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8|回复: 0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连载澳门星际] 七三一 第十六章我可怜的同胞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穿着白色晃眼防化服的石原四郎和五六个731部队的高级官员,如:他旁边坐着一个731细菌生产管理部长元祐,是第二号人物。他端坐在摆有电话、记录本等的桌子旁。他们都失去耐性地,并翘首以盼等着,就跟他们经过了“呕心沥血”的十几个昼夜“努力”,换来的“尖端”科研成果似的即刻进行实验的心情一样。然后,石原四郎就满面春风,豪情万丈地几乎坐不住。尽管,他戴上了防护镜,看不到他的被防护罩严实遮住的润滑的脸,但是,他非常自豪和得意地向身边的元祐抒发心声:
“你知道,在前几年,我们用马路大做细菌弹实验,当时,竟然效果不佳,有不少的马路大只有些感染,有些死了,有些还没有死,需要进行第二次鼠疫试验才死。你要知道,这样不合格的化学武器,本庄将军是不满意的,这是不行的。当时,不知是什么原因,还把几个马路大解剖,效果完全达不到我的要求,这是不应该的。我用尽心血,一时,始终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说到这里。石原停了一下,颇为苦恼!仿佛要仰天长啸一番。他又说:
“我希望这次试验能圆满成功!”石原四郎说时,还把他的在防护罩里的润红的嘴像鲨鱼的嘴张了张,然后把他的放在铺有一块红布桌下的手拿起来晃了晃,好像冷得发抖似的。
“是呀,到现在部队长已经解决了这些鼠疫菌方面的难题了?”元祐说。带着无比赞扬的口吻。
“不,还是有些难题没有搞清。”
石原四郎说到这里,还做起颇为伤脑筋的神情。他略低脸,挺谦虚似的。他因为一度没有搞出一件把中国军人和平民瞬间灭完的生化武器,而几乎气的吐血!
“你没有想出一个办法来吗?”元祐问。
“没有。”低脸的石原咕哝一句。
然后,元祐听到飞机的声音,似乎因为他俩一时的聊天弄来搞忘了。说:“飞机!”他还略抬了一些他壮实的身子。
石原听了他喊的这一句,也好像才想起似的。
他往天上扬起他马上光彩的脸,看见:载有他亲自制作的鼠疫细菌弹,各装有十多枚的三架飞机在东边的一片白明明天空上,发出越来越粗重的声音,缓缓地朝广场这面飞来。
他像是看到了稀奇之物,这个与他有抹不掉的关系似的。在他看来载有他的得意之作的飞机,他情不自禁地抬起右手,向天空的飞机招了招手,并把他十分豪迈的脸转过来对元祐示意:
“飞机来了!”
长着一副猴脸的、只有对自己上司才极力殷勤的元祐,他想让石原看到,他将会为他自豪说:
“对呀,再过一会,我们就看到这批产品的效果。”他没有看飞机,在看防护镜片里的石原充满期盼的眼光。又讨好地说:“昨晚,为了这次盛装鼠疫菌到弹里至深夜,装满后,我还特让田中英雄把这批产品准备好,以免耽误试验时间,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拖沓工作。”
“元祐部长,你做得不错。”
“愿为天皇效力!”
“约喜。”
元祐这时,还记得石原说第一句话时,没有说完,是被飞机的事耽搁过去了。就又问:
“石原部队长,我还想听听,你对细菌弹是怎样改良的!”
“哦,”石原本想把注意里,放在渐渐飞近广场上空的飞机,像是一个睁大了双眼,在看节目的观众,不想让人打扰一样,有些不悦。连脸都不转过来等他回答的元祐,说了一句:“快看。”
然后,包括所有731的高级官员都不约而同地,把一双兴奋激动的眼珠盯着渐渐飞近厂场上空的飞机。这一切对他们是那样重要,比如“呕心沥血地”制造出细菌弹,全身心地“投入”日夜赶制,把这批鼠疫菌细菌弹制作出来,恨不得即刻就把这些细菌弹投到中国人民的军队抵抗日本侵略者的,八路军、新四军、国军、抗联的战场上。石原立刻深恨自己,他就想马上抱住细菌弹,像扔手榴弹一样,投向正在和日军打仗的中国军队的战场,比如:晋察冀战场,还有湖南常德的国军等等。
他激动无比地看着飞机,好像飞机跟他运来了补给似的,一双大圆眼睛盯着,不肯转动一样……
      25岁的和抗联连长王杰同牢房的何发财,以及所有被带去做实验的五十多个马路大(日语:原木),被结实地绑在几排木桩上,衣服被脱掉,露出上身,非常的结实而壮实。据历史记载:日军一旦抓到中国人,就是凶恶毒打,而到这里,吃的好些。石原四郎从病理学的角度明白:只有身体强壮才能适应各种细菌强度和毒性的试验,瘦了,就不得行。
被绑在木桩上的中国青年何发财除了感到十分的干冷,尽管没有雨,可还有风,他感到身子发抖,跟石头似的。
何发财最大的感觉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看见自己远远的对面:坐着穿有白色防化服的石原等。在这样迷惑的思想里,何发财就感到迷茫,好像自己在无人的小岛上似的。这时,他听到飞机声,也想不出什么,怎么会有飞机,它要做什么等。而飞机向自己和大伙(被绑的其他的中国人)飞过来。
     这时,在飞机上的日本飞行员看到飞机下一些忽高忽低的灰色房顶和一些不高的土楼,还有相杂在高大楼下边的街道和相叠般的房子。感到:满面风光,脸都发亮。
“山下君,要到了!”耳机传来了同伴的声音,这声音好像传递出他们在结伴儿游玩似的兴致。
“约西。”
“准备投弹!”
“我看一下。”
山下君就把脸从机舱里,往舱外侧过脸,向正在较快飞行的浅白色圆形机身外的高空底下一看:是前面广场在渐渐飞近,绑在木桩上中国人的头,光着淡黄色上身的模样。他看了一下这一场景。他看到了这些人,就跟绑在或固定在那里的在挣扎的动物一样。好看极了!就快活笑着说:
“佐藤君,你看,那些绑在木桩上的支那人。”
“看到了。”
山下君幸灾乐祸说:“等一会儿,他们就吃害了(倒霉了)!”
“太棒了!”飞在山下君后面的另一架飞机上的佐藤君通完了话,就信心百倍地感到“无尚光荣。”
过了三四分钟,又传来他已经飞到中国人的头顶上方是该投鼠疫弹的时候的声音。他立刻喊道:“到了,投!”
“约喜。”
然后,他们就往飞机下扔细菌弹。山下君把右腿赶紧一踩,然后,带长桶形的鼠疫弹,从飞机的机底,如随手般摔下去的石块似的,往下掉。然后,飞机就开过去,好像飞机是仅仅飞过。
     被绑在木桩上的何发财看到有东西从飞机上投下来,不知道是什么?使他恍惚、又惶惑!过了一会,他就看到了一些如桶形的蓝灰色的东西(细菌弹)落到了自己过去一边,或广场那边的情景,就听到了爆炸声。奇怪的是:中国人没有死。而听到了看到一些绑在树桩上的人在忽然喊叫,难受!在他们的肚皮上、脖子上、脸上有一些灰糊糊的东西,然后,是这些人挣扎痛得难受的喊叫,使人惊悚的情景。这时,有一枚细菌弹在他的身边落下并爆炸:一股烟子同时在他的身边冒起来,仅一小会,他同样感觉到,有跳蚤试的东西,在自己的肚皮上齿咬,好像在吸他的血。看上去:一溜黑的在动的跳蚤,在他身上附着似的;他大叫,感到无数双嘴在急咬自己的肚皮、后背、脸,好像都往他肚皮里等部位钻。他想用手把跳蚤打下来,可被绑的死死的,牢牢的……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0:26 , Processed in 0.25664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