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 pessimist complains about the wind; the optimist expects it to change; the realist adjusts the sails. 

澳门星际国际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2341|回复: 0
打印 上一澳门星际 下一澳门星际

[个人作品宣传] 《荒野诗选》第5期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6-7-19 23:06:14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荒野诗选」第5期

o  树木行走在闲置的时间里(组诗)
   文/遇石称兄

1.就像昨天

冰冷,芜杂,
就像昨天。
河岸咕哝着那些行色匆匆的人们,
雨水俯下身子,
亲吻树木的手掌和脚丫,
还想穿过厚厚的冰面亲吻更加卑微的鹅卵石。
而昨天的风声似乎并不情愿,
河底的脚印,
伸长了脖颈和尖喙。
倒影汩汩地流。

2.买菜

血肉模糊的摊位
脚步的轻,透漏出或多或少的重
降价的呼声被冷冻起来
至少外表上呈现出来的依然是
新鲜如初——允许靠近
但禁止抚摸和打探
所有的青菜都打足了精神
“谁萎靡不振,
谁就滚到低价区!”
一声叹息原谅了正在发生的一切
看来,硬撑是有道理的

3.收紧了造型

被阻力挟持
虚假的叙事像祖先的骸骨
横亘于宗室的根基之前
关系链条摇曳
背影模糊——在悲苦的笼罩下
融进无限的暮色
草木灰说着前朝的话
电热炉烹煮着以寓言的方式存在的花瓣
收紧了造型
门洞里闪烁几枚黄色的牙齿
床榻不是归宿
鸟牵引弧线迅速地下沉
白发,冒出一股股神秘的热气
汗珠被赤裸地确认

4.树木行走在闲置的时间里

夜空想要索取什么?
星星,是四散开来的牙齿。
黑色的口腔,
几乎没有一个人能逃过这一劫。
月亮扮演心脏,
轻轻地跳跃,像洁白的宠物。
树木行走在闲置的时间里,
山谷像陌生人的脸。
悬崖明亮,呈现出被世人忽略的伟大,
城市被误解了,
一条河再也掀不起波澜。
精准的街道使人战栗,
灯光被河流接住,紧紧地抱在怀中。
一些水花镇压了另一些水花,
楼房望得出神。
关节在画面里缓缓地上升。

5.一种关系

褪去昵称,
穿越湿漉漉的黑夜,像一尾鱼。
炉火的热烈,暗示出
明天是个好天气,纤尘不染。
而午餐的硬度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蚂蚁举起了黑钳子,
栅栏进入古人的角色。
当年的油菜花抚慰着时空的错觉,
不仅是一种关系,
而是将说过的话再晾晒一次。
阳光大好,月亮挽住往昔的手。
阴影坐在长椅上,
死去的嗓音在丰满的路灯下脱胎重生。
少年的衬衫翻滚着,
像旺盛的发髻。

6.被简化的字符

抵达嗡嗡的快乐
那枚日渐沉默的地址被一阵风越扯越远
窗棂里的草书,宁静下来
隔岸观火,光线像一串被简化的字符
一行一行地尝试着
那些被灰尘掩盖的企图
世俗劈头盖脸
肥硕的雕塑愚不可及
空气里弥漫着无处不在的饥饿
细小的香气装饰着
散乱的家书
一只黑鸟衔起了一块窨井盖
飞得比思念还高,还远

o  随手o鸟 (组诗)
   文/黄小线

1.阴天

光线从玻璃上撤退。烟头
被回忆中的老者,用拇指和食指
弹到三米外的空地上

午饭前,垂钓的人开始离开岸边
很多鱼走在餐桌的路上

这时候,光明的意义用得差不多了
阴天掌握不为人知的秘密

2.警示

岸边的草木
听新来的水讲古
声音不绝,往事不断被翻动

“如果后面没有压力
我可以讲慢些……”流水身不由己
对于,不能追随的倾听者
抱有深深的歉意

“但你记住——“
流水撞上石头,把自己一部分思想
溅落在一棵树上

“黑色,贯穿万物的一生
有人利用它制造出其他色彩。”
——它及时倒映出一个远去的影子
“飞走的乌鸦,还会回来。”

3.卷尺

卷尺在一点一点收回自己
被丈量的事物,隐秘的痕迹被擦除

“它们至死,不知道被设计过。”
——缩起来的卷尺
在暗处,找到自己的内心

月光从窗台上移开
房间里,只有失眠的匠人了

o  无以为继
   文/靓丽人生

打开身体,取出一条河
连同荒草,唇角的污泥
此时,流水已经失声

每个夜晚,我试图找回一些记忆
还原你,还原昨天
却总有那么多的痛,浮出水面
月色,愈加苍白

约定,一再被打翻
记忆的画面褪掉颜色
倾洒的墨,再无力描摹

我不得不又一次逃离
背负的目光
凉薄

o  写在父亲节
   文/一段云

父亲的庄稼地换了主人
他的枣红马被卖到了屠宰场
他的铁犁生了锈,木耧散了架
他的五谷离开了大地
牛羊不再兴旺

他进了城,做了城的奴隶
而当初是我欺骗了他
从塞北的农村到中原的乡下
就在中间的必经之路
我出卖了他
那是一座不足百年历史的城市
买去了他的余生

每每想起我的心就好疼
疼痛在南下的路上
即便我洒尽三千里泪水
父亲依然铁石心肠
他说他的孩子们需要银子
城市是个收获银子的地方

我这个混账王八蛋
骗的他永远信着我的鬼话
却不知此刻我更加奢望
老屋里昏黄的煤油灯
父亲那是多么的慈祥

o  必须错过
   文/颦儿

为了
传说中的蝴蝶泉
我将梦拉长,折叠
装进背包

跟着风一路疯跑
涉一场山水,赴一次相遇
原以为淡忘的一个名字
总在不经意间于心头浮起

跋苍山,过洱海
蓦然回眸
陌上桃花已经开至荼迷
染指闲愁
你早已不将我期许
关于那些爱与被爱
从未消停
还有更多的爱与被爱
正在发生

孔雀东南飞
不是她太多情
而是风实在太随意
一不小心
就将你吹进我的诗里
犹如蒲公英的种子
落地生根

天依然蓝着
而我
却必须错过

o  乡愁
   文/不言

临行时,父母
将一些叮咛塞进我行囊
我那么多的包,却没有装上故乡
只有乡音,厚重

我以为,此去
不过几十里地
却不料,这飘浮的种子,落地生根

母亲爱我,以母亲的方式
而我,也以母亲的身体
体验母亲的心

想家的时候,有点疼
一水,一云,一草,一木
就那么挨挨挤挤地长着
如父亲的胡茬
越发地扎人了

o  桂林
   文/星语心愿

漓江在挽救漂流筏,
水中的倒影,窥视
挂在枝头的彩虹。

在盘山路旁,怪石在点头,
却惊起林中的云雀,
冲天而起。

哦,柔声细语的小树,
我不想飞驰,我想就地午睡!

隔江相望的山头开始互吻了,
并不是雨点的矜持,
而是江的源头,欲望,
难息。

吵死人的公路,我想怒视你。
我想发呆,
我想郁郁葱葱地散步。
我想从漓江的下游,一直游到上游!

加入荒野诗群(群号码:562971899),在诗歌荒野无畏地奔驰。关注《诗歌最后一块阵地》,开拓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诗歌阵地。我们在这里,等你!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顶 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澳门星际国际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3-28 12:37 , Processed in 0.36002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澳门星际国际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