理由,给我认真做题!
小林耶,撅着嘴,趴在桌子上。
汪老师:谁做完了?拿上来给我看,过关了就能走!
众人低着头
汪老师:没人?没人交就在这儿耗着吧,我有的是时间陪你们,刚好我还没吃饭,我先去把饭吃了,再过来看你们。(走出教室)
小刘宇:我去,这么晚了,好饿。
小杨静:别废话了,快做题吧。

22.现在 包房内
林耶(惊讶):你还记得当年我被冤枉的事?
王健(笑):记得。(把装好菜的碗递给林耶)
林耶看着王健伸过来的碗,愣住了。
王健:看你没怎么夹菜,应该全是你喜欢吃的,放了一会儿,不烫。
林耶(接过):谢谢。
刘宇:菜要吃完了,小睿子,跟我去拿,还有谁想去?
陈雨:我要去,我要去!
叶嘉:大家还没说感受呢?
刘宇(迫不及待走出包房):再说吧,再说吧!
敖吉:刘宇,拿几瓶酒过来!
刘宇(大声):好!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前天 16:39 | 只看该作者
觉得您这个故事写成澳门星际或者叙事澳门星际国际更合适些,场景太多了,又有很多的回忆或者网上聊天等等,现实要表现出来很困难。个见,供参考。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39 , Processed in 0.21717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