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3436|回复: 19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短篇澳门星际] 洁白的裙子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5-6-22 10:40:5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锦城皖君 于 2015-6-22 10:58 编辑

     洁白的裙子

                                                                                        杨传球



      可能因为有熟人的缘故,晶晶的体检做得很仔细很认真,直到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才取到结果。医生笑眯眯的对她说,什么毛病也没有,你很健康,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她谢了谢医生和魏波的那位朋友,便高高兴兴离开了医院。

      天空湛蓝湛蓝的,这是东川市少有的大晴天。街道两旁的银杏树叶子金黄金黄,随着微风轻轻抖动,发出哗哗的欢笑声,在蓝天的衬托下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回到东川几天了,这还是第一次逛街。离别三年这个古老的内地城市变化好大。像打了一个盹,眼睛睁开后忽然发现世界全变了。低矮的房屋长成了高楼大厦,门面单调灰暗的商店忽然都浓妆艳抹变得妖艳起来。街上人们的穿着也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朵万朵鲜花开,令人眼花缭乱。晶晶觉得仿佛又走进了春天,脚步不禁轻快起来。当她发觉人们都用好奇的目光注视自己时,才晓得原来不知不觉间正随着一支乐曲迈着舞步,就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并没有谁责怪她,人们只是对她笑笑就匆匆走过去了。一间电器行里正播放着《想有一个家》的歌曲,她就想真的该有一个家了,她已经期待了很久,现在结婚体检已顺利通过,下一步就是领结婚证,真的要为人妻了,她忽然又有些犹豫了。但这犹豫只有短短一瞬就过去了,毕竟她对这天期待得太久,她真的太向往一个家了。想到这里,她便不由自主地走进一个商场,想给未来的小窝物色一些东西。
      一进商场,她就被色泽鲜艳夺目的床上用品专区吸引了过去。那些色彩鲜艳、金光灿灿、做工精致的床罩、被套,被搭配起来布置成了一间华丽温馨的婚床,一顶水红色的尼龙纱帐从上面撒下,像彩色的瀑布,朦朦胧胧,如同梦幻,透过那朦胧的纱帐,她仿佛看到自己正幸福地紧偎在魏波宽大的胸脯前,和他做着同一个梦……
       “哟,这不是晶晶吗!”她正在出神,忽觉被人拍了一下,不禁一惊,原来是以前同车间的师傅李英在招呼她。
       “李阿姨是你!”晶晶高兴地抓过李英的手使劲握着。
      李英羡慕地看着她,一会儿摸摸她的衣服,一会儿抚弄她的金项链,一会儿又捧起手看她戴的钻戒。“啧啧,真成了港姐啦,啧啧!”
      晶晶有些拘谨地笑了笑。
      “都说你在广东那边走红了挣大钱了!”李英继续握住她的手抚弄着那枚戒指,看她那爱不释手的样子,真恨不得给她抹了去。“你到底在做什么大生意呀,赚了那么多钱!”
“不过是个打工仔、酒店领班,哪里挣了什么大钱呀!”晶晶苦笑了一下,轻轻抽回了手。“在那边挣钱全看个人努力,不像我们国企吃大锅饭。”
      “嗯嗯,”李英羡慕地看着她,小眼睛骨碌碌地转个不停,样子显得很滑稽。“唉,我要是有你这么漂亮这么年轻,我也要去闯一闯,哪个男人不喜欢漂亮姑娘!只要有钱挣,管他那么多……”
      晶晶的神经像是被突如其来的马蜂蜇了一口,感到一阵痉挛,就说道,“其实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李英讪笑道,“其实,只要想开了也没有什么,从那里回来的女孩子我也认识一些,挣到大钱的,哪个不是跟大老板当二奶做情妇?你不要多心,我可没有说你哈!”说完她就扭着身子走了。
      目送着李英的背影,晶晶头晕目眩天旋地转起来。她僵僵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她真想揪住她叫她说清楚,可李英已不在面前了。兴致全无了,她一个人蔫耷耷地在街上走了一阵,觉得没意思透了,就又回到家里。
       叔叔婶婶还没有回来,家里冷冷清清。她无力地倒在曾睡过十几年的小木板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的污渍秽痕,眼前就出现了一幅幅形象各异的画。渐渐地那些画又活动起来,成了电影镜头。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哭叫着“妈妈妈妈”,不顾一切地扑向床上那个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如纸的女人,在她身上撕扯着摇撼着,但那躺着的女人却面无表情一动不动,一任小孩的哭叫撕扯。终于小女孩被爸爸抱开,但她却在爸爸身上横扳竖跳,仍向那一动不动的女人伸手哭叫,一声声“妈妈、妈妈”地呼喊着,撕心裂肺,像刀子一样深深扎进众人的心肝……
       晶晶紧紧闭上眼睛,两滴豆大的泪珠顺着眼角流下。她痛苦地哽咽了一声。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妈妈病死后不久,做司机的爸爸又出了车祸,连最后一面都未见到便永远离开了年幼的女儿。这仿佛是在晶晶幼小的心灵上再插上一刀,只留下她一个孤零零的小生命,她的世界顷刻间变得一片漆黑。可能是因为幼小的心灵失血太多,疼痛使她失去了知觉,她一下子变得麻木了,不会哭、不会笑、不会说、不会闹,完全成了一个木偶。
      之后,叔叔收养了她。
      没娘的孩子早懂事,晶晶失去妈妈爸爸后,一下子成了个不苟言笑的小大人。叔叔虽然也爱她,但是叔叔到底不是爸爸,而且他有自己的孩子,他又处处听婶婶的。婶婶更不是妈妈,不仅没有爱,简直把她当成了负担,虽然没有打过她,但每天抱怨声啧骂声不绝于耳,平常像她那样大的小女孩都在外面玩跳橡皮筋,而她却只能默默在家做没完没了的家务活,过年过节,别的小女孩都穿得花枝招展,她却还穿着用妈妈遗留下的旧衣服改成的服装。吃饭时,婶婶给弟弟碗里不断拈肉,而她只能小心翼翼地拈一片泡菜刨两口饭。有一次,叔叔给她碗里拈了一片肉,婶婶就骂他道,女孩子长胖了不好看,你还给她吃肉,这不是害晶晶吗!晶晶连忙将那肉拈还给了叔叔……


      十八岁那年,她高中毕业,老师看她成绩好叫她报考大学,但婶婶说家里穷负担不起,还是早点工作吧,她便默默地放弃了报考大学的机会,进厂做了个合同工。晶晶天生丽质,温柔懂事,一进厂就赢得了不少青年的爱慕。魏波那时是车间团支部书记,他就常常以关心同志的名义找她谈话,动员她做团的宣传工作,。但她却很沉默很拘谨怕羞,常常回避他。她总觉得魏波的两只眼里喷着火,灼得她肉跳。
      那次“五四青年节”联欢晚会上,魏波竟彬彬有礼地站在她面前邀请她跳舞。她从没有学过跳舞,她没有时间玩,更没有时间进舞场,这还是她生平第一次参加舞会。
      魏波穿了身浅色西服,扎着紫红色领带,面带微笑向她躬着腰,眼睛里火光闪闪。晶晶惶恐地缩着身子,红着脸一叠连声地说,我不跳我不会跳!魏波不仅没有退让,还进一步逼近她说,青年人怎么能不跳舞?她吓得往后边退边说,就是不跳就是不跳嘛!魏波的脸红了,眼神也慌乱起来,显得很无助很尴尬进不得退不得,就那样可怜兮兮地望着晶晶。晶晶一下子心软了,觉得伤了人家的自尊心,就怯生生地说,我真的不会跳舞,从没有学过。魏波宽容的微笑道,我教你行吗?晶晶再看看魏波那一脸真诚,就不再推辞了,硬着头皮跟魏波走进了舞场。
      当魏波的手一接触她的手,她又哆嗦起来了,想躲开,但已经太迟,手已被魏波紧紧握住了。她低着头,不敢看魏波,可总觉得魏波的两只喷火的眼睛灼得她周身燥热。心慌意乱中她频频踩魏波的脚。而魏波教她怎样出步怎样踩节拍的话她一句也没有听清。一场舞下来,她已经大汗淋漓,比洗一大盆脏衣服还觉得累。
      这一夜,她失眠了。她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失眠?整夜都觉得自己仿佛还在音乐中旋转折腾,就觉得很热很累。一闭眼她就感到两团热辣辣的火光照着自己,刺得自己眼睛疼、撩得心发乱,她知道那火光就是他的眼睛。她想此刻他会失眠吗?
星期六,魏波又来邀请她了。她心里又喜又甜又慌又乱,脸红红的烧烧的,嘴上推辞着但手里就接过了舞票。晚饭后,她匆匆洗罢锅碗瓢盆,就换上了那件婶婶嫌不时髦淘汰给她的花套裙。婶婶看她又换衣服又照镜子就觉得很反常,便起了疑心。晶晶刚要出门,婶婶就责备说:
      “盆里还有那么多脏衣服,泡在那里不洗又出门干什么?一天只知道耍!”
      晶晶说:“有点事,脏衣服明天洗!”并不等婶婶批准就匆匆下楼赴约去了。
      这一次跳舞大有进步,也不那么心慌了,只是她仍觉得魏波的两眼对她喷着火,烧得她周身燥热。她羞怯地侧着脸,尽量避免与他对视。她怕碰上那两只热辣辣的目光。舞会结束后,魏波要请她吃火锅,她说什么也不肯,魏波只好依她。临分别时,魏波从衣袋里掏出一小瓶装潢典雅洋气的香水送给她,她又不要。魏波就生气了。他脸红筋涨地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吗,请你吃火锅你不吃,送你一瓶香水也不要,看不起就把香水摔烂算了!”说着就举起香水瓶要摔。
      晶晶急了,下意识地抓住了她的手,连连说:“别摔,我要我要还不行吗!”
魏波乘机将香水瓶塞到她的手上。她那双小手汗津津的、软绵绵的,魏波抓住就不忍放开。晶晶羞怯地看了他一眼,目光与目光突然相碰了,只一瞬,两人都读懂了眼神里面包含的一切……
      

      上世纪九十年代,工厂因经济效益下滑动员职工下岗,临时工合同工成了首选对象,晶晶成了头一批下岗对象。正在她为生活焦愁时,就碰到深圳某大酒店在东川市招聘服务员,工资很高,是厂里的好几倍,晶晶就报了名。最后,晶晶以其优异的文化考试成绩和出众的相貌而被录取。叔叔和魏波很反对她去深圳酒店工作,他们说特区的地下色情活动很猖獗,不少大酒店都暗中开展色情活动,害怕晶晶去了后被拉下水,但是婶婶却力主她去,还暗中骂叔叔:“你不让她去,你能在家养她一辈子?”这家酒店也一再宣传说,我们是国有公司,一定会对员工负责,绝不允许在酒店内开展色情活动。
      晶晶从小失去父母,跟着叔叔婶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在厂里做了合同工,每月的工资还得悉数交给婶婶,连零花钱都卡得很死,一点自由都没有。她像一只被关腻了的鸽子,一旦有了机会就想飞得远远的,寻找自己的天地和自由。外面的世界具有太强的吸引力,像梦一样神奇和充满诱惑,她想出去闯闯,从此不再过寄人篱下的生活,亲眼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多精彩,她也想挣点钱,靠自己的力量建立起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小家,在感到累的时候,好有个歇息和躲雨的地方。

      去深圳之前的那晚,魏波约她在锦水河边坐了很久,默默的都不说一句话。但对方想说的一切似乎又都感受到了。他们就那样静静地坐着,互相依偎凝视着泛着粼粼波光的河水。第二天下午,晶晶正在家里收拾行李,魏波提着一只盒子进来了。他将那盒子递给晶晶,晶晶打开一看原来里面装着一套崭新雪白的新潮套裙。
      “你就要去深圳了,可连一身合适的衣服都没有,总不能穿着你婶婶淘汰的旧衣服去那个时髦的城市吧?”魏波依依不舍地看着她说。
      晶晶一下子扑到魏波肩头哭起来了。魏波给她擦着眼泪,叫她把裙子穿起来试试。
裙子的式样很新潮,仿佛专门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十分合适,穿在晶晶身上显得很漂亮。晶晶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通体雪白,宛如玉雕一般,不禁有些惊讶了。真的,虽然她长得很美,但沉重的生活让她很少有顾影自怜的心情,这面大穿衣镜基本上是婶婶一人占用。她一下班回家总会有无数家务事等着她,哪里还有空闲去对着镜子自我欣赏呢?她好像才发现了自己,才发现了自己的美,在微微吃惊之余她为自己感动了,她第一次体会到了美带来的幸福和骄傲。她陶醉地闭上眼睛。
      这时,她就感觉到有一双粗大的手臂从后面搂住了自己。她睁开眼,看到镜子中正有个小伙子的脸从自己披肩长发后露出来,在贪婪地吻着自己的后颈。她的脸热热的,泛着红潮,胸脯因激动一起一伏。魏波的手移动着,在她的胸脯上颤颤抖抖地游走,发出低低的呻吟。晶晶软软地靠在魏波怀里,幸福地眯着眼睛,用自己的手压在他的大手上加着力。顿时,胸脯上面的那双大手胆大起来,猛地从衣领处伸了进去,捉住她丰满而瓷实的乳房揉了起来,她轻轻叫了一声。魏波随即将她抱到床上,喘息着将两片火似的嘴唇贴着她的嘴唇,接着便扑到她身上。正在这时,墙上的挂钟“铛铛铛铛”敲了四下,她惊醒了,连忙推开魏波,坐了起来。一时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但过了一会又相视着笑了。
      在异地生活的三年中,每当想他的时候,她就将白裙子翻出来轻轻抚摸,那镜子前试裙的一幕就会再现眼前,她又会感到那两片火似的嘴唇带着颤抖的磨蹭。虽然她现在已经有了更新潮漂亮的服装,但三个中秋节之夜,她还是穿着那身白裙子度过的。望着中天的圆月,口中轻轻念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就觉得像置身于他的怀抱里一样。白裙子是她的命根子护身符。她用干净的塑料袋装好后把它藏在箱子最底下,生怕不小心弄脏了它。三年过去了,白裙子依然还像雪一样皎洁莹白。
      她从手提箱的最下层翻出了那套叠得平平整整的白色套裙,对着镜子穿起来,虽然样式已经有些过时,但仍然很合身、很漂亮,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就觉得仿佛又回到三年前一样。她久久伫立在穿衣镜前,有些自我陶醉、有些飘飘然起来。恍惚间,白裙子变成了一袭华丽的拖地婚纱,她带着一脸幸福像公主一样在人们的簇拥中走向他、走向他……
      下午,晶晶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书,魏波兴冲冲地进来了。他的气色比前天送体检单来时好多了,脸色红润、青春痘因激动冒着油,闪闪发光。胡子似乎也刚刚刮过,嘴唇周围显得很青。进门后他就不顾一切地向她扑来,腰都快被他搂断了,两片嘴唇贴住她的嘴半天也不松开。晶晶好不容易挣脱,嗔了他一下,接着便把体检表扔给他。
       “我上午就知道体检结果了,我那位朋友从医院里给我打来了电话,说你没有任何问题,是个真资格的处女,我太高兴了!”魏波说着说着又搂起晶晶旋转了一圈。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晶晶吃惊地盯着他,忽然觉得他很陌生。
“开开玩笑嘛!”他自知说漏了嘴,于是连忙赔笑打躬作揖。“不过,说真的,据婚检的人说,现在结婚的女孩中,真正的处女确实不多了,特别是从特区回来的处女更是少之又少,很多人还传染上了性病,所以我才那么为你骄傲呀!”
晶晶直盯着他说,“你也怀疑我?”
       魏波连忙说:“我怎么会怀疑你呢,你是那么美丽纯洁!”
      看到晶晶笑了起来,魏波就放起一盘舞曲音乐CD,搂着晶晶云里雾里地跳起来。晶晶把下巴搁在魏波肩头,微微眯着眼睛,随着音乐的节拍,任凭他的带引旋转起来。她默默的,一句话也不说,长久地浸泡在音乐的温泉里,觉得快要被融化了。
      休息的时候,晶晶坐在他腿上,一边理着魏波的头发,一边充满柔情地说些闲话。她忽然想起好朋友王露。王露是个很要强、性格开朗外露的姑娘。三年前她和晶晶一起报考了深圳那家大酒店,她也被录取了。她父母听说女儿要去深圳做酒店招待员,坚决不同意。他们一方面把深圳描绘得乱七八糟,仿佛那里就是红灯区,以此来吓唬她,一方面又给她许了很多愿,向她哭软化她,哪知她脾气犟得跟牛一样,软硬不吃,坚决要走。最后闹僵了。父母就是不许她走,王露又哭又闹,还以绝食相要挟,但还是没有走成,结果只好晶晶一个人去了。
      晶晶到深圳后曾给王露写过三四封信,却从来没有收到过她一封回信,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次回来了,她又向婶婶打听王露的情况,婶婶说,王露被人骗去海南当了三陪女,别的就不知道了。晶晶就问魏波,“王露是不是真做了三陪小姐?”魏波淡淡一笑。“她悄悄去了海南是真的,她妈都快要气疯了,不过,是不是做了三陪女就不清楚了。一个年轻的单身女子只身在特区闯荡,没有点资本怎么能立身,即使去做了三陪女也是不得已吧!”
      晶晶有些不平起来:“怎么能这样说呢,难道只有做三陪女才能赚钱?”
      “最近电视上不是还报道深圳开展扫黄打非,在十几家大酒店都发现了卖淫嫖娼和色情活动,抓了一大批卖淫嫖娼分子,那边的情况就是这样嘛,难怪女孩子一去深圳海南就会引起人们的议论联想!”
      “其实那边也不是内地人想象的那么混乱,社会秩序城市卫生比内地城市还好些,”晶晶叹口气说。“至于在阴暗角落里发生的那些事,哪儿没有,我们这里不是一样有吗?关键还在于个人自己。”
      “说是这么说,不过人言可畏啊!……”
       晶晶苦笑了一下。
   “晶晶答应我,就别再离开我了!”魏波在她耳边轻轻的祈求道。“说实话,我也没有少听闲言碎语呢!”
    “身正不怕影子斜,嘴巴长在别人头上,人家怎么说我也管不了,只要你不怀疑我就满足了。”晶晶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我怎么会怀疑你呢,” 魏波说,“但是你也得答应我,结了婚就别去深圳了,我在本市给你找一个工作。”
        “我这次回来本来就没有打算再回去,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晶晶你真好,我太幸福了!”魏波又紧紧地搂起她,频频在她脸颊上亲吻。
        “明天我陪你去检查身体,回来转转商场采购结婚用品,然后咱俩单独吃顿饭,找间舞厅跳舞好吗?”
        “你回来也没有休息好,昨天又做了一天体检,你还是在家歇歇吧!”魏波轻轻抚弄着她的卷发,温存地说。“我明天还有个会,开完会我自己去医院体检。”
       晶晶失望地注视着他,发现他看自己时眼光虽然仍很温柔,却再也喷不出火了。


      吃晚饭的时候,叔叔问起了她和魏波的婚事。晶晶红着脸把体检单递给了叔叔,说等他体检一完就去登记。
还没有等叔叔接过手,婶婶就一把将体检单抢了去,边看边笑道:“又不是前些年,现在谁结婚还做体检,你们年纪轻轻还那么守旧!”
      晶晶听她那么一说有些吃惊了。
      婶婶接着对她说:“前天我们车间一个女工和她未婚夫一起到婚姻登记处申请结婚,人家根本没有要她们体检就给登记了,他们俩还主动问要不要体检,人家说现在婚检自愿,要想婚检的话,两人一起到医院挂个婚检号就行了。”
       婶婶很为自己的见多识广而激动,黄黄的脸皮也泛起了红云。
       晶晶想了想说,“可是他怎么说必须要体检!”
      “也许他不知道结婚登记已经改革了,以为还是按老规矩办呢!”婶婶想了一下又突然问道:“这体检表是你和他一起到婚姻登记处领的吗?”
       晶晶摇摇头说,这是他找朋友代领的。
      婶婶一拍大腿说:“如果按老规矩,领结婚体检表也得男女双方一起去办才行啊,哪有找人代领的呀!”
       晶晶沉思了一会儿,有点明白了……


       晶晶回来后的第二天魏波才来看她。三年前的那个面带稚气的大男孩已经长成个男子汉,唇上和下巴的胡子看去青青的茂盛而粗硬,油叽叽的脸皮长了很多青春痘,显得疙疙瘩瘩,已不像三年前那样平滑细嫩了。他一看到晶晶便痛心疾首地自我检讨一番,堆出一脸的诚意。
      “我实在没有办法,现在当了厂团委副书记就身不由己了,青年方面的大小事情都要找我,都得挂个名!你看,今天刚回来,马上又得去市里开会,想陪陪你都没有时间!”说罢就无奈地笑了笑,抽出一只烟点上了。
      她看到魏波进屋时就原谅了他。他那一脸倦容早就叫她心疼了。哦,他等我三年等疲倦了,该道歉的应该是我啊!她脉脉含情地望着他,只想他扑过来搂紧自己、久久地吻自己。三年中她一直盼望这一天,盼着他有力的拥抱和长吻。她像一个饥渴的跋涉者看到水井似的越发饥渴难耐了。但等了一会儿,他却无动于衷地僵坐在那里,似乎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也没有想起,只是不停地抽着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失望了。默默地看着他,他的脸被那吐出的一缕缕蓝色烟雾弄得模糊不清,显得很奇怪很神秘。
“我们的事你是怎么考虑的?”晶晶勉强一笑。
      “哦,我已安排好了!”他丢下烟头,从提包里抽出一份体检单递给晶晶。“现在结婚必须体检,这是规定,实在没有办法真烦人!医院我已经联系好了,有一个朋友在那里,你去找他就行了。我忙完了就来陪你!”
晶晶注视着他的眼睛,竭力想从那里面寻找回原来的火焰,却连一点火星也没有找到。或许他太累了。晶晶什么也没有说,便默默地收起了体检单。
        …………
        一切都清楚了。晶晶一下子从头凉到了脚心。一个女声唱的《想有一个家》的歌曲像一股凄凉的秋风从远处吹来,顺带还从窗外吹进了一片落叶。落叶青绿青绿的。她下意识地拾了起来。这叶子还这么绿并没有枯黄怎么就落了呢?她忧伤地往窗外看了看。
天阴沉沉的,显得很灰暗。郁积在心的委屈像被捅破似的带着巨大的压力直往外喷涌。她真想大哭一场,但向谁哭呢?妈妈早就不在了,爸爸也早已离她西去,还有谁会在乎我的委屈?哭也是白哭。生活不相信眼泪,这是才到深圳时一个从内地去的女孩常对她说的。她强忍着冲动和委屈,默默将泪水咽进肚子。


       在深圳的三年期间,前后至少有十七八个港澳商人私下约她谈过要聘请她做私人秘书、私人助理的事,她没有动过心。因为她知道私人秘书、助理对那些大老板来说就意味着“二奶”“情妇”,虽然钱挣得很多,但付出的将是女孩子的清白。她是一个传统女子,她想的是老老实实工作规规矩矩挣钱,保持自己洁白如玉的身子,以后好与魏波共同建立幸福的小家庭。有一位印尼华侨大亨的公子死死追求她,缠了她一年多,给她许了多少愿发了多少誓写了多少信,送来了多少价值昂贵制作精美的高级首饰,她也没有动心。她曾反复告诉他,我已经许了人,我的心已经给了别人。就在这位多情公子要离开她沮丧地返回印尼那天,他又流着泪对她说,像你这样感情专一的女孩真是少找,我希望你的那位心上人也会像我一样地爱你!你应该得到一个美满的家、应该得到比别人更多的幸福!她感动得哭了。她以为那人的祝愿会兑现的,魏波是值得爱的人,他会爱我比任何人都深。但怎么想得到,他并不相信我,他甚至怀疑我的贞操我的品德,竟然假借婚前体检来检查我的清白!在他眼里,特区似乎就是个藏污纳垢之地,去过那里的女孩子可能都有梅毒或艾滋病,都值得怀疑……
      像洁白的裙子上落下了一颗鸟屎,晶晶无法容忍,她急于要洗出本来的清白,便约来了魏波,要当面向他讨回自己的尊严。
      魏波一看晶晶冷冰冰的样子,便猜到出什么事了,就故作没事般地说道,“怎么啦,是不是没有陪你生我气啦!”
      晶晶瞅了他一眼,便单刀直入地问道:“你这张结婚体检单真是婚姻登记处发给的吗?”
      魏波怔了怔,慌忙赔笑道“是我一个朋友给拿的,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到的。”
      晶晶盯住他的眼睛说,“虽然现在结婚已经没有要求强制体检,但我也并不反对做一下婚前体检,而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只叫我一个人去婚检而你不同去?你就是明摆着不相信我的清白,怀疑我有什么性病!难怪我们刚见面时,你连拥抱亲吻都没有给我一个!”说着说着她就哭了起来。
       魏波哀求道,“请你原谅我,那天实在是因为我太累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晶晶哽咽道,“三年中,我天天都在想与你重逢的一刻,以为你一定会非常激动、以为你的眼睛还会像当初一样对我喷火,没有想到等来的却是这种结果!”
      魏波深深吸了一口烟,可怜巴巴地望着晶晶说道:“我是爱你的相信你的,但是我父母却对你疑心重重,他们说从深圳回来的女孩都不干净,要我必须先给你做体检,体检结果是清白的才准许我们结婚,不然他们就不许我们结婚不给我们买房子,我随便怎么跟他们解释都没有用!”
       “果然如此……”
       “我错了,错了,伤了你的自尊心,对不起你!我们现在就去登记去结婚,马上去,马上马上马上……”他说着就去拉晶晶的手,被晶晶冷冷地甩开了。
      

       晶晶决定重回深圳去。那间酒店的总经理曾给她留下话,只要你想回来,酒店的门是向你敞开的。
       临行前那天,婶婶对她百般热情殷勤,像个亲妈一样搂着她说了小半天私房话,接着又亲手炒菜摆了一桌子。吃饭的时候,婶婶一边给她拈菜劝饭,一边喋喋不休,再三讲述着以前婶婶为带她如何辛苦操劳,“以后发财了千万别忘记你的穷叔叔婶婶,你虽然不是我生的,但也是我带大的,婶婶疼你真比亲生的还疼!”说着说着竟流出了眼泪,把晶晶也感动了,陪着她流下了不少眼泪。饭后,她把原先准备结婚用的一张存有几万块钱的银行卡送给了叔叔婶婶。叔叔眼睛红红的,没有忍心去接银行卡,婶婶一把抢了过来,麻利地揣进了衣袋,还骂丈夫不领情,差点伤了侄女的心,“凭我们晶晶的漂亮,以后在那边准保红得发紫,还会在乎几万块钱?”
       晶晶什么也没有说。她这只千里之外飞回寻巢的鸽子,本想筑起自己的窝,从此不再远飞,但如今又不得不煽动疲劳的翅膀离开了。不过,虽觉得很累,她还是想飞,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渴望沐浴南海的暖风。
       她默默地清理着衣服,忽然又翻到了那套雪白的裙子,不觉心头一酸,哗地一声就把它撕成了两片,接着,眼泪又扑簌簌地涌了出来……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沙发
发表于 2015-6-22 11:11:35 | 只看该作者
悲剧。写的非常不错这样的故事很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5-6-22 11:22:29 | 只看该作者
S.D 发表于 2015-6-22 11:11
悲剧。写的非常不错这样的故事很少

谢谢你的关注!谢谢你的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发表于 2015-6-22 11:24:28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15-6-22 15:31:09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男儿月光 于 2015-6-22 15:32 编辑

问候老友,节日快乐!好精彩的故事,让人深思。
如果两个相爱的人缺乏了基本的尊重,那只有相互伤害,难免的世俗,参假的心如何能获得真情?女主的离去看似悲伤的结局,却保留一份纯真与对美好向往的坚定,耐人寻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5-6-22 17:36:20 | 只看该作者
男儿月光 发表于 2015-6-22 15:31
问候老友,节日快乐!好精彩的故事,让人深思。
如果两个相爱的人缺乏了基本的尊重,那只有相 ...

谢谢老朋友的关注和点评!问你全家端午节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发表于 2015-6-22 20:49:52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枝墨栌 于 2015-6-22 20:51 编辑

皖君好,又见你的澳门星际了。洁白就是信任,彼此之间的信任,不管怎样都不可更改的信任,只有信任才有爱。从此文我看到了洁白的信任在恋人之间是多么重要,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5-6-23 09:06:25 | 只看该作者
枝墨栌 发表于 2015-6-22 20:49
皖君好,又见你的澳门星际了。洁白就是信任,彼此之间的信任,不管怎样都不可更改的信任,只有信任才有爱。从此 ...

你说的很对,谢谢你的关注和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发表于 2015-6-23 10:33:25 | 只看该作者
不怕付出真心,就怕真心换不回真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发表于 2015-6-23 11:18:05 | 只看该作者
这个季节,让人看到这样的题目,就足够让人联想很多的。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楼主| 发表于 2015-6-23 13:39:45 | 只看该作者
春风化雨 发表于 2015-6-23 11:18
这个季节,让人看到这样的题目,就足够让人联想很多的。欣赏

谢谢你的关注,谢谢你的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楼主| 发表于 2015-6-23 13:41:46 | 只看该作者
影相随 发表于 2015-6-23 10:33
不怕付出真心,就怕真心换不回真心

你说的对,很多时候都是如此,一个真心实意,一个虚情假意,绝对走不到一起。谢谢你的关注和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发表于 2015-6-24 21:25:38 | 只看该作者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自己想留下来,但是去不开口,让人误会,何苦来哉呢。把快乐送给别人 ,把悲伤留给自己。觉得自己很伟大还是很蠢。个人觉得不可取。嘿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楼主| 发表于 2015-6-25 09:24:00 | 只看该作者
子都 发表于 2015-6-24 21:25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自己想留下来,但是去不开口,让人误会,何苦来哉呢。把快乐送给别人 ,把悲伤留给 ...

谢谢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楼主| 发表于 2015-6-30 16:38:59 | 只看该作者
谢谢子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3:26 , Processed in 0.34431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